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延举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二十四信》(1)  

2012-08-09 12:46:08|  分类: 佛教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集卷四 《二十四信》 

  信篇
  
  一、【展禽轻鼎】
  周鲁展禽。不假岑鼎。君请言之。弃信不肯。
  【原文】
  周鲁展禽、名获。字季。居柳下。齐攻鲁。求岑鼎。鲁君以他鼎往。齐侯反之。曰、必令柳下季来言。吾信之。鲁君请于季。对曰。君之欲以为岑鼎也。以免国也。弃臣之信。以免君之国。亦臣之所难也。公乃以真岑鼎往。
  
  鲁君之以他鼎与齐。为重鼎也。然国之不存。鼎亦何有。欲免其国。复免其鼎。二者不可得兼。柳下惠若言之。则既免其国。又免其鼎。似可一举两全。乃以不肯弃信为辞。其直道事人可见矣。
  
  【白话解释】
  周朝时候。鲁国里有一个展禽。名叫获的。表字叫做季。住在柳下的地方。所以人家把他叫做柳下季。有一年、齐国里的人来攻打鲁国。要求那一只宝器岑鼎。鲁国里的国君。就把别的鼎送了去。齐侯把这只假岑鼎回了转来。并且说道。一定要叫柳下季来说、这是真的岑鼎。我才相信了。鲁国的国君就向柳下季那儿去请求。柳下季就对答道。我君上所以要把假岑鼎充作真岑鼎。是因为要避免国家的灾祸。可是丢掉了我的信用。来避免我君上国家的灾祸。这也是我所为难的呵。鲁公听了。才把真的岑鼎送到齐国里去。
  
  二、【季札挂剑】
  延陵季子。不负初心。徐君已死。挂剑坟林。
  【原文】
  周吴季札、封于延陵。故号延陵季子。聘鲁。过徐。徐君好季子剑。口不敢言。季子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及反。徐君已死。解剑。挂其冢树而去。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始吾已心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
  
  人之所贵者心。言者、心之声也。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季札之赠徐君以剑。未有言在先也。况徐君已死乎。乃竟割爱。挂剑于墓树而去。且曰始吾已心许之。岂以死背吾心哉。落落两言。千古不朽矣。
  
  【白话解释】
  周朝时代。吴国里有一个公子。名叫季札的。因为封在延陵地方。所以大家称呼他叫做延陵季子。他奉了吴国国君的命令。聘到鲁国里去。路过徐国地方。徐国的国君心里很喜欢延陵季子身上挂着的一口宝剑。可是嘴里不敢说。延陵季子的心里也知道了。但是为了要出使到上国去。所以不能够献上。等到延陵季子回转来。又路过徐国的时候。徐国的国君已经死了。延陵季子就把这口宝剑解了下来。挂在徐君坟里的树枝上去了。跟随他的人说。徐君已经死了。你还把这口剑给那个呢。延陵季子道。以前我的心里。已经答应把这口剑送给徐君了。那里可以因为徐君死了。来违背我自己的心呢。
  
  三、【魏斯冒雨】
  文侯魏斯。与虞人期。冒雨而往。身自罢之。
  【原文】
  周魏斯、本为晋大夫。威烈王廿三年。命为诸侯。是为魏文侯。尝与虞人期猎。是日饮酒乐。天雨。文侯将出。左右曰。今日饮酒乐。天又雨。公将焉之。文侯曰。吾与虞人期猎。虽乐、岂可无一会期哉。乃往。身自罢之。
  文侯之德尚矣。当韩借师于魏以伐赵。则曰赵、兄弟也。不敢闻命。赵借师于魏以伐韩。对亦如之。二国皆怒。后知其讲于己也。皆朝于魏。观其当乐不忘期。冒雨而赴野。于虞人且如此。况兄弟乎。
  
  【白话解释】
  周朝时候有一个魏斯。本来是做晋国里的大夫官的。在周朝威烈王二十三年的时候。才命他做魏国的诸侯。就是后来叫做魏文侯的是了。有一次、魏文侯和那职掌苑囿田猎的虞人。约下了日期去打猎。到了约定日期的那一天。魏文侯喝酒喝得很欢乐。天又下着雨。魏文侯将要出去了。他左右的人说。今天喝酒喝得很欢乐。天又下着雨。请问国君将要到什么地方去呢。魏文侯道。我以前和虞人约下了日期打猎。虽然喝酒喝得很欢乐。那里可以丢掉会期呢。就出去、亲自打罢了猎才回来的。
  
