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延举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百业经》白话文(二十八)89~90  

2012-04-23 12:39:32|  分类: 深信因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色 达 喇 荣 五 明 佛 学 院

百 业 经 白 话 文

法王晋美彭措金刚上师  传讲
      堪布索达吉        译

 梵文: 嘎玛夏嘎达 (Karma Xia Gatha)
 藏文: 勒呷巴
 汉文: 百业经

译    序

    《百业经》是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宣说因果不虚的一部甚深经典。共有一百多个公案,涉及到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仙人、国王、大臣、婆罗门、施主,居民、妓女、猎人等人物,形象地阐明了善恶之因必感善恶之果的真谛。
龙猛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曾有“无见堕恶趣,有见生善道”的教言,即没有因果正见的人难免堕落恶趣,而有因果正见的人自然能往生善道。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也在六千余名四众弟子前强调:“凡听闻、读诵、受持此《百业经》的人,若能对因果不虚生起坚定的信心,谨慎遵循因果,并且精进修持、忏悔罪障,一定不会堕落。”故弟子们对此经生起了极大信心。从藏文《大藏经》目录可知,此经是在唐代由汉文译成藏文,为此汉族弟子在各地、各类汉文《大藏经》中反复查找,但未能找出此汉文本。法王开讲此经在即,故本学院五百多汉族僧俗弟子,再三劝请本人将此经重新译成汉文。我本人也很想在这一生中能与佛经结下一个殊胜的缘份,以报诸传承上师之恩德,加之以汉族为主的国内外弟子们由于语言障碍等原因,不能亲聆上师的传讲,为了更多人暂时和究竟的利益,故本人发心重译此《百业经》。本人以为,这部汉译本不但对现在的众生有利益,乃至我离开人间后的数百年、千年或许仍能利益众生。
因果规律是在世俗谛中一条真正打不破的真理,此经主要细说。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作为一名佛门弟子,坚信因果缘起法是学佛的首要条件,一个不信因果的人,无论修什么法门,都不可能成就,而如果深信因果,则不可能造恶业,修行易得成就,如《涅槃经》所云:“知由善因生善果,知因恶因生恶果,恶远恶离矣。”而且,弘扬这部经典也是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的一大心愿,法王曾郑重地对弟子们说:“我一直都很想传讲一次《百业经》,这样我一生中的许多愿望就可实现了。”由此也可见这部经典的重要。真诚希望大家通过拜读此《百业经》能产生增上对因果的信心。
考虑到原汉文译本,以后即或找到,恐现代人在文字上也不易读懂,故本人在翻译此经时,采取了意译并略译的方式,其汉文是由藏文传讲中所译,词句虽然未全直译出来,但其含义已是合盘托出。尽量译成通俗易懂的白话文,以使人们一读便能了知其中要义。若译本中存在不达意之处,本人在诸佛菩萨及诸位高僧大德前诚心忏悔。
在翻译《百业经》的过程中有很多人给予了热情的支持,在此谨表谢忱。以此功德,愿我们及一切有情坚信因果,同生极乐! 愿增吉祥!
                                                 译  者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日 

 


