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延举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三集卷八 《二十四耻》   

2012-08-05 22:43:36|  分类: 佛教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集卷八 《二十四耻》 

  
  耻篇
  
  一、【士会有耻】
  士会奔秦。能贱有耻。成子言之。其智足使。
  【原文】
  周晋士会亦称随会。从先蔑使于秦。迎公子雍。晋复背之。败秦师于令狐。先蔑奔秦。士会从之。在秦六年。不见先蔑。后晋六卿相见于诸浮。郤成子曰。随会能贱而有耻。柔而不犯。其智足使也。且无罪。乃计使魏寿余伪叛归秦。履士会之足于朝。偕士会复归于晋。
  
  随武子因先蔑为正卿而不匡谏。卒致应荀林父之言。俱蒙迎公子雍之罪。其奔秦也。盖不得已也。非义先蔑而从之也。是以在秦六年之久。始终不见先蔑。郤成子称其有耻。可谓随会之知己矣。
  
  【白话解释】
  周朝时候。晋国的士会。也称他做随会。有一次、跟了先蔑到秦国去做使臣。去迎接公子雍。后来晋国又反覆了这个决议。在令狐地方。把秦国的兵打败了。先蔑就逃到秦国去。士会也跟了去。在秦国里有六年。他总不去见先蔑一面。后来晋国的六卿。在诸浮地方相会。郤成子说。随会的做人。他虽然居在下贱的地方。可是很有羞耻的心。虽然性格好像温柔。可是人家不能侵犯他。这样看来。他的智术是很可取的呵。况且他也没有罪。于是就想了一个计策。叫魏寿余假装着叛了晋国。投降到秦国去。在朝堂上暗地里把士会的脚踏了一下。大家做着暗号。最后魏寿余同了士会。仍旧回到晋国来。
  
  二、【启疆谏王】
  启疆告君。既缔婚姻。务行其礼。不求耻人。
  【原文】
  周楚子欲辱晋韩起叔向。以问其大夫可否。薳启疆曰。苟有其备。何故不可。耻匹夫不可以无备。况耻国乎。是以圣王务行礼。不求耻人。晋之事君。臣曰可矣。求诸侯而麇至。求昏而荐女。犹欲耻之。君若无备。奈何。王曰。不榖之过也。大夫无辱。乃厚为韩起叔向礼。
  
  薳启疆可谓善用其耻矣。当韩起叔向送女如楚。楚若以韩起为阍。以叔向为司宫。非不足以辱晋而报鄢之耻也。然不旋踵。而晋之五卿八大夫。必奋怒以报耻。楚将大败而蒙大耻矣。可不慎乎。
  
  【白话解释】
  周朝楚国的国君。要想把晋国的韩起叔向羞辱一番。他就问朝堂里的大夫说。你们以为这件事。究竟可不可以做的呢。薳启疆说。假使我们预先防备了一切。要羞辱他们。怎么不可以呢。不过羞辱一个匹夫。还不能不有防备。况且现在是羞辱晋国的国家吗。所以圣王只遵行礼法。不去羞辱人家的。晋国的对待你君王。照我看起来。也可说是尽心了。你要诸侯来。他们就一班班的来了。你向他们求婚。他们就进了女子来。你还要羞辱他们。把他们羞辱了以后。你若没有后后备。怎么办呢。楚王听了就说。这原是我的过失呵。国家里的士大夫。原是不可以羞辱的呵。于是用礼节厚待韩起叔向了。
  
  三、【豫让行乞】
  豫让行乞。报主情深。漆身吞炭。以愧二心。
  【原文】
  周晋豫让欲为智伯报仇。漆身为厉。吞炭为哑。行乞于市。友曰。以子之才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乃为所欲。顾不易耶。让曰。既臣事人。而求杀之。是怀二心以事君也。吾所为难。将以愧天下后世之怀二心者。襄子出。让行刺不克。请其衣。拔剑三跃击之。伏剑而死。
  
  方正学谓豫让于智伯请地无厌之日。不能谏主革非。至国破身亡之后。始为行刺报仇。非国士事也。然让固忠义之士。彼朝为仇敌。暮为君臣。腼然不知有羞恶之心者。实豫子之罪人也。
  
  【白话解释】
  周朝时候。晋国有个义士豫让。要想替他的旧主人智伯报仇。用漆漆了自己的身子。装着有癞病的一样。又吞了炭。把声音弄哑了。这样使得人家不认识了他。就在市上行乞。他的朋友看见了。就说。把你的才学。去服事你的仇人赵襄子。赵襄子是一定亲近你。宠辛你的。那时候你再去实行你的志愿。岂不是很容易的么。豫让说。既然给人家做了臣子。又去杀死人家。这就是有了二心去服事主人了。我所以做着很艰难的事。就是要给天下后世有二心的人看了惭愧。后来正逢着赵襄子到外边来。豫让就去行刺。可是刺不着他。就向赵襄子要了他的衣服。拔出剑来跳着连刺了他的衣服三剑。自己就用剑杀死了。
  