  四、【季布一诺】
  季布平生。不负人托。黄金百斤。不及一诺
  【原文】
  汉季布、无二诺。为河东太守时。诋曹邱生于窦长君。曹邱生请见曰。楚人谚云。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足下何以得此声于梁楚间哉。且仆楚人。足下亦楚人。何拒仆之深也。布大悦。厚赠之。由是名益著。
  
  子路无宿诺。恐其偶忘失信。故不敢宿诺也。季布无二诺。盖其言必有信。故不至二诺也。无宿诺难。无二诺则更难。黄金百斤之重。尚不及其一诺。其一诺之重可知矣。子路之后。当首屈一指。
  
  【白话解释】
  汉朝初年间的时候。有一个姓季名叫布的。生平对人家请求他的事情。只有一次应许、就给人家办好。从来没有等到第二次应许才做的。在河东地方做太守官的时候。在窦长君那儿、说着曹邱生的坏话。曹邱生就去求见季布。说道。楚地方的俗语说、得到了一百斤的黄金。不如得了季布的一声应诺。你怎么能够在梁楚地方。得到这种名声呢。况且我是一个楚人。你也是一个楚人。为什么要这样地拒绝我得很呵。季布听了非常欢喜。就把很丰厚的物品。送给曹邱生。从此以后。季布的名望。愈加大了。
  
  
  五、【刘平期贼】
  刘平避乱。贼欲烹之。乞归食母。诣贼不欺。
  【原文】
  汉刘平、扶母避乱。出求食。逢饿贼。将烹之。平叩头曰。今为母求菜。愿得归食母。还就死。贼哀而遣之。平还。食母讫。禀曰。与贼期。义不可欺。遂诣贼。众大惊。相谓曰。尝闻烈士。今乃见之。子去矣。吾不忍食子。遂得全。
  
  平之将烹也。哀求饿贼。愿归食母。还就死。贼哀而遣之。是其孝之化贼也。既食母竟。禀明而诣贼。贼义而还之。乃其信之化贼也。孰谓盗贼尽丧其天良哉。孰谓盗贼终不可化哉。亦自问德行何如耳。
  
  【白话解释】
  汉朝时候。有一个人姓刘、名字叫做平的。扶了他的母亲逃难。有一天、出外去寻求食物。遇见了一班饥饿的强盗。就要把他煮熟着吃了。刘平叩着头说道。现在我为了母亲去寻些野菜。让我把那野菜给母亲吃了。再回过来就死。强盗们听了。也很可怜他。就把他放了。刘平回到家里。把野菜给他的母亲吃了。禀告他的母亲道。儿子和强盗们约下了。是不可以欺骗他们的。就到了强盗那里。强盗们看见了。大大的吃了一惊。大家互相说道。从前听见人家说烈士。现在才眼见到了。你去吧。我们是不忍来吃你的呵。于是才得保全了性命。
  
  六、【郭伋亭候】
  郭伋归早。止于野亭。候期乃入。不欺童龄。
  【原文】
  汉郭伋、字细侯。茂陵人。为并州守。素结恩德。后行部至西河。童儿数百。各骑竹马。迎拜于道。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计日告之。既还。先一日。伋恐违信。遂止野亭。候期乃入。上以贤良太守称之。年八十六卒。
  
  以太守之尊。与竹马童儿道旁偶语。乃以不肯失信于儿童。先归一日。宁止野亭以候期。可谓信之至矣。虽守信不仅在然诺间。而即此小事推之。其开布大信可知。宜其有数百童儿迎拜之雅事也。
  
  【白话解释】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后来因为巡视部下所属的。到西河地方去。有几百个小孩子。各人骑了一根竹竿做的马。在道路上迎着郭伋朝他拜着。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既然回来。可是比较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恐怕失了信。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光武皇帝称赞他是个贤良太守。后来郭伋的年纪。到得八十六岁才去世的。
  
  七、【朱晖许堪】
  朱晖信心。以待知己。张堪既亡。赡其妻子。
  【原文】
  汉朱晖、字文季。蚤孤。有气节。张堪于太学中见之。甚喜。把臂语曰。欲以妻子托。晖不敢对。及堪亡。妻子贫困。晖自往候视。厚周之。晖子撷问曰。大人不与堪为友。何忽如此。晖曰。堪尝有知己之言。吾已信于心也。
  
