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龙在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百 业 经》 白 话 文(十)31~33  

2012-04-04 17:33:14|  分类: 深信因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色 达 喇 荣 五 明 佛 学 院

百 业 经 白 话 文

法王晋美彭措金刚上师  传讲
      堪布索达吉        译

 梵文: 嘎玛夏嘎达 (Karma Xia Gatha)
 藏文: 勒呷巴
 汉文: 百业经

译    序

    《百业经》是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宣说因果不虚的一部甚深经典。共有一百多个公案,涉及到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仙人、国王、大臣、婆罗门、施主,居民、妓女、猎人等人物,形象地阐明了善恶之因必感善恶之果的真谛。
龙猛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曾有“无见堕恶趣,有见生善道”的教言,即没有因果正见的人难免堕落恶趣,而有因果正见的人自然能往生善道。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也在六千余名四众弟子前强调:“凡听闻、读诵、受持此《百业经》的人,若能对因果不虚生起坚定的信心,谨慎遵循因果,并且精进修持、忏悔罪障,一定不会堕落。”故弟子们对此经生起了极大信心。从藏文《大藏经》目录可知,此经是在唐代由汉文译成藏文,为此汉族弟子在各地、各类汉文《大藏经》中反复查找,但未能找出此汉文本。法王开讲此经在即,故本学院五百多汉族僧俗弟子,再三劝请本人将此经重新译成汉文。我本人也很想在这一生中能与佛经结下一个殊胜的缘份,以报诸传承上师之恩德,加之以汉族为主的国内外弟子们由于语言障碍等原因,不能亲聆上师的传讲,为了更多人暂时和究竟的利益,故本人发心重译此《百业经》。本人以为,这部汉译本不但对现在的众生有利益,乃至我离开人间后的数百年、千年或许仍能利益众生。
因果规律是在世俗谛中一条真正打不破的真理,此经主要细说。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作为一名佛门弟子,坚信因果缘起法是学佛的首要条件,一个不信因果的人,无论修什么法门,都不可能成就,而如果深信因果,则不可能造恶业,修行易得成就,如《涅槃经》所云:“知由善因生善果,知因恶因生恶果,恶远恶离矣。”而且,弘扬这部经典也是我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的一大心愿,法王曾郑重地对弟子们说:“我一直都很想传讲一次《百业经》,这样我一生中的许多愿望就可实现了。”由此也可见这部经典的重要。真诚希望大家通过拜读此《百业经》能产生增上对因果的信心。
考虑到原汉文译本,以后即或找到,恐现代人在文字上也不易读懂,故本人在翻译此经时,采取了意译并略译的方式,其汉文是由藏文传讲中所译,词句虽然未全直译出来,但其含义已是合盘托出。尽量译成通俗易懂的白话文,以使人们一读便能了知其中要义。若译本中存在不达意之处,本人在诸佛菩萨及诸位高僧大德前诚心忏悔。
在翻译《百业经》的过程中有很多人给予了热情的支持,在此谨表谢忱。以此功德,愿我们及一切有情坚信因果,同生极乐! 愿增吉祥!
                                                 译  者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日 

        (31)          小驼背
                                 ——饿死母亲  圣者受报

