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龙在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百业经》白话文(十八)61~63  

2012-04-12 19:47:07|  分类: 深信因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色 达 喇 荣 五 明 佛 学 院

百 业 经 白 话 文

法王晋美彭措金刚上师  传讲
      堪布索达吉        译

 梵文: 嘎玛夏嘎达 (Karma Xia Gatha)
 藏文: 勒呷巴
 汉文: 百业经

译    序

    《百业经》是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宣说因果不虚的一部甚深经典。共有一百多个公案,涉及到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仙人、国王、大臣、婆罗门、施主,居民、妓女、猎人等人物,形象地阐明了善恶之因必感善恶之果的真谛。
龙猛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曾有“无见堕恶趣,有见生善道”的教言,即没有因果正见的人难免堕落恶趣,而有因果正见的人自然能往生善道。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也在六千余名四众弟子前强调:“凡听闻、读诵、受持此《百业经》的人,若能对因果不虚生起坚定的信心,谨慎遵循因果,并且精进修持、忏悔罪障,一定不会堕落。”故弟子们对此经生起了极大信心。从藏文《大藏经》目录可知,此经是在唐代由汉文译成藏文,为此汉族弟子在各地、各类汉文《大藏经》中反复查找,但未能找出此汉文本。法王开讲此经在即,故本学院五百多汉族僧俗弟子,再三劝请本人将此经重新译成汉文。我本人也很想在这一生中能与佛经结下一个殊胜的缘份,以报诸传承上师之恩德,加之以汉族为主的国内外弟子们由于语言障碍等原因,不能亲聆上师的传讲,为了更多人暂时和究竟的利益,故本人发心重译此《百业经》。本人以为,这部汉译本不但对现在的众生有利益,乃至我离开人间后的数百年、千年或许仍能利益众生。
因果规律是在世俗谛中一条真正打不破的真理,此经主要细说。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作为一名佛门弟子,坚信因果缘起法是学佛的首要条件,一个不信因果的人,无论修什么法门,都不可能成就,而如果深信因果,则不可能造恶业,修行易得成就,如《涅槃经》所云:“知由善因生善果,知因恶因生恶果,恶远恶离矣。”而且,弘扬这部经典也是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的一大心愿,法王曾郑重地对弟子们说:“我一直都很想传讲一次《百业经》,这样我一生中的许多愿望就可实现了。”由此也可见这部经典的重要。真诚希望大家通过拜读此《百业经》能产生增上对因果的信心。
考虑到原汉文译本,以后即或找到,恐现代人在文字上也不易读懂,故本人在翻译此经时,采取了意译并略译的方式,其汉文是由藏文传讲中所译,词句虽然未全直译出来,但其含义已是合盘托出。尽量译成通俗易懂的白话文,以使人们一读便能了知其中要义。若译本中存在不达意之处,本人在诸佛菩萨及诸位高僧大德前诚心忏悔。
在翻译《百业经》的过程中有很多人给予了热情的支持,在此谨表谢忱。以此功德,愿我们及一切有情坚信因果,同生极乐! 愿增吉祥!
                                                 译  者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日 

 