  四、【释之结袜】
  释之忍辱。敬礼王生。跪结其袜。见重公卿。
  【原文】
  汉张释之为廷尉时。有王生者。善释老。隐居不仕。释之与之善。尝召公卿。王生立庭中。袜解。顾谓释之曰。为我结袜。释之跪而结之。既退。或曰。奈何庭辱张廷尉。王生曰。吾老且贱。自度无益于廷尉。聊辱结袜。欲以重之耳。诸公卿闻之。皆贤王生而重释之。
  
  先君曰。张廷尉卑躬敬贤。执法不乱。桥下惊乘舆。法止罚金。高庙盗玉环。罪止弃市。虽帝大怒。坚守不移。至跪结王生之袜。其能忍辱须臾。不啻张良之纳履。韩信之袴下焉。尤非大臣所能为尔。
  
  【白话解释】
  汉朝的张释之。做管理刑狱的廷尉官。这时候。有个王生的人。善治佛家道家的教。隐居着不肯做官。张释之同他很要好。有一次、张释之召集了一班公卿相会。王生立在庭当中。却巧他的袜子散了。他回转头来就对张释之说。你替我结着袜子吧。张释之就跪着替他把袜子结好了。后来王生退回了以后。有人对王生说。你为什么在大庭广众的前面羞辱张廷尉呢。王生说道。我年纪已经老了。又生得很贫贱。自己心里想。没有什么可以给廷尉有益的。所以用结袜的那一回事去羞辱廷尉。这就是格外使人家看重他呵。后来朝廷里的公卿们。得知了这回事。大家都很称赞王生的贤良。和张释之的大度。
  
  五、【张磐面对】
  张磐下狱。会赦见原。侵辱为耻。面对雪冤。
  【原文】
  汉张磐为荆州刺史度尚所诬。征下廷尉。会赦见原。磐不肯出狱。曰、磐为国爪牙。而为尚所诬。事有虚实。法有是非。磐实不辜。赦无所除。如忍以苟免。永受侵辱之耻。乞传尚诣廷尉。面对曲直。以明真伪。廷尉以其状闻。上诏征尚到廷尉。词穷伏罪。以先有功得原。
  
  张磐生平夙以清白称。故后为庐江太守。人皆钦之。当其被诬下狱。既会赦而见原。人亦孰不知其无罪乎。乃以耻故不肯出狱。且更牢持械焉。必传度尚面对曲直。以雪侵辱之耻。愈足见其操守矣。
  
  【白话解释】
  汉朝时候。有个张磐。被荆州刺史度尚诬害了。皇上就把他下在牢狱里。后来遇了赦、免了罪。可是张磐不肯走出牢狱。他说。我是国家的防卫四境的臣子。好像兽类里有快利的爪牙一样。竟被度尚诬害了。大凡一件事情。总是有虚有实。国家的法律。也一定有是有非。假若磐实在是没有罪的。那末是不用赦免的了。如若因此忍着苟免了罪。那末永久受着侵害的羞辱了。所以我请求去传度尚到廷尉里来。大家对面辩白是非曲直。以求明白这件事的真伪。廷尉就把这番话奏了上去。皇上把度尚叫到廷尉里来。度尚因为心虚。话都没得说了。就伏了罪。可是为了以前有功。才得免了。
  
  六、【嵇康灭灯】
  嵇康俊逸。鬼入琴堂。青灯吹灭。耻与争光。
  【原文】
  晋嵇康与山涛阮籍阮咸王戎向秀刘伶。为竹林之游。世号竹林七贤。山涛为吏部尚书。欲举康自代。康为绝交书以拒之。尝于灯下弹琴。有一人入其室。初时犹小。须臾转大。遂长丈余。颜色甚黑。单衣草带。不复似人。康熟视良久。乃吹灭灯。曰、耻与鬼魅争光。
  
  嵇叔夜导气养性。著有养生篇。拜中散大夫。不就。惟弹琴以自乐。其高尚已可概见。山涛欲让以尚书。不惜绝交以拒之。尤为人所难能。至耻与鬼魅争光。乃其余事耳。而媚鬼及畏鬼者。当闻之愧矣。
  
  【白话解释】
  晋朝时候。有个嵇康。和山涛阮籍阮咸王戎向秀刘伶一共七个人。大家时常在竹林里游玩。所以当时候的人。把他们叫做竹林七贤。山涛做了吏部尚书。要想荐举嵇康来代了自己。可是嵇康不肯做官。就写了一封绝交书给山涛去拒绝他。有一次、嵇康在灯下弹琴。有一个人走进他的房间里来。起初走进来的时候。还是很小的。过了一忽儿。就大起来了。忽然大到一丈多。颜色又非常的黑。身上穿了一件单衣。衣带是草做的。于是才晓得他不是人了。嵇康一些儿也没有恐惧。看了他很长久的一回。就把灯吹灭了。口里说道。我很羞耻和鬼物争着光明呵。
  