(89)         萨Ra那
                               ——前世鞭打  今生受报

一时,佛在王舍城,附近另有两个城市:一个是由猛光国王掌管的金佳城;一个是由恰嘎国王统管的华Ra城。这两国之间经常作战,互相残杀了很多民众。
世尊座下的嘎达雅那,从世尊前闻思修行,已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他想:我之所以能获得断证的一切功德、安乐及如理取舍的一切善法,唯依世尊对我的赐教,为报答世尊,唯一的方法是饶益有情,方能令佛欢喜,(师言:令善知识和诸佛菩萨欢喜,唯有度化众生饶益有情。《入菩萨行论》中说,若损害众生,诸佛不欢喜;《华严经》中说,令众生欢喜即是令诸佛菩萨欢喜。)他便用自己的声闻智慧观察到:恰嘎国王统辖下的华Ra城的民众与自己有缘,故应去调化他们。便去世尊前恭敬顶礼合掌祈求:“世尊,弟子想出游。”世尊叮嘱道:“嘎达雅那,你可以出游,使未得度者令得度,未解脱者得解脱,未安慰者得安慰,未涅槃者令涅槃。”嘎达雅那尊者依教奉行,顶礼于世尊足下。
嘎达雅那尊者率领五百眷属出游了很多地方,到了金佳城时,猛光国王在尊者前皈依了,到华Ra城,恰嘎国王也皈依了,他统管下的很多民众对佛法都生起了信心。不久,恰嘎王妃怀孕九个月,生下一个非常庄严的王子,并为王子举行隆重的贺生仪式,取名萨Ra那,用牛奶、酥油、油饼等精心地喂养着。长大后,萨Ra那王子学习并精通了世间的一切学术,又从嘎达雅那国师学习,不久,他对佛法生起了信心,在国师前皈依受戒。日久,他观察到:父王的行为有时如法,有时不如法。心想:在父王驾崩之后,肯定我要继王位,如果我继王位后,行为也是如此,倒不如在世尊的教法下出家,还能断除一切烦恼和痛苦。如此观察后,王子决定一定要出家。便在父王母后前祈求,征得了同意。萨Ra那随嘎达雅那尊者出家,受了近圆戒,在尊者前闻思修行。(译者:尊者觉得他离家太近,可能对他修行不利。)便带他去了猛光国王掌管的金佳城。
一天早上,萨Ra那著衣托钵到城里化缘,因他是新来的,对城市不太熟悉,(师言:弟子们若不得不去城市里的话,一定要先熟悉城里的一些情况,否则很危险。城里有妓院等不如法的地方,凡夫僧很易受环境的影响,对清净戒行有很多违缘,所以,无论去哪里一定要多方面仔细观察。)化缘化到王宫去了,他进王宫时,门卫没看到而众妃们看见了,因他青春饱满、相貌庄严,众妃都对他生起了很大的欢喜心。为他敷座、供养他甘美的饮食,在他面前闻法。这时,国王四处寻找却不见众妃,后来,才发现她们正在萨Ra那前闻法。本来,每次国王驾临时,众妃都欢喜迎接,可这时她们正在闻法都没去迎接,顿时,猛光国王生起了很大的憎恨心。怀疑他们倒底在作什么?那个僧人是不是与我的王妃有越轨行为?走近他们后,国王想:这个僧人如果是凡夫,他心不一定清净,如果是圣者那就没什么,不过,我今天一定查个清楚。便问:“尊者,您是否得证了阿罗汉的果位?”“国王,我没证得阿罗汉果位。”“那是否证得了不来果、一来果或预流果乃至第二禅第一禅的境界?”“我都没证得。”听到这样的回答,国王心想:一个什么境界都没证得的出家人,竟然溜进我的王宫对众妃传法,肯定是他的上师没好好地教他,那让我来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便抽出长长的鞭子,狠狠地抽打他,打得他几欲昏厥。此时萨Ra那心想:我又没对国王作什么坏事,怎么他这样狠狠地抽打我,竟是这般的恶劣?便发了一个恶愿:(译者:这个出家人在遇到违缘时,不能转为道用,却发了一个恶愿。所以,我们出家人无论遇到什么违缘时,一定要发起大悲心,应该象《入菩萨行论》中所宣讲的“愿彼损我者,及余害我者,如是辱我者,皆具菩提缘!”那样;另一方面,要反省是自己往昔没结顺缘才至于今生遇到违缘,自己多忏悔才对。)对这个恶劣的国王,我一定不客气,回去告诉我的父王,率领四大军队来消灭他。回去后,他对嘎达雅那尊者满腹委曲地祈求道:“尊者,弟子在您面前顶礼忏悔,请尊者开许弟子舍戒,回去准备四大军队去消灭掉那个恶劣的猛光国王,他无缘无故快把我打死了,我不会饶过他的……。”尊者道:“我们是佛陀教化的弟子,要摧毁世间八法,修忍辱(Khanti),不能这么想……”尊者再三语重心长地开导他,但他仍不肯罢休,还是气冲冲地说:“不管怎样,我非要报仇,我一定要去,请上师开许。”尊者无奈,劝他说:“天已晚了,途中有遇到老虎、豹子、人熊等猛兽的危险,今晚先住在这里,明天再去,好不好?”萨Ra那答应了。晚上睡觉时,尊者对他作了加持,他作了一个恶梦:回到自己的国家,还了俗,继承王位,率着四大军队与猛光国王交战,结果,被猛光国王军队擒获了,准备处以极刑,他无依无靠,可怜极了。突然见到尊者在城中化缘,便大声哭喊“尊者,救救我啊!……”正在哭喊中他醒了过来,眼看着尊者,仍恐怖地叫:“嘎达雅那尊者,救救我啊!救救我啊……”尊者在一边说:“弟子呀,你是在作恶梦,不要这么呼救。”他一想,确实在作恶梦,不是真实的。自己发的恶愿很不对,便在尊者前忏悔(Khamapana):“尊者,我不回去了,不想对猛光国王报仇,这些都是弟子不对。”尊者知道萨Ra那已生起了出离心,便传给他一些相应的法,他精进修持,获证了罗汉果位。事过不久,猛光国王也知道了,自己所打的比丘是恰嘎国王的王子,很后悔,便亲自去尊者与萨Ra那前作忏悔:“尊者,因我不知您就是恰嘎国王的王子,以前的所作很不应理,今特来求忏悔,祈尊者宽恕。”此后,猛光国王便经常对他们作很大的供养。尊者心想:常在此享受很大的利养对修行无益,便悄悄地离去了。
诸比丘请问:“世尊,以何因缘萨Ra那生生世世生于富贵之家?以何因缘遭到猛光国王的鞭打?以何因缘令佛欢喜,在佛的教法下,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祈请为吾等演说。”世尊告曰:“这是他往昔的愿力成熟故。在很早以前,印度鹿野苑的梵施国王,与众王妃一起去花园里游乐,国王舒适地躺在那里睡着了,王妃们自由自在地四处捡花果。当时只有独觉应世,当王妃们见到草坪上有一位功德圆满的独觉时,生起很大的欢喜心,在独觉足下顶礼闻法。国王醒来却不见王妃们,顿时生起了大嗔恨心。提起宝剑四处寻找,发现一位独觉正与自己的王妃在一起,不由分说拿起鞭子就对独觉猛打。独觉心想:国王造了很大的业应救度他,若不忏悔的话,以后果报成熟时,他很可怜。便马上腾于空中,显示种种神变,国王当下对独觉生起了很大的信心,五体投地,至诚忏悔,独觉也接受了他的忏悔。从此,国王对独觉恭敬供养,在独觉显现涅槃后,国王把独觉的遗体作成遗塔恭敬供养,并发愿:愿以此善根,我将生生世世生于富贵之家,愿我鞭打独觉的恶业不要成熟;愿将来在比这位独觉更殊胜的如来前出家,令佛欢喜,在佛教法下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国王即萨Ra那罗汉,以往昔的业缘及愿力成熟故,他遭猛光国王之鞭打,在我教法下出家令我欢喜,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另一段因缘是在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他出家调伏诸根,而即生得解脱。”世尊如是宣说竟。