 (61)          安宁太子
                                 ——两世极刑  得佛救度     
      

    一时,佛在舍卫城。时舍卫城由胜光国王掌管,鹿野苑由梵施国王执政。两国因一些矛盾交兵作战,双方伤亡甚为惨重。两国关系日趋恶化。
  一次,梵施国王统领车、马、象、步四大军队往舍卫城进兵,在康丹河边安营扎寨。胜光国王闻讯,马上率领精兵前往迎敌(康丹河是恒河的一个支流,亦属恒河流域)。双方势力相当,难分胜负,一直僵持不下。与此同时,梵施国王的王妃生下了一个非常端庄的女孩,王宫上下鼓乐齐鸣庆贺王女的降生。胜光国王得知此事,暗想:与梵施国王交战这么久,前景不甚乐观,敌我双方皆进退两难,倒不如借与此女和亲来缓解两国关系。如是决定后,他就派特使到梵施国王前去求婚,祈求梵施国王将刚生下的王女许配给胜光国王作王妃。梵施国王知道了胜光国王的心意后也非常高兴。心想:两国一直作战至今,敌我皆损失惨重,今联婚不战而和,正合我意。便告诉来使,愿与胜光国王和亲。从此两国化干戈为玉帛,成为友好联邦。梵施国王为王女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名时,因她的降生平息了战争,举国始得安宁,故取名为‘安宁母’,以牛奶、酸奶、油饼等喂养长大。因梵施国王欲壑难填,不久王妃又生下一个男孩,他的相貌也非常庄严,他们就为他取名为‘安宁’,也用牛奶、酸奶、油饼等喂养他,他如海中莲花一般很快长大了。长大后,姐弟俩亲密无间,好象一刹那也不愿离开。
    因安宁母已经长大,胜光国王准备将她迎娶回国。就专门派人请求梵施国王。梵施国王说:“既然胜光国王已有此心意,那就选吉日举办婚礼吧。”(师言:藏地婚嫁多选六月四日,大家认为佛转*轮的日子是最吉祥的日子。)按照选定好的日子,胜光国王亲去鹿野苑迎接安宁母。回到舍卫城后,依本国的习俗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安宁弟弟因为找不到姐姐,就问父母:“姐姐哪儿去了?”梵施国王说:“她去胜光国王那里了。”安宁就闹着要跟姐姐去。父母告诉他:“你姐姐已经成家了,你去干什么?你是我的王子,以后要继承王位料理国政,你是不能去的。”虽再三劝阻,但他仍天天吵闹非要跟姐姐去。后来胜光国王告诉梵施国王:让安宁来吧,我可以同等对待他姐弟俩的。梵施国王无奈,只好将他送到舍卫城与姐姐团聚。
    胜光国王教他一些骑马射箭等世间的五明,他全部精通无碍。可后来,安宁变坏了。他作了去妓院等一百多个不如法的行为。安宁母和胜光国王再三劝导他不要这么作,但起不到任何作用。万般无奈,他们只好派人告诉梵施国王安宁的种种行为。梵施国王也三番五次地叫他回宫,告诉他:“你不要如此肆意放纵,你身为王子,以后要继王位料理国政的。”但安宁既不愿回宫,也不听从父王的教诲,仍旧一意孤行。后来,梵施国王只好宣布与其脱离父子关系。而胜光国王因他行为极不如法,也把他赶出王宫。身无依处,他就在市井混生活。
    一天,他回到王宫要进宫看姐姐,但无论怎样,卫士就是不让他进宫。他生了大嗔恨心,一言不语地向宫内看。看见姐姐正和胜光国王在凉台上弹奏琵琶。这时,安宁顿起杀心,拿起弓箭,张弓向胜光国王射了一箭,但只是射断了琴弦,琵琶落在地上,国王惊慌失措转身逃跑了。胜光国王愤怒已极,心想:这个安宁居然要杀我,真该马上把他杀了,但他毕竟是梵施国王的王子,杀掉他恐梵施国王不悦,应该在法庭上判案定罪,给他处以死刑。胜光国有个规定:小辩论吹两个海螺集众,大辩论不但吹海螺,还要击大鼓。当时,国王就命令手下人吹海螺击大鼓,集中舍卫城的大臣和所有官员,再把安宁带来与国王辩论。当然,安宁输了,因他犯了一百多条法律。按本国的规矩给他的颈上带上嘎Ra布Ra德花环(表示已判极刑),再交给凶手们,让凶手们带着去游街。这时,安宁才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如法,生起了极大的后悔心。他独自哀嚎:“这个世界上有谁能来救救我呀!”
    我等大师释迦如来具足无量功德和大悲心,时时刻刻观照着一切众生的苦乐因缘,即便是大海离开波浪,佛陀对众生的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的。世尊观知调化安宁的机缘已经成熟。便著衣持钵去城中化缘。正在游街的安宁很远看见了世尊,生起了极大的欢喜心,立即上前恭敬顶礼,祈求世尊:“慈悲的佛陀,能否再给我一次生命?请您救救我吧!”世尊遂对凶手们说:“你们不要杀他,放了他吧。”凶手们为难地对世尊说:“请佛陀您想一想,我们有没有两个头,如果有两个头,我们可以放他,现在是不能放他的。”世尊就告诉凶手们:“我去见国王,再我未见到国王前,请你们不要杀他。”凶手们答应了。世尊找到胜光国王说:“大国王,放了那个罪犯,不要杀他吧。”具信心的胜光国王说:“世尊,他犯了很多罪,理应处死,但如果您能摄受他,他也愿意出家,就可以放了他。”世尊答应可以摄受他。
 之后,世尊将他带回经堂,给他剃度,并授戒传法,他自己也精进修持,很快灭尽了三界轮回的烦恼,证得阿罗汉果位。时诸比丘请问:“世尊,安宁太子作了种种不如法的行为,临刑时是世尊救了他,度他出家并使他获证罗汉果,请为吾等宣说前后因缘。”世尊告诸比丘:“不但是今生我救护了他,度他出家获证罗汉果位,而且前生我也曾救过他,使他得到了四禅五通。在很早以前,印度鹿野苑有位仓祈国王,在他的国中有个恶人,作了很多不如法的行为。后来,准备把他处以死刑,凶手正准备杀他时,他心生恐惧,祈求呼喊救命。当时,鹿野苑附近有一位大仙人,具足五种神通(Pancabhinna),见到他非常可怜,很想救他。恶人见到大仙人就恭敬顶礼祈求救命。仙人让凶手把他放了别杀他,凶手说:‘我们又没有两个头,现在不杀他我们办不到。’仙人想去找国王商量,就叮嘱凶手:‘在我未找到仓祈国王前,你们不要杀他。’凶手们答应了。仙人找到国王求情,国王说:‘如果不杀他,您必须带他出家。’仙人答应了。就把恶人带到森林中,对他传授教言,他依教修行,得了四禅五通。(译者:前世有神通,今世不一定也有,以胎障所蔽故。象安宁前世虽已得四禅五通,但今生绑起来游街时,他还是显不出神通。)世尊告诸比丘:当时的仙人就是现证菩提的我,恶人即今安宁太子,仓祈国王即今胜光国王。以前,是在他临刑时,我救了他,使他修得四禅五通,现在也是在他临刑时,我救了他,使他证得了究竟涅槃的罗汉果位。”
 复次诸比丘请问:“世尊,以何因缘安宁今转生于富贵王家,身相庄严,佛令得度,出家获证罗汉果位?愿为演说前后因缘。”世尊复告曰:“此乃前世的愿力。在贤劫人寿二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有一位僧众的执事员,一生为僧众事辛勤劳作。临终时发愿:我一生出家,为僧众作事,虽然没得到什么功德和境界,愿以此善根将来在释迦佛出世时,令佛欢喜,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阿罗汉的果位。这位执事员比丘即现在的安宁王子,因其发愿力成熟故,今生在我教法下令我欢喜,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阿罗汉果。”(译者:应知人的一生是功过相杂的,各人的悲欢苦乐都是自己所造诸业的果报,并非只一种因缘,而是种种业缘的集聚。)