  七、【沈劲立勋】
  沈劲干蛊。志欲立勋。卒雪先耻。不愧冠军。
  【原文】
  晋沈劲父充构逆。为吴儒所杀。劲匿得免。少有节操。哀父死于非义。欲立勋以雪先耻。时陈祐以燕兵逼洛阳。粮绝无援。乃以五百人付劲守之。劲欣曰。吾志欲致命。今得之矣。城陷被执。神气自若。慕容恪将宥之。慕容虔曰。劲雅奇士。其志度终不为人用。遂遇害。
  
  沈劲欲立勋以雪父耻。徒以刑家不得仕进。年三十余。尚无所建。幸郡将王胡之异其人。上疏言劲清操著于乡邦。贞固足以干事。遂补冠军长史。助祐御敌。以寡制众。卒雪先耻。干父之蛊。虽死犹生。
  
  【白话解释】
  晋朝时候。沈劲的父亲名叫沈充的。预备谋反。给吴儒杀死了。沈劲躲过了。才得免了性命。沈劲的做人。幼小就有品节操守。他很哀痛父亲死在非义的行为上面。因此一定要建立功勋。来雪他父亲的羞耻。这时候、陈祐因为了燕军来攻打洛阳。城里面的粮食吃完了。外面又没有救兵来。就把五百个兵给了沈劲。叫他守着。沈劲很高兴地说。我生平立志。要想尽忠报国。现在得能够成就我的志愿了。后来城池攻破。沈劲被他们捉了去。他的神气很自然。一点也没有恐慌的样子。慕容恪要释放他。慕容虔说。沈劲是一个奇士。我看他的志向。终是不肯投降人家的呵。于是就给他们杀死了。
  
  八、【麒麟羞刘】
  麒麟仁厚。刑罚何堪。以卿应斩。普庆大惭。
  【原文】
  北魏韩麒麟参慕容白曜军事。攻升城。将坑之。麒麟谏曰。宜示宽厚。曜从之。皆令复业。齐人大悦。拜齐州刺史。为政尚宽。从事刘普庆曰。明公仗节方夏。无所诛斩。何以示威。麒麟曰。刑罚所以止恶。仁者不得已而用之。若必断斩立威。当以卿应之。普庆惭惧而退。
  
  麒麟扩充己之恻隐之心。激发人之羞恶之心。故其子孙有才有学。世代友爱显达。许止净谓麟性仁厚。故其趾亦仁厚。文王后妃仁厚。故其子亦仁厚。观麒麟之家风。诚无愧其名义。故天报之亦厚。
  
  【白话解释】
  北魏的韩麒麟。在慕容白曜的军队里参治军事。有一次、去攻打升城。要把城里面的百姓掘一个坑坑死。韩麒麟劝着道。攻下了土地。应当表示着你的宽厚才好。慕容白曜听从了他。令百姓们都复了业。齐州地方的人。都非常欢喜了。后来韩麒麟做了齐州地方的刺史。他的行政方针是很宽厚的。他的下属做从事官的刘普庆说。你在中国做了刺史官。假使不诛杀几个人做榜样。怎么可以表示威严呢。韩麒麟说。要晓得刑罚是所以劝止恶人的。有仁心的人。不得已才去用他。若是一定要杀了人来立威严。那末就把你充数。你以为怎么样。刘普庆听了他的一番话。非常惭愧的退回去了。
  
  九、【崔劼立身】
  崔劼立身。耻言自达。虽有佳儿。不为荐拔。
  【原文】
  北齐崔劼。历任尚书。见称简正。初、和士开擅朝。曲求物誉。人颇因此为子弟干禄。世门之胄。多处京官。而劼二子。并为外任。弟廓之从容谓劼曰。拱撝幸得不凡。何为不在省府中清华之所。而并出外藩。劼曰。立身在耻以言自达。今若进儿。与身何异。闻者咸叹服。
  
  人莫不爱其子。而仕宦者。尤莫不冀其子之显荣。况其时、世门之胄。多处京官乎。况崔公甚为文宣帝所重乎。乃能清虚寡欲。明耻立身。则凡干禄夤缘。蝇营狗苟。为子为身者。亦徒见其颜厚耳。
  
  【白话解释】
  北齐的崔劼。在朝廷里历次做到了尚书官。他的官声、大家称他非常清正。当初时候。和士开在朝廷里握着大权。竭力要想得到社会上的名誉。所以一班做大官的人。大家替着自己的子弟求官。因此当时世家的后代。很多做京官的。可是崔劼的两个儿子。一个叫崔拱。一个叫崔撝。却都做着外任官。他的弟弟名叫崔廓之的。很从容地对哥哥崔劼说。你的两个儿子。拱和撝幸而生得都很不错。并不是凡才。为什么不替他们在京里省府中清华的地方做官。都给他们做外任官呢。崔劼说。一个人的立身。倘若用言语去荐达自己。这是很羞耻的事。现在我若荐自己的儿子在朝里做官。那么和荐达自身。有甚么分别呢。听到这番话的人。都非常叹息佩服他。
  