  许止净谓古人于一面之交。一言之托。终身不忘如此。无他、重自心之信义。轻身外之货财耳。按晖又尝与陈楫交善。楫蚤卒。有遗腹子友。及南阳太守召晖子骈为吏。晖辞骈而荐友焉。附录以志之。
  【白话解释】
  汉朝时候。有一个姓朱名叫晖的。表字叫做文季。老早的就没有父亲了。可是他的做人。却很有气节。有一个名叫张堪的人。在太学里见到了他。非常的欢喜。就把着朱晖的手臂对他说。我想把妻子拜托着你照管。朱晖听了这句话。因为责任很重大。所以不敢对答。等到张堪死了。家里妻子们穷苦得很。朱晖就亲自去看望。并且很丰厚地周济他们。朱晖的儿子名叫朱撷的问道。父亲往日不曾和张堪做着朋友。为什么忽然这样的周济他们呢。朱晖说。张堪曾经说过知己的话。我的心里。已经相信他是我的朋友了。
  
  八、【张劭待式】
  张劭信友。必不失期。二年以后。鸡黍候之。
  【原文】
  汉张劭、与范式游太学。告归。式曰。后二年某日。过拜尊亲。届期。劭告母。具鸡黍候之。母曰。千里约言。尔何信之审耶。劭曰。巨卿信士。必不失期。是日果至。后劭临终。谓妻曰。范巨卿可托。劭卒。式为营葬。护至临湘。
  
  距千里之遥。积二年之久。定一日之期。无怪劭母之未敢信之也。而劭则信之深。可为式之知己。亦由式之信德。足以孚之耳。卒能如其约。省其亲。后复葬其身。护其眷。劭之信知己。可谓至矣尽矣。
  
  【白话解释】
  汉朝时候。有两个很重信义的朋友。一个叫做张劭。一个叫做范式。两个人同住在太学里头读书。张劭要回家去的时候。范式对他说道。后两年的某一天。我要到府上来拜见你的尊亲。后来到了这个时期。张劭告知了他的母亲。杀了鸡。备了饭。等候范式到来。他的母亲说。远远地隔开了一千里路的期约。来不来是不得一定的。你为什么这样的相信呢。张劭说。范巨卿是一个有信义的人。必定不失期约的。到了这一天。范式果然来了。后来张劭将要死的时候。对他的妻子说。范巨卿是可以付托的。张劭死了。范式替他经营丧葬。一直保护他们到了临湘地方。
  
  九、【韩康卖药】
  韩康卖药。不二其价。女子皆知。避名山下。
  【原文】
  汉韩康、字伯休。卖药长安市。口不二价。三十余年。时有女子买药。康守价不二。女子怒曰。公是韩伯休耶。乃不二价。康叹曰。我本避名。今女子皆知。何用药为。遂隐霸陵山中。屡征不起。桓帝聘之。中道遁去。
  
  口不二价。三十余年。女子皆知其名。其言必信、为何如耶。今之经商者。自夸真不二价。童叟无欺。独不及女子。若遇佼好妇女。辄选其货以诱之。廉其价以悦之。以视韩伯休。其亦有愧于中否。
  
  【白话解释】
  汉朝时候有一个人。姓韩单名叫一个康字的。他的表字叫做伯休。在长安地方的市面上卖着药。口里不说两样的价钱。这样地卖了三十几年。有一次、有一个女子向他来买药。韩康守着价值不肯让价。那个女子生了气。说道。你难道是韩伯休吗。为什么不二价呵。韩康听了。叹着一口气说道。我本来因为了要避去名声。所以做着卖药的。现在连女子们也晓得我了。还要做什么卖药的生活呢。就在霸陵山里的地方隐下了。朝廷里屡次去征召他。他也不肯出去。桓帝用了礼物去聘请他出来。他到了半路里。竟暗暗地逃走了。
  
  十、【陈寔期行】
  陈寔与友。预订行期。日中不至。舍而去之。
  【原文】
  汉陈寔、与友期行。过期不至。舍去之。时元方七岁。立门外。友至。问尊君在否。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怒曰。非人哉。与人相期。委而去。元方曰。君与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则是无信。对子骂父。则是无礼。友惭谢。
  
  史称公行成乎身而道训天下。故凶邪不能以权夺。王公不能以贵骄。所以声教废于上。而风俗清乎下也。陈公道高德厚。今古同钦。子元方亦以至德称。即此一事观之。亦足见家教之莫及也。
  