       (62)     一个贱种人
                               ——复仇未遂  得罗汉果

  尔时,世尊住在新德佳城南方的一片森林中。新德佳城由猛光国王掌管(猛光国王在汉文典籍中多处提到),其邻邦是色不热城,由恰嘎国王执政,(当时的印度诸侯割据,各自为政,都建有皇宫,遗址至今尚在)二位国王之间礼尚往来,关系颇为密切。
  色不热城盛产芒果,而新德佳城却几乎不产芒果。一次,恰嘎国王特意送给猛光国王一些上品的芒果。(芒果,即佛经中常提到的安摩罗果,味道非常鲜美甘甜,论中说内成熟外不成熟的果实。)猛光国王将此芒果分给王妃、太子、大臣们,大家共同享用,他觉得芒果味道特别鲜美,就想找些芒果种子围个果园种植些芒果。后来,找到了些芒果种子栽培,很快芒果树长得枝粗叶茂,并且开花结果,国王此时满心欢喜,他为了保护这个芒果园,就专门找些贱种人看护果园。(印度四个种姓以外的最低下最卑劣的公民称为贱种人。)可这些生性低劣的贱民,一边看护果园,一边大量地偷吃果实,后来树上的芒果所剩无几。他们在国王前打妄语说芒果是被人偷了。国王怀疑是他们自己偷吃了,就派人去他们家中搜查。果然在他们家里搜到芒果的皮核,派去的人将事实禀告了国王,国王很生气,把所有的贱民及其妻子儿女等全部关在房子里,屋子四周堆上柴草,点燃一把火,将整个贱民城无论是人、财、食物皆烧尽成灰烬,全部房屋也被烧成了焦土废墟。
    在此浩劫中唯一的幸存者,是一个谋生在外的贱民孩子。因为他觉得在一生中作贱民没有意义,于是装扮成婆罗门形相外出谋生,并且跟着一位上师学习了隐身法。后来,他返回贱民城,只见一片废墟,却不见了自己的父母亲眷,就向附近的人询问。人们就告诉了他事情的原委。他觉得:那些贱民们触犯了国法,罪不可恕,但那些无辜的妇女儿童并没有触犯法律,凭什么惨遭杀害?因按捺不住心里的忿恨,于是决定立刻去找国王报仇雪恨。
 因他修成了隐身法,任何人都看不见他,刹那间他就来到王宫,找到了国王,就用鞭子狠狠地抽打猛光国王,历声责问道:“你这个粗暴恶劣的国王,为何烧死那些无辜的贱民亲眷?”国王当时以为是魔鬼,因只听其声而不见其形,又打得这么痛。虽如此他仍强词夺理:“贱民们偷吃了我的芒果。”“芒果是男人偷的,而那些妇女儿童又犯了什么罪?你,你简直是无理非为!”他极度的忿怒一边抽打一边警告他:“你这残忍的暴君,给你七天时间处理妥国家的大小事务,过了七天,我马上杀了你。”听了此话,国王恐惧万分。第二天他又是这样来逼迫抽打国王。国王更加害怕,就找了众臣们商量对策,众臣们建议:我们祈祷达雅那尊者(佛的十大弟子之一)可能会有办法的。商定后,大臣们就往尊者前祈求:“尊者,我们的国王现在遭受非人的危害,请您慈悲垂护他吧!”尊者便作了一个加持,使贱种人的隐身法立刻不灵了,贱种人的隐身法使不上很不高兴,心想:这是谁在搞破坏?他去试探大臣们:“前几天国王受非人危害,这几天好了是什么原因?”大臣们说:“我们去祈求了达雅那尊者,是尊者保护了我们的国王。”这个贱种人听了,满腔怒火的跑到达雅那尊者前,质问道:“您为什么破坏我的隐身法?您为什么要这样作?”尊者和蔼地说:“孩子,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说。”尊者的慈悲温和消除了他心中的怒火,他又转过来对尊者合掌顶礼,尊者给他传了相应的法,他摧毁了萨迦耶见,获得了预流果位。得果后,他在尊者前再三祈求:“我愿意在您的教法下出家,受比丘戒,行持梵行。”尊者乐意地摄受了他,为他剃度,授戒并为他传授教言,他自己更加精进修持,灭尽了三界轮回的烦恼,获证罗汉果位。在他的境界中:手掌与虚空无别,黄金与牛粪同等,诸天赞叹他们功德。