     一时,佛在舍卫城,城中有一婆罗门非常贫穷,以乞讨为生。他妻子怀孕了,自妊娠起,他乞讨更加困难,几乎一无所获。怀孕九月生下了一个男婴,他又瘦又小又丑还是个驼背,父母给他过了生日,取名小驼背,就用牛奶、酸奶、油饼喂养着。过了几天,因他前世业力现前,他母亲的奶水就枯竭了,只好靠牦牛、犀牛的奶汁来喂养他,又因业力显现,牛奶也不易得到,好不容易喂养他,仅仅是不会死而已。因为他是一个最后有者,在没有受尽业报,还没达到自己的境界以前是不会死的。这样,总算是把小驼背拉扯大了。一天,父亲对他说:“我们家是乞食为生,没有务农经商,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一直靠家里养你是不可能的,你自己应该去乞讨。”小驼背依父亲所教,便开始去乞讨了。
    小驼背离家行乞,因其业力现前,不象其他乞丐能讨到很多食物的,他经常讨不到吃的,仅仅是维持生命不至于死掉,身体遭受如此的饥寒,内心也是异常的痛苦。渐渐地,他对释迦牟尼佛的教法生起了很大的信心。一天,他见到一位比丘就向比丘祈求:“我愿意在您面前出家、守持比丘戒,请求尊者开许。”比丘问他:“你父母还健在吗?”“在”“如果父母在,他们有没有开许?”“没有”“我们释迦牟尼佛教法下的声闻必须要通过父母开许方可出家,所以你必须先去父母前请求开许。”然后,小驼背回家祈求父母道:“我能不能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出家?”父母心想:我们家里实在太穷了,他自己的生活也很艰难,如果他出家也许今生能得一些安乐,来世也有利益,给他开许较好,就对他说:“你愿意出家我们也同意,只是若你得到成就那时回来看看你的二位老人。”得到开许的小驼背高兴地跑到祗陀园,在那位比丘前祈求出家受戒,那位比丘摄受了他,给他剃度授戒。初时几天他与师父一起吃住生活得还可以。一天,师父对他说:“我象一只野兽一样到处找吃的,一只野兽养另一只野兽是不可能的,最好从现在开始,你自己去化缘吧,天天养你那是不可能的。”从此小驼背有时与僧众一起去受供,有时独自去城里化缘,就这样在僧团中生活。但他与僧众一起受供时也经常得不到食物,其他的比丘都吃饱喝足。有时轮到他施主的供饭恰巧没了,有时排列到他施主突然有急事走了回来又不供给他接着供养下面的比丘。所有的僧人中他是最苦的。很多比丘知道这种情况很怜愍他,就去世尊前请问:“世尊,小驼背比丘经常吃不到饭,有时后面的比丘们已经吃到了,却漏掉他,该怎么办?”世尊马上制定了:“上面的比丘未得食前,下面的比丘不能受食。”的一条戒律。尽管如此规定,但在实际中小驼背还是经常吃不到饭。有时他到城中化缘,也是经常得不到,空钵而返。(若人没有往昔的福报,办什么事情都有很大的困难,真是:有慧若无福,罗汉托空钵!)后来有两天他去打扫世尊的内殿都吃得很好,身体也健康起来,他就勇猛精进,断除了一切烦恼,获证罗汉果位。虽然已是位罗汉,但仍受业报。他想:我还是很愿意天天打扫经堂,可以生活得好一些。就又去打扫佛陀的内殿,但当天另一位比丘已经先来把殿堂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他心想:“今天可能又吃不着饭了,干脆化缘去。”然后,他著衣持钵在城中四处化缘还是一无所得;第二天,他早早地拿着扫帚很有把握地去打扫殿堂,谁知早已有位比丘把殿堂打扫干净了,他觉得在哪儿都得不到饭吃,就回寮了。回去后听说当天附近有位大施主中午给世尊及眷属作供养,小驼背心里有点希望,想:到中午我可以随世尊他们一起去施主家应供。看看时间还早,他就回房中坐禅去了。可施主因有急事提前请佛等去应供了,而小驼背比丘仍在坐禅又不知道。(译者:据佛制,凡大众事当楗槌集众的,怎么他会不知道呢?)尔后,世尊率众比丘应供毕,为施主回向传法,回到祗陀林,施主也出门了。这时,坐禅的小驼背见已是中午便出来,准备随佛等同往施主家应供,哪知供斋已结束了,今天他又没吃到饭;第三天,他又是早早地拿着扫帚去打扫殿堂,又见已有比丘打扫了,心想:今天又得不到饭吃。