  【白话解释】
  汉朝时候有一个高士。姓陈名叫寔的。有一次、和他的朋友约定了同走。过了约定的时期。他的朋友还没有到。陈寔就不等朋友。独自去了。那时候、他的儿子叫陈元方的、年纪才只得七岁。立在门外。忽然陈寔的朋友来了。就问陈元方道。尊大人在不在家里。陈元方回答道。等候尊驾好久不到。已经独自去了。陈寔的朋友生了气说。这个不是人呵。和人家约定了。又把人家丢了。独自去了吗。陈元方道。尊驾和家严约定。是在正午的时候。到了正午不来。这是没有信。对了人家儿子。骂他的父亲。这是没有礼。那个朋友听了这一番话。觉得很惭愧。就谢了罪去了。
  
  十一、【卓恕辞恪】
  卓恕辞恪。某日复来。届期果至。樽酒相陪。
  【原文】
  吴卓恕、尝还会稽。辞太傅诸葛恪。恪问何日复来。恕言某日。至日。恪为主人。停不饮食。欲以须恕。宾客咸曰。会稽建康。相去千里。道阻江湖。风波难期。俄而恕至。一座皆惊。宾主酬酢。尽欢而散。
  
  恕与范式略同。而恕较甚于式。恪之信恕。亦更甚于劭。盖式则自约期于劭。恕则因恪问而率尔对以期。劭则仅告母具鸡黍以俟之。而恪且延宾客。停饮食以待之。其知之深也。实以其信之笃也。
  
  【白话解释】
  三国时候。吴国里有一个姓卓名叫恕的人。有一次、要回到会稽的地方去。因此到那做太傅官名叫诸葛恪的面前去辞行。诸葛恪就问卓恕。什么时候可以再来。卓恕说。就是某日来吧。到了这一天。诸葛恪备了酒席。自己做着主人。停着杯筷不喝不吃。要等卓恕到来。许多客人大家都说。会稽地方到这里建康。相隔有一千里路的远。并且路上又隔着江呀、湖呀。水面上有了风波。这是很难预定的。过了一忽儿。卓恕果然到了。满座的宾客们都非常的惊异。于是主人敬客人们的酒。客人们也回敬主人的酒。大家极尽了欢乐才散去的。
  
  十二、【羊祜推诚】
  羊祜推诚。视敌如友。拒绝谲言。饮以醇酒。
  【原文】
  晋羊祜、字叔子。镇襄阳。与吴将陆抗接境。每交兵。克日方战。不为掩袭之计。将帅欲进谲计。祜辄饮以醇酒。使不得言。抗遗祜酒。祜饮之不疑。抗疾。祜馈以药。抗即服之。人多谏抗。抗曰。岂有酖人羊叔子哉。
  
  古云。兵不厌诈。乃羊祜之遇陆抗。战必克期。不为掩袭。有进谲计者。饮以醇酒。使不得言。故敌将服其药而不疑。敌国军民。闻其丧而罢市巷哭。其信之孚及敌人。伊古以来。除叔子外。更无有二。
  
  【白话解释】
  晋朝时候有一个名将。姓羊名叫祜的。表字就叫叔子。带了军队。在襄阳地方镇守着。那个地方是和吴国里将军名叫陆抗的境界。是两相毗连的。他们两边的军队、每次交锋动兵。一定要预先约定了日期才开战。不用暗地里袭取的计划。凡是军队里将帅、要进献奇谲的计策。羊祜每每给他喝那很厚味的酒。使他不能够说。陆抗有时候送给羊祜的酒。羊祜丝毫没有疑虑的喝了。陆抗生了病。羊祜送给陆抗的药。陆抗也立刻吃下了。人家都劝陆抗不要服这个药。陆抗说道。那里会有毒死人的羊叔子呢。
  
  十三、【曹摅约囚】
  曹摅岁夕。纵囚归家。克日皆返。诚感靡涯。
  【原文】
  晋曹摅、为临淄令。狱有死囚。岁夕行狱。愍之。曰、新岁人情所重。岂不欲暂归家耶。囚泣曰。若得暂归。死无恨也。悉开出之。克日令还。掾吏固争。 摅曰。此虽小人。义不见负。自为诸君任之。至日。相率而至。并无遗者。
  