    大臣们知道后,禀告猛光国王:“原来害您的不是非人,是一个贱种人,他准备复仇,但已被达雅那尊者度化出家了。”国王听了很高兴,心想:尊者对我恩德太大了,如果不是尊者,肯定我早已被杀,为报此恩,他亲自去请尊者和所有僧众到宫中应供。尊者告诉他:“我去亦可,但现在世尊住在附近的森林里,你供养世尊才是功德无量。”猛光国王就往世尊前祈求,世尊为他传了一些法,他又再三祈求世尊及僧众能亲临王宫应供七日,佛陀默许,接受了猛光国王的供养。七天中,猛光国王虔诚地以各种精美饮食供佛及僧,圆满供养的那天,国王供养了佛陀一件无价妙衣,并供养每位僧人一件僧衣。佛陀为他传授教言后,返回林中了。
    时诸比丘请问:“世尊,这个贱种人以何因缘,在佛的教法下,令佛欢喜,出家获证罗汉果位?愿为演说。”世尊告众比丘:“这是他前世的因缘。在很早以前,距今九十一个大劫,人寿八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毗婆尸佛出世,度化众生圆满后示现涅槃。当时的郎约国王把佛的舍利集放一处,为保护好舍利,国王就专门找一些贱种人加以守护,一次,一个贱民突然遭到猛虎的威胁,在猛虎正准备扑食他的时候,他至诚地祈祷顶礼如来正等觉,因如来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天人救护了他,使他在虎口中脱身得以幸存。后来,郎约国王把舍利建了塔,并举行了隆重的开光仪式。此时,那个从虎口里逃脱的贱民作了力所能及的供养,对遗塔恭敬顶礼,念三宝之恩,心想:我能从虎口里解脱,全是如来加持,为了报佛恩,我今尽力作如是供养。以此供养的功德,愿我将来在如来教法下出家,获证罗汉果位。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毗婆尸佛出世时的贱种人即今得证罗汉果的贱种人,以其昔日愿力成熟故,今于我教法下出家获证罗汉果位。另于贤劫人寿二万岁,如来正等觉、人天导师迦叶佛出世时,有一恶性比丘(师言:恶性比丘造业多,受报也大。我们中间确实有些人性格很不好。弟子们应经常观察自己,要衡量自己的人格,看看自己是不是跟高低贵贱的人都合得拢,和什么样的人都能和睦相处,如果能这样,说明你的人格还可以,否则就说明你是恶性比丘。我们不应因别人称赞两句就轻如鹅毛,也不要因别人讥毁两句就怒发冲冠。原来洛若寺有一个施主供养了大约五六斤茶叶,僧人们没法均分,执事员就说哪个人的人格好,没有嗔心就给哪个人。一个喇嘛自荐说:“我性格好没有嗔心,茶叶给我吧。”执事员故意试他说:“你不行,天天偷别人的东西……”他马上发怒大声吼道:“你这样诽谤我,我可不客气了。”这份茶叶全被他的怒火“烧光了”,惹得众人哄堂大笑。)经常骂余比丘:‘你们这些贱种人……’等等的粗话。后来他生起后悔心,诚意作了忏悔并发愿:我在迦-叶佛的教法下一生出家,虽没有得到什么境界,愿将来能在释迦佛的教法下出家,令佛欢喜,获证罗汉果位。他虽然发了如是善愿,但还是五百世中转生贱种人。(师言:现在说以此因缘得受果报五百世,或许有人误以为是彼此之间相报。如杀业则彼此互杀将无穷尽矣。这是不正确的见解。释迦牟尼佛曾说过:“若自己作罪竟,没有厉力忏悔,自己要受报五百世,但不一定都是你伤害的对方来伤害你。”)因他在临终时发愿今已成熟故,在我教法下,令我欢喜出家灭尽一切烦恼,证得罗汉果位。”这就是这个贱种人两段因缘。
        