就回寮了。阿难(Ananda)得知他已是第三天没吃到饭,就特意给他介绍一位施主:“今天中午你一定要给小驼背比丘供养。”施主爽快地答应了,阿难又特意回到小驼背那里告诉他:“今天我已经给你介绍了施主,中午去他家受供。”小驼背也答应了。然而,施主又出了一件大事必须马上出门,匆匆忙忙,也忘了嘱咐家人:今天中午将有一位比丘来应供。中午,小驼背著衣持钵到了已经介绍的施主家化缘,可谁也不理他,他又没吃到饭;阿难于城中化缘回来听说小驼背罗汉又没吃到饭,心生怜愍去宽慰他:“你不要担心,明天我好好供养你。”第四天早上阿难尊者手持二钵到城中化缘去了,化到满满的两钵,一钵自己吃了,另一钵准备带给小驼背比丘,到了祗陀林时,因小驼背的业力现前,来了很多恶狗抢吃钵里的饭,阿难想尽办法也没能对付,只剩空钵。阿难尊者想:再去化吧赶回来已过午了,下午罗汉不管怎样都不会吃的。这样,小驼背又没吃到饭;目犍连(Moggallana)听说小驼背罗汉已经是四天没吃饭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想去给他化缘,第五天目犍连就持两个钵去城中化缘,化了满满两钵,一钵自己吃了,一钵准备带回来,又是到了祗陀林突然飞来一群乌鸦,把钵里的饭抢得尽光。目犍连想尽办法也没能护住钵中的饭食。(师言:本来目犍连在佛陀的教法下是神通第一,即便是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与他对抗的话也会败在他的手下的,但众生业力的显现,目犍连对这几只乌鸦也是束手无策。)目犍连自忖:若再返城中化缘已经过午了,也就只好空空地回来了。小驼背罗汉又没吃到饭;舍利子(Sariputta)听说小驼背五天没得饭吃,就去安慰他:“不管怎样,明天我给你好好供养。”第六天,舍利子持两个钵在城中化得满满的,一钵自己吃了,带着另一满钵往祗陀林来,以小驼背的业力突然来了一群非人,他们抢走钵一会儿就不见了,舍利子无奈(在佛陀教法下,舍利子尊者是智慧第一,业力现前时,他也无可奈何),觉得再去化缘吧过午了,只好空钵回来了。小驼背罗汉又没吃到饭;他又安慰他:“不管怎样,明天我给你好好供养。”第七天舍利子又持两个钵到城中化缘,化了满满的两钵,一钵自己吃了,另一钵就顺利地带到了小驼背的房前,可是因为小驼背罗汉的业力现前,全部的门窗都封死了没法进去。这时,舍利子现神变进到房里,叫小驼背罗汉洗脸受供,他洗脸后准备用斋,可手刚一伸,钵就落在地下一直堕落到金刚大地(距地面四万由旬),舍利子立即显示神变把钵从金刚大地拿回来再让他吃,小驼背取第一口食刚到嘴边被非人抢走不见了,取第二口又被非人抢走了,舍利子就亲自持钵亲手喂他,而他的口却紧闭着,舍利子再显现各种神变想打开他的嘴,怎么都打不开。过了一会,已经过午不能食了,他的嘴又好好地张开了。舍利子万般无奈,最后问他:“你现在是否很痛苦,有什么感受?”他说:“其它没什么,只是口干,最好给我一口水喝。”舍利子就取一钵水,又是业力现前,众多非人把灰撒进水里成了一钵灰汤汤,最后,小驼背罗汉知道是自己前世的业障,就喝了一口灰汤,显示种种神变取入涅槃(Nibbana)了。时有天降冰雹、闪电打雷各种瑞相,尔后,诸比丘将他的遗体作成塔,并作种种供养。
    众比丘往世尊前合掌请问:“世尊,小驼背造了什么业,在七天中众比丘都竭尽全力也没能使他得救,虽得罗汉果位却是饿死而取入涅槃的?唯愿演说。”
    佛告众比丘:“这是他前世的业力所现,一切众生的业力不会成熟于外面的地、水、火、风上,而是成熟于自己的界蕴处,所谓:‘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那是很早以前,有一位大施主,娶了一位妻子,夫妻都好行广大布施。他们的孩子长大后,那位大施主就去世了,他的妻子继续作广大布施可她的孩子很反对,告诉母亲:‘父亲广行布施,而我们不能这么作,你不要把家里的财产全部布施(Dana)给别人。’多次这样警告他母亲,但母亲仍作广大布施。他心生恶念:我已警告她多次却不听,不如把她杀了。