  十、【王颁谢官】
  王颁复仇。勿药有喜。陈灭录功。加官为耻。
  【原文】
  隋王颁父僧辩。为陈武帝所杀。誓报之。开皇初。献取陈之策。文帝大举伐陈。颁从韩擒虎先锋夜济。力战被伤。恐不堪复斗。悲感呜咽。夜梦有人授以药。比寤而疮合。及陈灭。有司录其功。将加柱国。颁固辞曰。臣凭国威灵。得雪私怨。所加官赏。耻不敢当。帝从之。
  
  李文耕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王景彦誓在必报。而志至气至。才智勇力。遂无一不至。卒能先驱力战。襄成灭陈之功。虽凭仗国家威灵。要其慷慨激愤。计念深矣。岂非有志者事竟成耶。
  
  【白话解释】
  隋朝时候。有个王颁。他的父亲王僧辩。是被陈武帝杀死的。王颁立志要报仇。在开皇初年。他就上陈灭陈的计策。后来隋文帝派了大兵去伐陈朝。王颁跟了先锋韩擒虎。在晚上渡过了采石。竭力战争。可是受了伤。他恐怕受伤以后。再不能战斗了。就想起了一切。很悲哀地哭着。夜里做梦有个人给他药。醒来以后。创处就好了。等到后来灭了陈朝以后。朝廷里录了他的功劳。将要加他上柱国的官衔。王颁很坚决地辞谢着说。我做臣子的凭借了国家的威灵。王颁很坚决地辞谢着说。我做臣子的凭借了国家的威灵。得能够有一天报了我的私怨。若给我加官。或赐我赏物。这是我觉得很羞耻了。终是不敢当的。隋文帝也就依了他。
  
  十一、【李纲辞职】
  李纲无愧。屡谏皇储。如水投石。耻为尚书。
  【原文】
  唐李纲屡谏太子建成。不听。乞骸骨归。高祖骂曰。卿向者为潘仁长史。乃耻为朕尚书耶。纲曰。潘仁。贼也。臣谏之则止。为其长史。可以无愧。陛下创业明主。臣所言如水投石。于太子亦然。臣何敢久污天台。辱东朝乎。帝曰。知公直臣。可以勉辅吾儿。纲始就职。
  
  问心无愧。为潘仁之长史。不足为耻。久污天台。为高祖之尚书。且以为耻。不惜以去职争之。故高祖尝考群臣。以李纲为第一。不然。唐初人才济济。岂仅李纲能尽忠款哉。吾人亦求问心无愧而已。
  
  【白话解释】
  唐朝的李纲。屡次劝谏太子建成。可是总不肯听他。于是他就要告老回去。高祖皇帝骂着他说。你从前做了潘仁的长史官。难道现在做了我的尚书官。倒羞耻起来。不肯做么。李纲说。潘仁是个反贼。可是我劝他。他一定是听的。所以我做了他的长史官。可以说是没有惭愧的了。你陛下是个创业的明主。我所说的话。好像一块小石子投在大水里一样。一点儿也没有影响。我去劝谏太子。也是这个样子。这样说来。我怎么敢永久污辱了尚书的官职。并且污辱了太子的东宫呢。皇帝说。我晓得你是个正直的臣子。是可以辅助我儿子的。李纲听了。才肯就职。
  
  十二、【师德忍辱】
  师德忍辱。问弟为官。人唾汝面。不拭自干。
  【原文】
  唐娄师德为相。弟除代州刺史。师德谓曰。宠荣过盛。人所疾也。将何以自免。弟曰。自今虽有人唾某面。某拭之而已。师德愀然曰。人唾汝面。怒汝也。拭之乃逆其意。所以重其怒。夫唾、不拭自干。当笑而受之。狄仁杰尝叹曰。娄公盛德。我为所容。乃不知。吾不逮远矣。
  
  许止净谓圣贤论羞恶之心。如伊尹以不能致君尧舜为耻。颜渊以不及虞舜为耻。若仅以唾面为耻。而必思报复。是所谓不能忍一朝之忿。非圣贤所以教人也。论史者、反疵娄公为无耻。何其悖耶。
  
  【白话解释】
  唐朝时候。娄师德做了宰相。他的弟弟放了代州的刺史官。娄师德就对他说。凡是一家人家。荣耀太过盛的时候。别人家一定是妬忌的。你用怎么样的法子。可以避免这般祸患呢。弟弟说。从此以后。虽然有人把口液吐在我的脸上。我也一点不生气。自己揩掉就完了。娄师德听了就很忧愁的说。人家所以把口液吐在你的脸面上。这就是对你生了气的缘故。你若把他的口液揩了。这就是反他的意了。这是加重他们的怒气了。况且口液不去揩他。也会自己干的。有人唾你面上。你应当笑着顺受了才好。狄仁杰曾经叹息道。娄公的德行。是很盛大的。我被他包容了。可是连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大大的不及他了。
  