  许止净谓欧阳子论唐太宗纵囚、为不合正道。亦是通论。乃曹君已先为之。且天子有专赦之权。而县令无之。囚岂不知。何以相率而至。并无遗耶。是知无不可感之人。其不可感者。仍是感之未至耳。
  
  【白话解释】
  晋朝时候有个曹摅。做了临淄地方的县官。那县的牢狱里。有许多判了死罪的犯人。曹摅在年底边。到牢狱里去巡视。见着了这一班判死罪的囚犯。心里很可怜他们。就说道。过新年、在人情上是很重要的。你们难道不想暂时回到家里去吗。囚犯们都哭着说。偌若能够暂时回家。就是死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怨恨了。曹摅就尽数把他们放了出来。限了日期。叫他们回到狱里。属员们很固定地和他争执。曹摅说道。这班人虽然都是小人。可是用恩义待他们。不至于负义的。我就替诸位担当了这个责任好了。果然到了限定的日期。一班犯人。相率到来。并没有遗失了一个。
  
  十四、【何远一缣】
  南齐何远。操守清严。得一妄语。愿谢一缣。
  【原文】
  南齐何远、字义方。生平言不妄发。每语人曰。卿若得我一妄语。则谢君一缣。众共伺之。终莫能得。梁武帝践阼。封广兴男。为太守时。疾强富如仇仇。视贫细如子弟。豪右畏惮。公清第一。凡典郡所至。民为立生祠。
  
  疾富强如仇仇。视贫细如子弟。已为人情之所难。况言不妄发。得一语之寡。谢一缣之多。则伺之者必众。而竟不可得。世人每妄语。而苦不自觉耳。若以何远为法。每谢人一缣。或可以自知其妄乎。
  
  【白话解释】
  南北朝的时候。南齐朝有一个永不说谎话的人。姓何单名叫一个远字的。表字就叫义方。他的生平。不肯讲一句诳话。每每他对着别人说道。你倘若等候得了我的一句说诳的话。那末我就送你一疋好绢。许多人都很留心着等候他。可是终于得不到他的诳话。梁朝武帝做了皇帝之后。就封他广兴地方的男爵。当他做太守官的时候。他很恨那称霸一方的人。好象恨着仇人一样的。把那贫穷微贱的人。当着子弟们一样看待。所以地方上豪强的人们都很惧惮他。当时的公正清官。要算他是第一个了。凡是他做官所到的地方。百姓们都给他立着生祠。
  
  十五、【高允不妄】
  高允实对。愿受极刑。临死无妄。寿享遐龄。
  【原文】
  北魏高允、见世祖。直言国书与崔浩同作。且注疏多于浩。上大怒曰。此甚于浩。安有生路。太子曰。天威严重。允迷乱失次耳。允曰。臣罪应灭族。今已分死。不敢虚妄。臣以实对。不敢迷乱。世祖曰。贞臣也。宥之。
  
  许止净谓生死大事。自有定数。非推过于人。所能幸免。高公直陈己过。其初也、不肯听恭宗之言。其继也、宁死不敢作一妄语。故能身享遐龄。名重九鼎。於戏、可以风矣。
  
  【白话解释】
  南北朝的时候。北魏朝的崔浩为了修国史的事情。犯了死罪杀死了。这时候、有一个姓高名叫允的。去见世祖皇帝。直说着这国书是他和崔浩一同做的。并且自己所做的注疏。要比崔浩做的多。皇上听了大大的生气说道。照这样说来。你的罪名比崔浩还要大些。那里还有活路呢。太子在旁边替他解释道。因为他见了皇上的天威严重。所以他的说话迷乱失次了。高允就说道。做臣子的罪名应当灭族。现在已经是临死的时候。不敢讲虚妄的说话。我是实实在在地对答。并不敢迷乱的。世祖皇帝听了。称赞他道。你真是一个贞信的臣子。就赦了他的死罪。
  
  十六、【魏征妩媚】
  魏征妩媚。不肯面从。责上失信。应对从容。
  【原文】
  唐魏征、事太宗。尝责上失信于民。谏有不从。帝与语。辄不应。帝曰。应而后谏。何伤。征曰。昔舜戒面从。臣心知其非。而口应陛下。是面从也。岂稷契事舜之意。帝笑曰。人言魏征疏慢。我视之。更觉妩媚。正为此耳。
  