有一天,他真的把母亲关在一间房子里,不给吃的,不给喝的,母亲哀求他:‘你把我放了吧,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不再布施了,这样活活地饿死真太难过了。’他恶狠狠地答道:‘我会把你的尸体放出来那是等你死了以后,在你还有一口气前,不要想我会把你放出来。’他居然忍心把自己的母亲关了七天,一口饭也没给,一口水也没给。七天后,他的亲戚朋友们都闻风而至,呵责他,让他立即释放他的母亲,等他被迫放出母亲时,母亲已是奄奄一息,亲戚们问她:‘现在你需要什么?’她说:‘想喝一口水。’儿子听了,觉得:把水里撒进去灰她喝了肯定会马上死的。于是他就把母亲要喝的水里撒了灰,母亲喝了一口灰汤,就去世了。众比丘,你们是怎样想的?当时这个不孝顺的儿子就是现在的小驼背罗汉。因他用这样的手段杀了母亲而于千百世中堕入地狱,不论转生何处,都是这样饿死的,现在虽然他已是最后有者不再转生轮回(Samsara)了,但也是喝了口灰汤涅槃的。”(译者:这都是他往昔业力成熟,所以今生无论是智慧(Praj?a)第一、神通(Abi??a)第一的大阿罗汉都无法救度。业力成熟现前时,上师加持也有点困难,就象生米作成了熟饭再也没办法让饭变成米一样。前天我们在县上买屠夫的牦牛放生,有一头牦牛,首先我们找到卖主他不愿意,找屠夫也不肯,晚上讲价到十二点多,加七百元还不肯,第二天早上再加了钱勉强可以,刚准备去拉牦牛,又一位屠夫来说:如果这样……恐怕以后不方便,又不答应了。我们再找到办婚事的小伙子,把他说通了准备去拉牦牛时,他父亲来了,我们对他说市场上有牛肉卖等等说了好半天勉强答应了,他母亲又来了,死活不答应,没办法,这一头牦牛最终还是被宰杀,这是众生的业力现前,已经是想尽一切办法都解救不了。所谓的“众生业现前,如来亦无力”)。
  世尊复告曰:“诸比丘,他还有另外的一个因缘。那是在贤劫人寿二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有一施主,家有双胞胎,长大后对迦叶佛教法生起了信心,两位都出家了,后来他们都成了说法上师,得了许多供养。一位心地纯善的,就把自己所得的财物供养僧众,尤其对那些生活水平困难的出家人长作供养。另一位不但不随喜,还反对说:‘你不要把我们的财产全部供养僧众。’那位纯善的法师就劝他:‘我们这么充裕,而许多僧人那么困难,作为一个具悲心的出家人,有什么理由不作上供下施?’这位纯善的法师讲得他没法回答,还是一直作供养。另一位实在无奈就劝他到别处去说法,因此,僧众没人供养,受到很大的违缘,僧众中又派人请他们两位回来,那位人格不好的吝啬(Maccharayati)法师听到后,生气地说:‘这些僧众原来是我们对他们作供养,现在,我们到了别处还是纠缠不休让我们作供养,整天都是没吃没喝的,简直象饿鬼(Peta)一样。’他当时这样恶骂(Pisuna Navaca)僧众(Bhikkhu Sangha),那位善良的法师好言相劝说:‘你这样恶口骂僧众很不应理,应好好忏悔(Khamapana)。’他自己也觉得不应该如此,生了很大的后悔心。在临死前他发愿:愿我对僧众恶口相骂的恶业不要成熟;愿我将来在释迦牟尼的佛教法下出家,令佛欢喜,并获证罗汉果位。”当时那位人格不好的吝啬法师,就是如今的小驼背比丘,他因恶口骂僧众的果报,使他五百世中转生饿鬼,后来,无论转生为哪一道的众生全是饿死的。又因他临终发愿将来在释迦佛的教法下出家证罗汉果,故他今生在我的教法下对我生欢喜心,出家后摧毁三界烦恼,获证罗汉果位。”世尊如是宣说。(译者:通过这个公案可能大家会有很大的感受。这位小驼背比丘已得罗汉果位,可是在他业力成熟时,连智慧第一、神通第一的圣者都救不了他。在座的各位,若真正对业力不可思议有甚深的定解;或有一定的认识,则在以后修行过程中遇到一些困难、病痛、嫉妒、辱骂、诽谤、加害等违缘时,会立即生起忏悔心,觉得是自己的业报就不会生烦恼,并且会高兴地对待,会象《修心八颂》中所讲的“亏损失败我取受,愿将胜利奉献他”那样。另一方面,有些人遇到违缘请上师加持、僧众念经都不能遣除就觉得上师没有加持力,僧众也没有加持力,这样本来就因业障重才不能遣除违缘,又加上个邪见,真应该好好忏悔前愆,殷重地发个殊胜究竟的大愿,否则将会受苦绵绵无绝期的。有时看到现实生活中的乞丐以及那些被屠宰的傍生,欲救不能时,总是内心又悲愍又想到业力现前时无法改变,这是因果不昧的真实道理。所以,大家在平常的生活细节乃至广大众生的共不共的苦乐中,都应该静静地思维观察其中的道理所在。对因果不昧这个道理能有解行,即是自己得了如意宝(Cinta Mani)。)