  十三、【彦章求死】
  彦章兵败。不惜杀身。欲全面目。耻作晋臣。
  【原文】
  后梁王彦章屯澶州。晋破之。虏其妻子。厚待之。遣使招彦章。彦章斩其使。与晋战。屡捷。官副招讨使。被谗家居。复起为将。伤重被擒。庄宗爱其勇。欲全之。彦章曰。兵败力穷。不死何待。吾闻豹死留皮。人死留名。岂有朝事梁而暮事晋。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遂见杀。
  
  五代时、朝秦暮楚。不知羞耻者。何可胜数。乃王彦章初则斩使绝妻。继则负伤力战。终且谢绝求死。卒不臣晋。至谓何面目见天下之人。彼贪生畏死。一身兼事五朝者闻之。其亦有动于中否。
  
  【白话解释】
  五代时候。后梁的王彦章。屯兵在澶州地方。晋军把澶州攻破了。把他的妻子们虏了去。好好的看待他。再差了一个人来招降王彦章。王彦章把差来的人杀了。和晋兵战争。屡次打了胜仗。官做到副招讨使。后来人家在皇帝面前说他的坏话。于是王彦章就不做官。住在家里了。再后来又用了他做带兵官。打仗的时候。受伤得很重。给晋兵捉了去。庄宗很爱惜王彦章的勇敢。要保全他的性命。王彦章不肯。就说道。我现在军队败了。势力没有了。除了死以外、还有什么等候呢。我闻得古人有句俗语说。豹死了要留好皮。人死了要留名誉。那里有早上事梁朝。到了晚上又去事晋国。还有什么面孔去见天下的人呢。于是就给他们杀死了。
  
  十四、【伯起志学】
  伯起自重。耻售科名。闭门志学。朝野蜚声。
  【原文】
  宋王伯起、海陵人。其父纶为太常博士。伯起举进士不第。叹曰。士不自重。而献艺求售。可耻也。于是闭门肆志于学。人莫得窥其面。仁宗赐以粟帛。右司谏王觌志其墓。谓伯起不有其道。而道著于朋友。不居其名。而名闻于朝廷。其清高为人所钦仰如此。
  
  士先器识而后文艺。儒重德行不在科名。而庸俗之流。反以文艺为博取科名计。诚不知耻矣。或且明知之而故犯之也。伯起知之而痛切言之。且言之而切实行之。一洗俗尚之耻。是可以为士者训。
  
  【白话解释】
  宋朝有个王伯起。是海陵地方的人。他的父亲名叫王纶。官做到太常博士。王伯起去考进士科。可是没有考取。于是他就叹着气说。读书的人自己不自重。献了文艺。来求售取。这实在是很可羞耻的事。于是就关了门。一意读书。没有一个人能够见他的面。仁宗皇帝赐给他谷和绸缎。右司谏王觌给他做了一篇墓志。说、王伯起的做人。自己不以为有道。可是他的道。却在他的朋友里著了名。自己不要名誉。可是他的名誉。满朝廷里。没有不知道的。他做人的清高。竟能够给人家钦仰到这个样子。
  
  十五、【安民免镌】
  安民刊石。耻役陈情。欲加之罪。乞免镌名。
  【原文】
  宋安民、长安石工也。崇宁间。颁蔡京所书元祐党碑。令郡国皆刻石。时安民被役。辞曰。民愚人。固不知立碑之意。但如司马相公者。海内称其正直。今谓之奸邪。民不忍刻也。官怒。欲加之罪。民泣曰。被役不敢辞。乞免镌安民二字于石末。恐得罪后世。闻者愧之。
  
  一石工耳。尚耻刻诬正为奸之碑石。于以见羞恶之心。人固有之。惟或为势所逼。或为利所乘。乃牿亡其耻德耳。而安民处于势利交迫之际。尚能以免镌己名为请。以愧彼之官吏。闻斯者能无汗颜。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有个名叫安民的。是个长安地方的石匠。在崇宁年间。朝廷里颁布了蔡京所写的元祐党碑。号令各地方都要立石刻碑。这时候、安民照例是应当作工去的。他不肯去。辞着说。安民是一个呆笨的人。不晓得立碑是什么意思。不过像司马相公的人品。天下的人都个个称赞他的正直。可是现在说他是奸邪的人。这个、我是不忍心去刻的呵。地方官听了很生气。要办他的罪。安民流着眼泪说。官厅里叫我工作。这是我不敢辞的。不过我要请求。不要刻安民两个字在石碑的后面。恐怕得罪了天下后世的人。那时候、得知这回事的人。都觉得很惭愧。
  