         (63)        极贤一家
                               ——修塔起信  全家证果

    以前,净饭王手下有一位极贤大臣,他与妻子生活很久,一直没有孩子。他们夫妇经常祈祷梵天、帝释天、森林神、地神等世间天人,仍是不生孩子。后来,净饭王生下了悉达多太子,婆罗门相士对悉达多太子预言:太子若在家将成为金轮王;若出家将证得如来正等觉的果位。闻此授记,极贤大臣心里非常痛苦,他觉得:我现在没孩子,如果有孩子将来可以给悉达多太子作侍从,我的职位可以传给儿子,如果现在我有孩子那该多好!我作净饭王的大臣而我儿子将来作悉达多太子的侍从,这样可以代代相传,只可惜我现在没孩子。想到这些,极贤大臣心里倍加痛苦,夫妇又是想尽一切方便方法,再三祈求,仍然无济于事。
    悉达多太子长大后,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后来出游四门,亲眼目睹了人间的生(Jati)、老(Jara)、病(Soka)、死(Maranam),他深深思维人间的无量诸苦,便生起了猛烈的出离心,独自夜半偷越城门,拔剑削发出家修道。这样每日仅食一麦、一粟、一滴水,如是苦行六年之后,在去尼连禅河⑴(River Ganges)沐浴的路上,接受了牧羊女经十六次提炼的牛奶乳精和婆罗门(Brahmin)的吉祥草等供养后,到印度金刚座,发誓:“乃至未现前菩提前誓不起此座。”后于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大彻大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Samma Sambuddha)。
佛陀在鹿野苑初转*轮,摄受了憍陈如等五比丘,同时也摄受了五百涅卫、六十贤普,五十孩童等,对他们传法后,皆得圣者果位;时佛陀又示现种种神变,到森林中调化影胜王,使影胜王与八万天子也得圣果;去王舍城为舍利子、目犍连授比度丘戒,令其得圣果;再到舍卫城调伏了与佛同时出生的胜光国王(国王即萨迦);后又去迦毗罗国宣说了妙法等,如此四处弘法度众。
这时,极贤大臣想:自己年近古稀,膝下无子,应该将财产供养佛陀,不然,我死后无人继承,财产将会充归国库,无甚大意义。这样,他就发心迎请了佛陀及僧众应供,自己亲手以各种甘美的饮食供佛及僧众,供养圆满后,佛陀对他传授了正法。他受持正法、赞叹正法(Sacca Dhamma)、对正法生起了欢喜心。同时,他又对佛陀诚白自心:“佛陀,如果我家能生个男孩,他就可以象我承侍净饭王一样去承侍您,只可惜……”佛陀安慰他:“若真有如是发心,那非常好,就一言为定。”说毕,佛陀就返回经堂了。
      不久,施主的妻子真的怀孕了,十月后生下一个非常庄严的孩子。他们
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名贤者,用牛奶、酸奶、油饼精心抚养着。贤者如海莲般迅速成长,长大后,他学习了八观察及世间的一切学问。这时,佛
                        