(32)        一只大虫
                               ——盗用僧物  恒时受报
 
    一时,佛在舍卫城,城外有个不净粪池,池中有个奇形怪状的动物:头是比丘头,身是大虫身。(译者:有人认为不可能有这样的怪物。这是孤陋寡闻及不懂业报的缘故。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造什么奇怪的业就有什么样的业报。如曾经四川江油市的一位姑娘,三年中昼是姑娘夜变毒蛇;去年新加坡的一位九十五岁的老人,头上长出牛角,其照片在我手中;前几年有个对婆婆很恶的妇女去拜九华山时,拜着拜着手变成了猪蹄等等。)这个大虫身上有许多似针似毛的小虫寄生在它的身上啖食着它,又有难以忍受的臭气恒时熏着它,使它难受极了,它实在难忍就痛苦地在粪池中大哭大叫。
    如来正等觉释迦牟尼佛具足种种功德,如来悉知一切众生的根基,时时刻刻观察着众生的苦乐。此时,世尊以智慧观知这个大虫应该授记了,借此调化舍卫城的众生因缘也到了。于是佛就作了一个加持使那个粪池的臭味弥漫整个舍卫城,城内所有的人都觉得奇臭无比,追究根底才知道是城外那个大粪池里散发出来的,便都自然而然地集中在粪池边查其原由。看见了一个奇怪的动物:比丘头,大虫身。他们都自忖:它究竟是前世造了什么业才会这样?有些觉得稀有,有些觉得讨厌,有些觉得可怜等各种感受。
    此时,释迦佛陀知道该去调化众城民了,就率众比丘一同向城外走来。远远地他们都见了佛陀,纷纷议论。未信佛法者趁机轻毁道:“你们看,本来世尊规定出家人不得看集会,可今天他却亲自率众比丘来此观看……。”而信仰佛法者满怀欣喜道:“大家看,今天佛陀亲自光临,肯定会有一个精彩的授记,或者将有一个殊胜的法缘……。”在众人的议论中佛陀已经来到了粪池附近,知道有各种根基的人都集中在此,世尊想:为了让更多人相信因果,我应该与这个受苦的众生进行对话,让它亲口说一点觉受给众人听。为此,世尊特意对这个傍生作了加持,再入一个能令它回忆前世,且能说人话的禅定。(师言:现在并不是说瑜伽士、空行母等没有神通,如果他们说地狱、中阴的众生跟他们说话了,那至少也能入这个定,诸佛菩萨专门有这样的禅定,否则与牦牛等世间傍生不能对话而与地狱众生对话恐怕要有困难。)过了一会儿,那个大虫就能说话了,佛陀慈祥地问它:“贤首,你是三藏 (Tipitaka)法师吗?”它说:“世尊啊,我是三藏法师。”“你真的是三藏法师?”“真的,我真的是三藏法师。”“那身口意所造的恶业会不会成熟?有没有报应?”“身口意所造的恶业确确实实会成熟,一定有报应。”“那报应是怎样的感受?是安乐还是痛苦?”“世尊,恶业感召的痛苦不堪忍受。”“你以前曾依止哪位恶知识才致于此?”“不是因为恶知识而是因为没能调伏自心的缘故。”(师言:我们每个人在修学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调伏自相续,象这个傍生所感受的痛苦,并不是因为善知识如何而是自心未能调伏,所以说:是心作佛,是心堕地狱,调伏自心甚为重要!)众人们听了这翻对话都疑惑不解:“这三藏法师是何人?到底造了什么样的恶业?都暗自怀疑低声耳语,想请问世尊又惧世尊之威严望而却步。就找到阿难问:“刚才说的三藏法师究竟是谁啊?到底造了什么恶业?”阿难说:“我也不知道,你们去请问世尊吧。”众人都说我们惧于世尊的威严,还是劳驾您代为请问吧。阿难便去世尊前恭敬合掌请问:“世尊,这个众生能忆前世又说人话,它到底是谁呀?”世尊说:“它是往昔造恶业的三藏法师转成了今天这样的傍生。”