  十六、【士隆裂帛】
  宋赵士隆。裂帛示子。谨毒自戕。当为刷耻。
  【原文】
  宋赵士隆为江南东路钤辖时。寇围九江百余日。守将委去。士隆独纠合余民。誓以死守。城陷。神色怡然。众号呼。言无杀我赵钤辖。贼义之。授伪安抚使。士隆骂曰。贼耳。欲屈我耶。阴裂帛以书寄示诸子曰。贼不杀我。义不可活。汝辈得出。为我雪耻。遂仰药而卒。
  
  士隆以贼授安抚使为耻。仰药而死。可谓死得其所矣。而犹恐诸子蒙耻而生。竟阴裂帛以示之。而其三子不艾不懑不隐。皆能恪遵遗命以就死。尤为可敬。彼忍耻偷生辈。读此传其亦知羞也否耶。
  
  【白话解释】
  宋朝的赵士隆。做了江南东路钤辖官的时候。强盗围住了九江城。已经有一百多天了。守城的武官。都丢弃了城池逃走了。只有赵士隆独自集合余下的百姓。大家发了誓死守着。后来城池给强盗们攻陷了。他的神色是很自然、很快乐的样子。他手下的许多人哭着喊着。说、不要杀了我们的赵钤辖。强盗们很佩服他们的义气。就叫他做安抚使的官。赵士隆骂着说。你们不过是一班强盗吧了。难道想来屈服我吗。他就在暗地里裂碎了一块绸。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寄给他的儿子。说、强盗们虽然不杀我。可是在义气上说。我是不可以再活的了。你们倘若能够出去。替我报着仇就好了。于是自己吃了毒药死了。
  
  十七、【张焘修陵】
  张焘覆旨。直奏君王。复仇雪耻。万世莫忘。
  【原文】
  宋张焘、字子公。为兵部侍郎时。奉诏遣诣河南修奉陵寝。还奏曰。金人之祸。上及山陵。虽殄灭之。未足以雪此耻复此仇也。因极言必不可恃和盟。而忘复仇之大事。帝问诸陵寝何如。焘不对。惟言万世不可忘此贼。帝黯然。秦桧患之。遂出知成都府。
  
  张浚每奏对。必言仇耻。张焘修陵寝。还奏雪耻。均可谓明耻教战矣。而张焘之言。人尤称其直气吐而星斗寒也。乃秦桧汤思退之流。先后力主和议。粉饰太平。事仇惟恐不及。颜之厚也。蔑以加矣。
  
  【白话解释】
  宋朝的张焘。表字子公。当他做兵部侍郎的时候。奉了皇上的命令。到河南地方去修治先代皇帝的陵墓。他回来对皇上说。金邦人的作祸。上及先皇的陵墓。虽然灭了他们。也不足以昭雪这个羞耻。报复这个怨仇呢。他又乘势说。不可依靠了和金邦人的和约。忘记了报仇的大事。皇上又问所有的陵墓究竟如何。张焘并不回对。只说道。万世之后。也不可忘了这个反贼的仇。皇上听了。心里也很悲伤。秦桧很忌他。就把他贬出去。做成都的知府。
  
  十八、【张浚手书】
  张浚奏对。每言仇耻。病革手书。以示二子。
  【原文】
  宋张浚知枢密院。迁右仆射。每奏对。必言仇耻之大。反覆再三。志在恢复。终身不主和议。故先后为秦桧汤思退所中伤。病革时。手书示二子栻枃。其略曰。吾为国相。不能恢复中原。雪祖宗之耻。即殂、不当葬我先人墓左。葬我衡山、足矣。数日卒。赠太师。谥忠献。
  
  魏国公有补天浴日之功。其所引拔皆人望。一时号小元祐。若虞允文、汪应辰、王十朋等名臣。吴玠、吴璘、刘锜等名将。皆其所荐。孝宗且倚如长城焉。吾录其终身不主和议。以不恢复中原为耻者。
  
  【白话解释】
  宋朝的张浚。先做知枢密院的官。后来又升了右仆射的官。当他朝着皇帝奏对的时候。一定说、对金国人仇耻的重大。反覆再三的说。他的志愿。要想恢复中原。报雪祖宗的羞耻。终身不肯讲和议。所以先给秦桧妬忌。后来又被汤思退中伤。当他生病得非常厉害的时候。亲笔写了手书给两个儿子。一个名张栻。一个名张枃的。手书里面大略说。我做了宰相。可是不能恢复中原地方。昭雪祖宗的羞耻。我死了以后。不应当把我葬在祖坟的旁边。把我葬在衡山就够了。过了几天死了。皇上封赠太师官。谥法叫忠献。
  