  先君谓魏郑公守正不阿。能回主意。太宗创业赖玄龄。守成赖魏征。故贞观之初。善政叠出。皆由征谏诤所致。尝曰愿使臣为良臣、毋使臣为忠臣。其绳愆纠谬。匡君不逮有如此。太宗以为人镜。信然。
  
  【白话解释】
  唐朝时候。有一个著名的贤宰相。姓魏。单名一个征字的。他在太宗皇帝朝里做官。曾经责问皇上。对百姓们有失信的事件。他每逢劝了皇上。皇上不肯听从。那末皇上对他讲话。他就总不答应。太宗皇帝说道。你答应了我之后。再来劝谏。又有什么关系呢。魏征说。从前舜帝警诫他人面子上的服从。现在做臣子的倘若心里明明晓得不是。但是口里却勉强答应皇上。这就是面子上的服从了。那里是稷契服事舜帝的初意呢。太宗皇帝就笑着说。别人家说魏征的做人疏慢。可是我看他的态度。越觉得妩媚可爱了。正是为了这些缘故呵。
  
  十七、【戴胄守法】
  戴胄为卿。守法诚荩。奏请改流。昭布大信。
  【原文】
  唐戴胄、为大理少卿时。太宗以选人多诈冒资荫。敕令自首。不首者死。有诈冒事觉。上欲杀之。胄奏据法应流。上曰。卿欲守法。使朕失信乎。对曰。敕者、出于一时之喜怒。法者、国家所以布大信于天下也。上从之。
  
  许止净谓法律可取消命令。命令不能抵触法律。虽君主立宪国皆然。吾国君主专制数千年。命令法律。几无区别。甚至天子之命令。可随时取消法律。惟戴胄能知法为重。敕为轻。可谓大法律家矣。
  
  【白话解释】
  唐朝时候。有一个姓戴单名叫胄字的人。做了大理寺少卿官的时候。太宗皇帝因为那些候选的官员。多半是假诈冒替了祖父的门荫、取得本身资格的。所以下一道敕令、叫那假诈冒替的人。先自己检举出来禀告。倘若不自己出来禀明的。就要办他死罪。后来有一件假诈冒替的事情发觉了。皇上就要把那个人杀死。戴胄因为是做着司法的官。就根据了法律奏上去。应该把这诈冒的人办了流配的罪名。皇上说。你要自己守法律。难道叫我失了信用吗。戴胄对答道。敕令是出于皇上一时的喜怒。法律是国家所以昭布大信于天下的。所以还是遵从法律为是。皇上就答应他了。
  
  十八、【宋璟责说】
  宋璟拒诬。许友偕死。张说实言。魏免弃市。
  【原文】
  唐宋璟、居官鲠直。张易之诬魏元忠有不臣语。引张说为验。将廷辩。说惶遽。璟谓曰。名义至重。不可陷正人以求苟免。若不测者。吾且叩阁救。将与子偕死。说感其言。以实对。元忠免死。璟累拜广平郡公。以寿终。
  
  许止净曰。易之欲诬元忠。引张说为证。许以美官。说既许之矣。后因璟责以大义。许以共死。乃不得不以实对。人贵有直友如此。然璟六子皆显贵。而说子俱受诛戮。殆本原心地。终有不同者耶。
  
  【白话解释】
  唐朝时候。有一个出名的好宰相。他姓宋。单名叫一个璟字的。做官很是正直无私。那时候有个姓张名叫易之的。要诬害魏元忠、说他有违反朝廷的话。引了张说假做见证。暗地里允许张说做了这个见证。就给他做一个美缺的官员。张说是已经答应张易之了。后来将要在朝廷上质对。张说惶恐得很。宋璟就对张说说道。一个人的名誉和义气。是很重要的。不可去陷害了正直的人。希图自己苟免。你倘若有了个不测。我就到皇帝面前来救你。和你一同死罢了。张说感悟了、听从宋璟的话。就把实在情形奏对。魏元忠因此得免了死。宋璟后来封做广平郡公爵。并且享了高寿才去世。
  
  十九、【子仪见酋】
  子仪诚信。免胄见酋。回纥罗拜。福备九畴。
  【原文】
  唐郭子仪、赏罚必信。回纥入寇。子仪使李光瓒说之。回纥曰。郭公在此。可得见乎。子仪将出。左右曰。戎狄野心。不可信。子仪曰。虏众数十倍。今力不敌。吾将示以至诚。乃免胄见其酋。回纥舍兵下拜。曰、果吾父也。
  