阿难紧接着问:“世尊,它前世造了什么恶业以至于转生成这样一个傍生?”世尊复告曰:“在久远劫前,如来正等觉、人天导师普胜如来出世。在他的教法下有一位大施主对佛法生起极大信心,后来舍俗出家。出家后精进修学精通了三藏,人们都称他为三藏法师。人人对他恭敬供养,他财物圆满,本人也很发心,将许多财物供养僧众,僧众因此生活得比较圆满。有一年,在洛日的地方准备结夏安居⑴(Vassa)三个月,会集了有学⑵、无学⑶的僧人共七万七千位。安居时需要有一位具福报又能干的安居执事员,负责安居僧众的生活、纪律等里里外外的一切事务。他们都觉得三藏法师财富比较圆满,与许多施主有很好的联系,多方面因缘比较成熟,是这次安居中最理想的执事员。(有关戒律中规定:在安居中请执必须经本人同意方可,否则不得实行。)他们就到三藏法师前征求他本人的意见,问他:‘我们七万七千僧人准备集在洛日山安居,想请您担任我们的安居执事员,僧众依靠您能顺利地结夏,您同意吗?’他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并说:‘我将尽力而为,可以担任你们的执事员。’这样他们七万七千位僧人在洛日山开始安居了。三藏法师每天把他们的生活纪律各方面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时隔不久,他自己觉得:七万七千僧人全靠我,我却安闲居住不太应理,应该外出跟一些施主化缘,把僧众各方面安排得更好一些。一天早上,他就著衣持钵下山化缘去了。他到城边之时,正巧遇到从大海里取宝回来的五百名商主在卸货。他们看见洛日山上集聚了众多僧人,生起了很大信心,一边卸货一边向洛日山看。当他们见三藏法师托钵向他们走来时忙问:‘法师去哪里?’三藏法师就把事情告诉他们:‘今洛日山上集七万七千僧人结夏安居三个月,我是他们的执事员,所以下山来找一些施主,对他们作供养。’这五百位商主都很发心说:‘既然如此,我们刚从大海里取宝回来,供养七万七千人的生活没问题,三个月的生活我们全部负责,不要到别处化缘去了。’法师也很高兴,商主们给了他很多金银财宝并嘱咐说:‘若是不够,尽管来取,不但整个安居生活我们全负责,而且等安居圆满时,我们将供养每位僧人一套僧服。’三藏法师兴奋地拿着这些财宝往回走。可在路上他生起了一个贪念,把这些财宝全藏起来据为己有。(师言:这个人平时是布施供养,但因一念之差,没能很好地对治,还是很危险。若发心的人平时不观察自心,因一个恶念便造极大恶业,摧毁了今生和来世的善根。所以,对僧众的财产一定要谨小慎微,必须专款专用,供佛的钱只是供佛,供僧的只供僧,供灯的只供灯等等,不得挪用,更何况盗用?在别人知不知、见不见时都应注意因果如理取舍,切莫因今生之小恶而苦了后世受恶报!)因此,僧众一天比一天困难,经常吃不饱,大家意见也很大,很多人找到三藏法师请他想办法,他不象原来答应的那样而是推辞道:‘我只有这个能力,不然你们自己找施主化缘吧。’僧人们确实无法忍受就派几个僧人下山化缘去。刚下山也是遇上那五百位商人,就上前问他们:‘你们能不能给我们七万七千僧众供养,现在我们的生活很困难。’商主们说:‘我们早就把财物交给三藏法师了,还告诉他不够尽管来取。’这几位出家人说:‘这些我们不知道,现在僧众的生活非常困难。’听了这话,商主们都有点不高兴,就专程来找三藏法师质问:‘那天已经答应所有安居僧三个月的生活全由我们负责,为什么不把我们供养的金银财宝拿出来供养僧众?’他见事已暴露,就掩饰说:‘本来想给他们供养,但他们不让我作执事员了,也就没办法了。’那几位僧人听他简直是胡说八道,就据理力争反问他:‘谁不让你作执事员?当初发心答应尽力而为也是你,现在把施主的供养不拿出来供僧也
                      
注:⑴  结夏安居:印度每年夏季长达三月之久,此三个月间出家比丘禁止外出游方而聚居一处修行。
                  此为避免雨季期间外出,踏杀地面之虫类及草木之新芽而引世讥。
    ⑵  有学:    指十八有学之圣人。即随言行、随法行、信解、见至、身证、家家、一间、预流