  十九、【叶颙赧赏】
  叶颙正简。耻曰羡余。不增田亩。不益先庐。
  【原文】
  宋叶颙、绍兴初进士。知常州。或劝其献羡余。当得美官。颙曰。名为羡余。非重征。则横敛也。以利易赏。心实耻之。后官至宰相。识大体。抑侥倖。服食僮妾。不改其旧。服官二十年。临终仅有地一亩。卒谥正简。林光朝以诗哭之云。传家惟俭德。无地着楼台。人以为实录。
  
  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惟至财色两大关头。每腼颜以丧其人格者。不可胜数。而财尤甚于色。此君子三戒。所以终于戒之在得也。况以重征横敛为羡余乎。况以羡余图侥倖乎。叶颙特抑之。可以风矣。
  
  【白话解释】
  宋朝有个叶颙。是绍兴初年的进士。在常州地方做知州。有人劝他把地方上赋税的盈余、献了上去。得到了上官的欢心。可以做一个美缺的官了。叶颙说道。名义上说是盈余。实际上不是重复的征收。那就是横暴的敛取了。用了利去掉换赏格。我的心里是很羞耻的。后来叶颙的官做到宰相。他的为政识得大体。抑止侥倖求进的人。他做了宰相以后。穿的吃的。和服侍他的僮仆婢妾。一切不改从前的态度。做了二十年的官。到了死的时候。只有一亩的地。这也就可以晓得他生平的廉洁清白了。死了以后。谥法叫做正简。当时有个林光朝做了一首诗去哭他。里面有两句说。传家惟俭德。无地着楼台。人家都以为这是真实的情形。
  
  二十、【处厚取迂】
  处厚慷慨。名重儒科。不迂为愧。守正无阿。
  【原文】
  宋滕处厚。少颖拔不凡。邃于春秋。名动场屋。议论慷慨。好言天下事。后调柳州马平步尉。再辟潭州甘泉酒库。兼帅幕。居官守正不阿。人称其迂。曰。迂、吾所自取也。终不以此易彼。予愧予之不迂也。有谓予迂者。披襟当之。其立论每如此。易箦不乱。谈笑赋诗而终。
  
  人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则生亦逍遥自乐。死亦谈笑自安。世之易箦不乱者。有几人哉。而人反以处厚为迂也。不亦异哉。吾恐迂之者。反躬自问。其去迂之资格尚远。适足为处厚所愧耳。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有个滕处厚。幼小就聪明超拔。和平常人不同。对于春秋一经。有很深刻的研究。他的声名。振动了当时来赶考的一班人。他的议论很慷慨。喜欢说天下的大事。后来调到柳州马平地方去做步尉官。再调到潭州甘泉地方做管酒库的官。一方面兼着元帅署里的幕府。他的做官一味守正。不肯阿私。人家说他的做人太迂腐了。他说。迂腐是我自己取得的。终究不肯把这个迂腐丢了。去换那个不迂腐。我还羞愧我的不能迂腐呵。有人来说我迂腐的。我就披开胸襟承受这个称呼了。他的立论每每是这样。临死的时候。心里一些也不乱。口里谈笑着。并吟着诗句死的。
  
  二十一、【元定衾影】
  元定八岁。已能咏吟。行不愧影。寝不愧衾。
  【原文】
  宋蔡元定生而颖悟。八岁能诗。日记数千言。及长。登西山绝顶。忍饥咬荠以读书。闻朱熹名。往师之。熹叩其学。大惊曰。此吾老友也。不当在弟子之列。韩侂胄设伪学之禁。被谪道州。贻书训其子渊沉曰。独行不愧影。独寝不愧衾。勿以吾得罪懈其志。卒赐谥文节。
  
  文节公衾影无惭。盖由幼时得牧堂老人之庭训。且以程氏语录、邵氏经世、张氏正蒙。谓为孔孟正脉。以授之耳。所著洪范解大衍详说、律吕新书、八阵图说。朱子为之序。皆行于世。学者称西山先生。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有个蔡元定。生下来就很聪明。颇有悟性。八岁的时候就能够做诗。每天记熟了几千个字。到了长大。上了西山的最高顶。忍了饥饿。吃着荠菜。这样的读着书。后来听到了朱夫子的声名。就去拜他为师。朱夫子叩问他的学问。大惊说道。像你这样的学问。就是我的老朋友了。不应当在弟子的班里的。韩侂胄定了伪学的禁令。蔡元定就被贬官到道州去。他写了一封信。教训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名叫蔡渊。一个名叫蔡沉的说。凡是一个人。要在独自行路的时候。对着自己的影子。也没有一些儿惭愧。独自睡着的时候。对着床里的被头。也没有一些儿惭愧。你们不要为了我得罪的缘故。以致懈怠了你们的志向。他死了以后。谥法叫做文节。
  
  二十二、【陈亮避曾】
  陈亮言事。耻受荣襃。避见曾觌。踰垣而逃。
  【原文】
  宋陈亮诣阙上书。极言时事。帝将官之。亮笑曰。吾欲为社稷开数百年之基。岂用以博一官乎。曾觌闻欲见焉。亮耻之。踰垣而逃。尝曰。研穷义理之精微。辨析古今之同异。则于诸儒诚有愧也。若推倒一世之智勇。拓开万古之心胸。自谓差有一日之长。卒谥文毅。
  