     

      (90)        野兽禁行者
                              ——恶口骂僧  百世兽报

一时,佛在王舍城。在离城不远的布得海的地方,有五百人身穿兽皮、头戴兽角、装作兽形,与野兽们一起饮水吃草,共同起居。
如来正等觉释迦世尊,具二智慧等无量功德,时时刻刻都观照着一切众生的苦乐,即便是大海离开波浪,佛陀对众生的大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世尊悲悯这五百野兽禁行者,观知他们被调化的机缘已成熟。一次,五百野兽禁行者随其它野兽去了王舍城,世尊特意对他们作了加持,使真正的野兽群突然不见了,只剩下五百野兽禁行者。当地的很多人看到他们不如法的行为,说他们的过失、污蔑他们,他们经不住那些可畏的人言,便离开了王舍城另去别处了。慈悲的世尊就显现庄严的身相,他们远远地看见了,生了极大的欢喜心,急忙上前恭敬顶礼于世尊足下。世尊观察他们的根基意乐,为他们宣讲了相应的法要,他们全证得了无来果位。又在世尊前再三祈求:请世尊慈悲开许,我们在您的教法下出家、受持比丘净戒。”世尊用‘善来比丘(Ehi-Bhikkhu)’的方便言词,给他们传了比丘戒,还讲了殊胜的教言,他们精进修持,灭尽了烦恼,获证了罗汉果位。
时诸比丘请问:“世尊,以何因缘五百野兽禁行者,把自己装扮成野兽与野兽一起生活?以何因缘令佛欢喜,没作令佛不欢喜的事,得世尊教化、出家获证罗汉果位?请为吾等演说。”世尊告曰:“这是他们往昔的愿力。早在贤劫人寿两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僧众经常出游去城中化缘。一次,僧众去王舍城化缘,城附近森林中的五百婆罗门苦行者看到了他们,就轻蔑地说:‘迦叶佛教法下的弟子们象野兽一样到处漂泊不定’。(译者:现在社会上的在家人,看到出家人化缘,常常随口而出:他们象乞丐一样。在我们学院,虽然不许僧人去汉地化缘,也从来没有派任何人去化缘过,但还是有人借学院和上师的名誉,编造一些借口多次化缘,有些不明真相的人便说:这些出家人全是乞丐呀?没吃没喝的天天化缘。这样,造了很重的口业,对许多个僧众恶骂,以后生生世世受报太可怕了!还有些人自作聪明,给什么人甚至给高僧大德也起绰号或者诽谤,现在是高高兴兴地造业,以后却是悲悲泣泣地受报。所以,希望大家在没有十分必要的时候,不要多说一些无意义的话。)后来,这五百婆罗门对迦叶佛生起了信心,并出家精进修持,但没有证得什么境界。在临终时他们发愿:愿我们恶口骂僧众的果报不要成熟,我们在迦叶佛的教法下出家虽然没证得什么境界,但愿在释迦佛出世时,令佛欢喜,不作令佛不欢喜的事,能在佛的教法下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五百婆罗门就是现在的五百野兽禁行者,以他们恶口骂僧众的果报,曾五百世中转生为野兽,现在是最后一世受报,他们装扮成野兽,与野兽一样生活;又因我与迦叶佛的能力、事业、方便相等,故今在我的教法下令我欢喜、并出家获证罗汉果位。”世尊如是演说,诸比丘欢喜信受,作礼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