                  向、预流果、一来向、一来果、不还向、不还果、中般、生般、有行般、无行般、
                 上流般。
    ⑶  无学:  指九种无学之人又作九种阿罗汉。自己之所作成办,无复修学之位,也称为无学位。
是你,害得大家无法生活下去,我们只好自己外出化缘。’这些话更加暴露他的恶行,他顿时恼羞成怒生大嗔心破口大骂:‘你们这样当众羞辱诽谤我,愿你们以后变成享用不净粪的傍生,一直住在粪池里生活。’众人见他如此恶口骂人已造了极大恶业,就不再说下去,担心他会造更大的口业。后来,他自己也有点醒悟,觉得自己不应理,就到僧众前发露忏悔,僧众对他说:‘我们可以原谅你,但在因果面前可能得不到原谅。’众比丘,当时普胜如来教下的三藏法师就是现在正在粪池中受苦的大虫,(师言:三藏法师所造的恶业极其严重,将七万七千僧人结夏安居的供养全贪污了,还恶口骂人,以至于恒时中自受果报。我们平时若是贪污了僧众的钱或是粗心大意没认真对待三宝的财产,这个后果非常可怕!)(译者:以前四川新都宝光寺的一位当家师无意中将一个供养僧众的宝瓶放在地板下没安排妥,后来变成一只牛来到他原来住房里,一直用牛角顶破地板,见到宝瓶还很乐意地舔着,有些老和尚知道原来的当家师有个供僧的宝瓶没安排好,觉得可能与此有关,就与它对话:“你是不是原来的当家师?”牛点点头。“是不是曾把宝瓶丢在地板下了?”牛又点点头。老和尚告诉它会把这事妥善安排,叫它常来听法。后来,它一直去经堂听法,死时,是在野外作狮子卧去世的。这个公案以前在台州佛教、四川宗教等有关报刊上报导过。这是无意错对僧众财产的果报,若是故意这么作,那果报真是不可思议!)(师言:你们发心为常住作事的人一定要仔细取舍,人生是短暂的,虽仅一念之差,其果报却是恒常的。现在我们当中的活佛堪布不要认为精通三藏作事情很方便,若不仔细取舍因果,我很担心象三藏法师一样将来受报应。)自普胜如来至我的教法这么长时间,它生生世世都是变成大虫受果报。”
    众比丘又请问世尊:“世尊,这个众生到何时才得解脱?”世尊复告曰:“在贤劫五百位佛出世后,(译者:应该想想他受苦如是的漫长,从普胜如来到释迦世尊之间很多佛出世也未解脱。本来他听到佛金刚语并与佛进行对话可得解脱,但因其业报未尽还不能解脱,现在它正在受苦,以后弥勒佛等出世也不能解脱真是……。)它才得解脱。五百位佛出世后,有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作明如来出世,它才得一人身出家,出家后,因前世业力现前又造一个无间罪,堕地狱几十万年受苦,受尽后得一人身,在作明如来的教法下出家,摧毁三界烦恼,获得阿罗汉果位。大家对他恭敬供养,最终取得无余涅槃 (Parinibbana)⑷”。
    当时,舍卫城所有的城民,听世尊详细地讲述了这个因果报应的经过后,都对三界轮回生起了厌离心,深深感觉到因果不虚的道理。世尊观知他们已堪为法器,就为他们传了相应的法,其中有些得到加行道的暖、顶、忍、世第一位;有些得预流果、一来果、不来果、罗汉果;有些得金轮王位;有些得梵天位及帝释天;有些得声闻、缘觉、辟支佛位;有些种下了无上菩提的因;其他多数人也对佛法真实地生起信心而皈依佛门。之后,佛陀率领僧众返回了经堂。

      (33)      甘藏嘎比丘尼
                                   ——百世佛母  解经第一
   
    一时,佛在沃达那城郊的寂静森林中。一日清晨,佛陀著衣持钵往城中化缘。远处一位衣衫褴褛的村妇头顶一罐水走着,当她看见佛陀金光闪闪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的庄严时,欣喜万分,立即放下水罐,不顾一切地冲向世尊,一边喊着:“儿子,儿子,我的儿子!”一边想抱住世尊。很多随从比丘上前阻挡,(戒律中有男女授受不亲之条规,更何况抱住。)世尊告诸比丘:“不要挡她,否则,她会立刻吐血致死的。”诸比丘就随她去抱。她抱着世尊的脖子仍旧喊着:“我的儿子,我的儿子……。”等她平静下来后,世尊观察她的根基,为她宣说了相应的法要,她用智慧金刚摧毁了二十种萨迦耶见,获得了预流果。