  陈亮自幼颖异。才气超迈。议论风生。下笔数千言立就。志存经济。其上书斥王安石。言及西北两边。至使内臣经画而豪杰耻于为役等言。孝宗赫然震动。将擢用之。耻而不受。且渡江即归。矧曾觌乎。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陈亮到了皇帝的殿里。上了一封书。书里面竭力说着国家的时事。皇帝就想封他官。陈亮笑着说。我的本意。要想给国家开了数百年的基业。那里是为了换一个官来做呢。曾觌得知了他这样高尚的品行。要想去见他。陈亮觉得很羞耻。不愿见面。就跳过墙逃了。他常常说。研究义理的精微奥妙。辨析古今以来同不同的地方。我对着这一班读书人。的确有些惭愧。可是推倒一世的智勇。拓开万古的心胸。这些事、我自己以为似乎略有微长呵。陈亮死了以后。他的谥法叫做文毅。
  
  二十三、【虎臣辱贾】
  宋郑虎臣。为父雪耻。令唱舆歌。似道愧死。
  【原文】
  宋郑虎臣为会稽县尉时。奉遣监押贾似道之贬所。虎臣为其父尝为似道所辱。欣然而行。似道时居建宁开元寺。侍妾尚数十人。虎臣悉屏去。暴似道行烈日中。令舆父唱杭州歌谑之。每名叱似道。窘辱备至。似道知不免。遂自服毒死。虎臣曰。好教汝恁自为之。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则辱人者人有不辱之乎。敬其父则子悦。辱其父则子何如乎。以贾似道之权贵一时。而卒受舆父歌谑之辱。在虎臣固善于为父雪耻。而似道亦宜鲜克有终也。
  
  【白话解释】
  宋朝的郑虎臣。做会稽县尉的时候。奉了朝廷里的差遣。监押了贾似道到贬官的地方去。郑虎臣因为他的父亲。曾经给贾似道羞辱过的。所以他奉了命。就欢天喜地的去了。这个时候。贾似道住在建宁地方的开元寺里。他身边侍奉的小老婆。还有几十个。郑虎臣到了那里。就叫把侍奉他的人尽数去了。把贾似道晒在很猛烈的太阳里走路。叫轿夫们唱着杭州歌儿取笑他。每每叫着贾似道的名字。凡是可以羞辱他的事。无所不至。贾似道到了这般地步。晓得是不可免的了。于是就服了毒死了。郑虎臣说。好教你自己这般做呵。
  
  二十四、【如雷耻举】
  宋李如雷。贝溪逸士。元号不题。耻学举子。
  【原文】
  宋李如雷每爱贝溪山水之奇。结庐于其上。自号贝溪逸士。少与奎龙友善。时衡阳郡建石鼓书院。欲得士。有司以如雷奎龙往。宋祚移。遂隐居力学。平生所为诗文甚富。独耻学举子业。尝曰。予亦宋之遗老也。虽未委质。而忍事异姓乎。凡所作。直纪岁。不题元号。
  
  贝溪逸士之耻德、尚矣。富于诗文。不学举子业。一也。虽未委质。不忍事异姓。二也。直纪岁建。不题元年号。三也。以视夤缘求售。玷辱斯文。卖国求荣。屈身异族。恬然不知羞耻为何物者。霄壤自判矣。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有个李如雷。他喜欢贝溪地方山水的清奇。就在那儿造了一所草房子。自己取了一个别号。叫做贝溪逸士。他幼小时候。和奎龙很要好。这时候、衡阳府里造了一个石鼓书院。要访求读书的人。官厅里就举了李如雷和奎龙两个人去。后来宋朝亡了。李如雷就隐居了。用力读书。平生所做的诗文很多很多。可是很怕羞耻去做考试的功课。他常常说。我也是一个宋朝的遗老。虽然在当时没有做官。难道忍心去事奉别姓的君主吗。凡是他所做的诗文。只纪着年岁的甲子。不题元朝的年号。
  
  【绪余】
  孔子曰。知耻近乎勇。王曾曰。知耻者、可以行人之所不能行。任人之所不能任。万不至冒贡非几。为奸盗诈伪。自取亡身辱亲。败家亡国者也。夫八德而以耻字终之。是耻居八德之终。实全八德之道。如子不孝于亲。弟不恭其兄。可耻之甚也。不忠不信。无礼无义。临财苟得。临难苟免。不尤耻之又甚乎。夫士为四民之首。而不知耻自爱以爱人。恶在其为士乎。果能立心坚贞。守身圭璧。暗室不敢欺其心。仰不愧。俯不怍。不难为天地之完人。而圣域贤关。亦不难入也。  

 

三集卷八 《二十四耻》  - 见龙在田 - 见龙在田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