  先君谓汾阳王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疾。上尊为尚父、而不以宠辱为心。故身立三朝。执掌强兵。程鱼谗谤百端。上终不信。最难得者。回纥服其诚。承嗣拜其使。非至诚待人。焉能如此。
  
  【白话解释】
  唐朝有个大富大贵多男多寿封做汾阳王的。名字就叫郭子仪。他行赏罚是很信实的。有一次、回纥国进兵到中国来。郭子仪就差了一个李光瓒去对他们讲。叫回纥好好的自己退兵。回纥人说。郭公既然在这里。可以让我们大家见见面吗。郭子仪就要出去给他们一见。左右的人说。外国戎狄的野心。那里可以相信呢。郭子仪说。他们的军队。比较我们多几十倍。现在照力量上讲。是打他们不过的。所以我将对他们表示一种至诚。就脱去临阵的盔帽。出去见他们的魁帅。回纥人就把兵器都放下了。大家拜着说。果然是我们的郭爷爷呵。
  
  二十、【道琮觅殡】
  道琮觅殡。恸诸汪洋。波中湓沸。得尸还乡。
  【原文】
  唐罗道琮、上书忤旨。徙岭表。有同斥者。临终泣曰。独委骨异乡耶。琮曰。吾若还。终不使君独留此。瘗路左而去。后赦归。会霖潦。失殡处。琮恸诸野。波中忽若湓沸。琮曰。若尸在。可再沸。祝已。水复涌。乃得尸。携还乡。
  
  道琮以同斥者客死荆襄。临终悲感。乃以吾若还、终不使君独留此慰之。后遇赦归。往求其殡。会潦失其处。乃恸诸野。信何至也。波中忽沸。祝之再沸。诚信所孚。水亦效灵矣。
  
  【白话解释】
  唐朝时代。有一个姓罗名叫道琮的人。因为上了一封奏章。忤了皇帝的意旨。就把他流配到广东岭南地方去。有一个同流斥去的人。当那临死的时候。哭着说道。我竟孤零零地把尸骨抛在异乡了吗。罗道琮就说道。我倘若有一日能够回去。终不叫你独自留在这里的。就把这个人埋葬在路的左边去了。后来罗道琮遇着赦免、要回家乡。刚刚逢着了霖雨。路上的水积得很多。找不到殡葬的所在了。罗道琮就在郊野里大大的恸哭着。水波里忽然像涌沸的样子。罗道琮因此祝告道。若是尸骨在这里。可再涌沸一下。祝告完了。果然水又涌沸起来。于是就寻到了尸骨。带回到家乡。
  
  二十一、【曹彬激诚】
  曹彬守诫。称疾保民。江南城下。不杀一人。
  【原文】
  宋曹彬、下江南。太祖曰。城陷之日。慎无杀戮。城垂克。彬忽称疾。诸将问之。彬曰。余病非药所能愈。惟诸公诚心自誓。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则自愈。诸将共焚香为誓。明日城陷。兵不血刃。李煜归降。复待以宾礼。
  
  曹彬下江南。不杀一人。为千秋佳话。故君子谓彬为第一良将。盖由其信守太祖诫语。尤恐兵将未能信守。故称疾不视事。以激使尽诚。古称三世为将。道家所忌。若彬之为将。正可广作功德。何忌焉。
  
  【白话解释】
  宋朝初年间第一个良将。姓曹名叫彬的。奉命去攻打江南、就是五代时候十国里头的一国、叫做南唐国的。太祖皇帝对曹彬说。城池攻下的时候。千万不可杀戮平民百姓。后来曹彬在城头将要攻破的当儿。就推说有病了。许多将士们都去问候他的病。曹彬就对他们说。我的病不是吃药可以医治的。只要诸位很诚心的、各自发一个誓。攻破城池的那一天。决不乱杀一个人。这样做、我的病就可以完全好了。许多将士们于是大家焚了香。发了誓。到了第二天。城头攻破了。果然兵士的刀上。也没有沾着一点血迹。南唐国的君主叫李煜的来投降。又用待宾客的礼节对待他。
  
  二十二、【宗道实言】
  宗道忠实。不敢欺君。就酒家饮。竟如所云。
  【原文】
  宋鲁宗道、为谕德时。尝就饮酒肆。真宗使者及门。久之。宗道还。使者谓上怪公来迟。何以对。宗道答以实言之。曰。公当得罪。曰。欺君罪更大也。入谢曰。有故人来。臣家贫。无杯盘。故就酒家饮。帝以为忠实可大用。
  