注:⑴  尼连禅河: 尼连禅,意译作不乐著河。为恒河之支流,位于中印度摩揭陀国伽耶城之东方。  
陀观知贤者出家因缘已成熟,就亲往极贤大臣家对他说:“你家的贤者在未生之前,你已答应给我作侍者,现在,我接他来了。”极贤大臣很欢喜,把贤者叫到佛陀前交咐道:“贤者,在你还未出生之前,父亲已把你许给佛陀作侍者了,今佛陀亲自接你去,你一定要好好承侍,切莫辜负父亲对你的厚望。”贤者高兴地说:“谨遵父命,多谢父亲如此的恩赐,孩儿非常乐意。”这样,佛陀就把贤者带回了经堂,给他剃度授戒传法,贤者精进修持,灭尽了三界烦恼,获证罗汉果位。此时,他想:如今我断除了一切痛苦,获得了无上安乐,全都是佛陀恩泽于我,故应报佛恩,而报恩的唯一方法即是度化众生。贤者就用神通观察,他观察到:首先该调化的是自己的父母。刹那间他回到家里,如雄鹰腾空般跃入虚空,对父母显示了打雷、燃火、下冰雹等种种神变,父母也对他生起了欢喜心和信心,他对父母传法,父母都摧毁了萨迦耶见获证了预流果位,父母告诉贤者:我们俩想出家为道。贤者说:“你们怎样想都可以。”他父母就把家产作了广大的布施,安排妥后,夫妇二人都出家了。出家后,他们各自精进努力,都获证了罗汉果。
    时诸比丘请问:“世尊,贤者以何因缘生富贵家、身相庄严,于佛教下令佛欢喜,出家获证罗汉果?他的父母以何因缘被贤者度化,在佛教下出家皆得罗汉果?请为吾等演说前后因缘。”世尊告曰:“这是他们前世的愿力。在贤劫人寿四万岁时,人天导师俱留逊佛(Krakacchanda Buddha)出世度化事业圆满后,显示了无余涅槃 (Parinibbana)。当时的国王准备修一座长一由旬的遗塔,就令手下一大臣全权负责,但这位大臣对佛没有太大的信心,想让儿子来替他总管修塔之事,就推托说:‘儿子,我在王宫里国事繁忙,再兼管修塔,恐是忙不及,你就代父从工吧。’儿子遵从父命,掌管着整个修塔工程中的大小事务。在修塔的过程中,他对俱留逊佛生了很大的信心,并皈依受戒。他父母受他影响,也渐渐对佛生起了信心,并且皈依受了居士戒。(译者:这里儿子是父母学佛的引导者,汉族四众弟子(Catu Parisa)中分别有子女引导父母、父母引导子女、学生引导老师、老师引导学生的,这样很好。无论是父母、眷属、良师益友乃至萍水相逢的人,只要其意乐,我们一步步地劝化他们,是对他们最好的报恩和友善,他们这些人毕竟同自己有缘,要把这些亲缘、一面之缘都转成法缘,即便只度化一个人,也会少一个造恶业的人,所以,希望大家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发无上的菩提心。)
    遗塔圆满竣工后,国王召集众人举行了一个大法会,大臣的儿子在塔前作了些自己的供养,并发愿:以此善根,愿我将来令佛欢喜,并在佛的教法下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罗汉果位。父母见他发愿就问他发了什么愿,他如实地告诉了父母,父母二人同时也发愿:愿我们生生世世财富圆满,依孩子的引导,我们能令佛欢喜,在佛教下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他们都如是发愿。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大臣的儿子就是现在的贤者,当时的父母就是今世贤者的父母。因我与俱留逊佛功德事业同等,故他对我生欢喜心,在我的教法下出家获证罗汉果位。其父母也因同时发愿,而今愿力已成熟故,于我教法下,令我欢喜,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罗汉果位。还有一段因缘:在迦叶佛出世时,他们三人出家共同发愿:将来于佛教法下同得解脱。所以,今三人同得究竟涅槃的果位。这就是一家共证罗汉果位的前后因缘。”(师言:通过传讲《百业经》很多人收获很大,尤其是汉族四众弟子(Catu Parisa),转化得很快。我本人非常高兴,从今天起我再发一个愿:以后不作无因诽谤。希望其他弟子也能如是发心发愿。不能因一时的粗心,使自己失掉这宝贵的人身。)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