这时,已得圣果的村妇跪在佛前恭敬合掌祈求:“世尊,我愿在您的教法下出家受持比丘尼净戒。”世尊答应了,把她交给众生主母为她剃度授戒,还传了相应的法,她自己也精勤修持,摧毁了三界轮回的一切烦恼,证得阿罗汉的果位。在她的境界中,黄金与牛粪等同,虚空与手掌无别,诸天赞叹她的功德。时佛陀授记甘藏嘎比丘尼:于我教法下声闻比丘尼中,其解经为第一。(译者:在《释迦牟尼佛传记》中,诸比丘中目犍连神通第一、舍利弗智慧第一、须菩提(Subhdi)解空第一等等;比丘尼中也有甘藏嘎解经第一、梳发女精进第一等;优婆塞(Upasaka)优婆夷(Upsika) 中也是如此。)
    诸比丘请问:“世尊在化缘时有成千上万的妇女见到佛陀,没有一个象这位村妇那样抱住世尊的,这是什么因缘?请为演说,愿乐欲闻。”
世尊告曰:“这是往昔的缘份,从此世以前的五百世,她一直作我的母亲,今天这样,是她前世习气的现前。”诸比丘又问:“世尊,她曾五百世作您的母亲,今生为何不再作您的母亲?”世尊告曰:“她今生不作我的母亲有两个因缘:一是我今生的母亲大幻化母她有这个愿,在我成佛时她作我的母亲;二是往昔她作我的母亲时,她的一些作法不如法让我生起了厌烦心。”“世尊为何生厌烦心?”世尊告曰:“大菩萨(Maha Bodhisatva)喜欢布施,具足出离心,她作我母亲五百世中经常对我作布施、生出离心造违缘,所以对她生厌心。”“世尊,她造了什么业,使她转生成穷人?到晚年才出家呢?”世尊复告曰:“这是因为她作我母亲时,经常对我布施和生出离心作违缘的业报,使她今生贫穷,晚年才得出家。”“请问世尊,她又以何因缘在佛的教法下摧毁三界烦恼证得罗汉果位,并且解说佛经第一呢?”
    世尊告曰:“此乃她往昔的愿力。贤劫人寿二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
                          
注:⑷  无余涅槃:  谓出离生死苦所显现之真理。即烦恼断尽,所余五阴之身亦灭,失去一切有为
               法之所依,自然归于灭尽,众苦永寂。
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有一位比丘尼,她的堪姆在迦叶佛教法下解经第一。这位比丘尼终身行持净戒,临终时发愿:我在迦叶佛的教法下出家,一生守持净戒,虽无什么境界,愿我将来于释迦佛的教法下出家,令佛欢喜,并能象我的堪姆一样,解说佛称第一,证得阿罗汉的果位。因她临终的愿力今已成熟故,于我教法下出家,对我生欢喜心,获证罗汉果,并为尼众中解说佛经第一的比丘尼。”(译者:这个公案主要讲述了前后世的因缘关系:她前世作佛陀的母亲,今世认识前世的儿子。藏地以前也有类似事情发生过:是在巴塘的一个大寺院里,一位大格西文革后去世了,转生在拉萨的汉人家里,谁也不知道。后来他姐姐去朝拜拉萨觉沃神山时,路过一幼儿园,正巧是中午放学老师带着幼儿园的孩子们回家。其中有一个六、七岁的男孩见了她拉着不放,并用深情的眼光看着她哭喊:“姐姐,姐姐……。”她猜疑:是不是已去世的格西弟弟的转世?四处寻问别人。当时寺院的两位喇嘛来拉萨买大藏经(Tipitaka),她跟他俩说了当时的情况,他们三人一块儿去幼儿园里看大格西,大格西马上认出了本寺院的两位喇嘛,姐姐觉得肯定是她的格西弟弟无疑,就去跟他家人商量带他回本寺院,后来他家人也答应了,八岁时请回寺院准备举行上座仪式,他一到寺院就非常熟悉,高兴地上到自己原来的最高的那个法座上,因为他生前是寺院里的三大格西中最大的,法座也最高。以前作格西的习气都显现出来了,当时因各种因缘不具足没有举行上座仪式,又将他护送回拉萨一寺院里,在寺院里背诵解经深义都胜过常人,又非常顽皮,一位老喇嘛把他送到印度,请一位大喇嘛认定,这位大喇嘛用佛教所特有的观察方法和窍诀,认定他即是以前的大格西。现在,国外如美国的灵魂研究机构等,都是通过生命转换形式的了解研究,从而证实轮回不虚,因果不昧。)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