  宗道拜参知政事。贵戚用事者皆惮之。目为鱼头参政。为人刚直。遇事敢言。不为小谨。许止净谓求忠实之臣。以不欺为标准。真宗可谓知人。而宗道不敢匿罪。竟得大用。所谓君子落得为君子。
  
  【白话解释】
  宋朝时代。有一个姓鲁名叫宗道的。做东宫的谕德官的时候。有一日、到酒铺子里去喝酒。真宗皇帝差了一个人。到他家里去叫他。等了好久的工夫。鲁宗道才回家来。皇帝差来的人说。皇上一定怪你来得太迟了。你把什么说话去对答呢。鲁宗道说。我就把实在情形说了。皇帝差来的人说。那末你就得了罪。鲁宗道说。欺骗皇上的罪名。比较起来更加大了。于是鲁宗道就到了皇帝那儿谢着罪。说、方才有一个老朋友来。做臣子的因为家里穷苦。没有备得杯盘。所以到酒铺子里去喝酒。真宗听了他这一番话。以为他这个人很忠信。可以大用。
  
  二十三、【蔡襄完愿】
  蔡襄完愿。移文感潮。子全母信。万安名桥。
  【原文】
  宋蔡襄之母方娠。过洛阳江渡遇风。舟将覆。闻空中曰。勿伤蔡学士。风浪顿息。时舟中姓蔡者惟一妇。因发愿云。若生子为学士。必造桥济渡。后生襄。以状元出守泉州。母促建桥完愿。襄几经艰难。卒成万安桥。
  
  洛阳江濒海。旧设海渡。每遇风。溺死无算。且水深莫测。潮汐频至。不得兴工。襄以为母完愿心切。乃移文而感海神。潮不至者八日。始得立石为梁。成此万安桥。於戏、子全母信。宜其真诚感动神明也。
  
  【白话解释】
  宋朝时代。有个蔡襄的母亲。在怀蔡襄孕的时候。坐了船去过洛阳江的渡。忽然遇着了很大的风。这只船将要遭到覆灭。正在这个大大危险的当儿。听得天空里说道。勿可伤蔡学士呵。骤然间一切的风浪都平静了。这时候、船里只有这一个妇人是姓蔡的。蔡襄的母亲于是就发了一个愿。说、倘若我生下来是个儿子。将来做了学士。我必定要在这个江渡头、造起一座大桥。去济渡这些来来往往的人。后来生了蔡襄。果然中了状元。出去到泉州地方做官。他的母亲就催促他造桥了愿。蔡襄经过了许多的艰难。终于造成了一座万安桥。
  
  二十四、【陈瓘自责】
  宋陈了翁。言不妄出。家人戏之。自责累日。
  【原文】
  宋陈瓘、字莹中。沙县人。自号了翁。其学出于邵氏。又常质于刘安世。故其说、理数兼推。闲居时、容止庄敬。言不苟发。一日、与家人语。家人戏问是实否。瓘退。自责者累日。曰、吾岂有欺于人耶。何为有此问也。
  
  了翁一生。容止庄敬。言不苟发。岂不足以使家人了了其言必有信。而家人特问是实否。固以戏之耳。了翁亦岂不了了其为戏问也。乃必自责累日。吾岂有欺于人。则其言无不信。为不可及也。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有个姓陈名叫瓘的人。表字就叫莹中。是沙县地方的人。自己起了一个别号。叫做了翁。他的学问。是从邵康节先生那里来的。又常常在刘安世那儿请教。所以他的学说。理和数是均推重的。他平日闲居的时候。容貌举止。都是很庄严恭敬。所有言语。一些儿也不乱发。有一天。他和家里的人说话。家里的人特地戏问他。这是真实的吗。陈瓘退出了以后。就自己责问着自己。这样的有好几天。他说道。我难道有欺骗于人家的事情吗。为什么遇着这种询问呵。
  
  【绪余】
  夫信、德之固也。说文。诚也。从人从言。会意。是知人言之不可不信也。言必有信。可以践交游之然诺。可以化伦类之猜嫌。可以孚州里蛮貊之心意。信、则民任焉。故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古帝王之治天下。上信下行。而人民崇之。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可以去兵。可以去食。而不可以去信。民无信不立。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