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龙在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八苦诗》   

2013-02-07 16:04:07|  分类: 佛教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草原雄鹰《佛教《八苦诗》》
佛教《八苦诗》

    佛教认为,世界一切皆苦,人生无事不苦。世间万物,一切有生有灭,故一切皆苦。人生从始至终充满了苦,苦分八种,即生、老、病、死、怨憎会(和不爱的事物或人会合、在一起)、爱别离(和可爱的事物或人离别)、求不得(欲望不能满足)、五蕴炽盛(一切身心的烦恼)。一句话叫"苦海无边"。人的一生当然也有欲求实现而享受到快乐的时候,但诸行无常,好景不长。一时之乐无非过眼云烟,到头来终成空幻,依然是苦。《八苦诗》对佛教所说的八苦作了形象的描述:

生 苦
业风吹识入胞胎, 狱户深藏实可哀。
每遇饥虚倒悬下, 频惊粗食压山来。
声闻到此心犹昧, 菩萨于中慧未开。
誓割爱缘生极乐, 华中产取玉婴孩。
老 苦
万事输人已退藏, 形骸自愧小康庄。
朱颜一去杳无迹, 华发新来渐有霜。
流泪暗思童稚乐, 见人空话壮年强。
宁知净土春长在, 不使身心昼夜忙。
病 苦
四大因时偶暂乖, 此身于计可安排。
残灯留影不成梦, 夜雨滴愁空满街。
自昔欢娱何处去? 只今痛苦有谁怀!
岂知极乐清虚体, 自在 白玉阶。
死 苦
识神将尽忽无常, 四大分离难主张。
脱壳生龟真痛绝, 落汤螃蟹漫慞惶。
其心狱户为囚侣, 束手幽关事鬼王。
何似花开亲见佛, 无生无灭寿难量。
爱别离苦
生离死别最堪伤, 每话令人欲断肠。
虞氏帐中辞项羽, 明妃马上谢君王。
泪深红海犹嫌浅, 恨远乾坤未是长。
诸上善人俱会处, 愿教旷劫莫分张。
怨憎会苦
苦事人情皆欲逃, 谁知夙业自相招。
有钱难买阎翁赦, 无计能求狱卒饶。
兵败张巡思作鬼, 身亡萧氏愿为猫。
何时得预莲池会, 积劫冤仇好共消。
求不得苦
穷达由来有夙因, 转生希望转因循。
扬帆屡见沉舟客, 挂榜偏伤落第人。
毕世耕耘难果腹, 频年纺织尚悬鹑。
乐邦衣食天然好, 不用区区更苦辛。
五阴炽盛
逼迫身心苦事多, 哀事无地可号呼。
肝肠断处情难断, 血泪枯时恨未结。
临海廿年持使节, 过关一夜白头颅。
何当净土修禅观, 寂照同时离有无。

【年代】:北宋
【作者】:柳永
【作品】:雨霖铃
【内容】: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
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晚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赏析一】

  此词为抒写离情别绪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词和有宋一代婉约词的杰出代表。词中,作者将他离开汴京与恋人惜别时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是宋元时期流行的“宋金十大曲”之一。起首三句写别时之景,点明了地点和节序。《礼记?月令》云:“孟秋之月,寒蝉鸣。”可见时间大约在农历七月。然而词人并没有纯客观地铺叙自然景物,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秋季,暮色,骤雨寒蝉,词人所见所闻,无处不凄凉。“对长亭晚”一句,中间插刀,极顿挫吞咽之致,更准确地传达了这种凄凉况味。这三句景色的铺写,也为后两句的“无绪”和“催发”,设下伏笔。“都门帐饮”,语本江淹《别赋》:“帐饮东都,送客金谷。”他的恋人在都门外长亭摆下酒筵给他送别,然而面对美酒佳肴,词人毫无兴致。接下去说:“留恋处、兰舟催发”,这七个字完全是写实,然却以精炼之笔刻画了典型环境与典型心理:一边是留恋情浓,一边是兰舟催发,这样的矛盾冲突何其类锐!这里的“兰舟催发”,却以直笔写离别之紧迫,虽没有他们含蕴缠绵,但却直而能纡,更能促使感情的深化。于是后面便迸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寥寥十一字,语言通俗而感情深挚,形象逼真 ,如在目前。真是力敌千钧!词人凝噎在喉的就“念去去”二句的内心独白。这里的去声“念”字用得特别好,读去声,作为领格,上承“凝噎”而自然一转,下启“千里”以下而一气流贯。“念”字后“去去”二字连用,则愈益显示出激越的声情,读时一字一顿,遂觉去路茫茫,道里修远。“千里”以下,声调和谐,景色如绘。既曰“烟波”,又曰“暮霭”,更曰“沉沉”,着色一层浓似一层 ;既曰“千里”,又曰“阔”,一程远似一程。道尽了恋人分手时难舍的别情。

  上片正面话别,下片则宕开一笔,先作泛论,从个别说到一般。“多情自古伤离别”意谓伤离惜别,并不自我始,自古皆然。接以“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句,则极言时当冷落凄凉的秋季,离情更甚于常时。“清秋节”一辞,映射起首三句,前后照应,针线极为绵密;而冠以“更那堪”三个虚字,则加强了感情色彩,比起首三句的以景寓情更为明显、深刻。“今宵”三句蝉联上句而来,是全篇之警策。成为柳永光耀词史的名句。这三句本是想象今宵旅途中的况味,遥想不久之后一舟临岸,词人酒醒梦回,却只见习习晓风吹拂萧萧疏柳,一弯残月高挂杨柳梢头。整个画面充满了凄清的气氛,客情之冷落,风景之清幽,离愁之绵邈,完全凝聚在这画面之中。这句景语似工笔小帧,无比清丽。清人刘熙载在《艺概》中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 ,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也就是说,这四句密不可分 ,相互烘托,相互陪衬,中间若插上另外一句,就破坏了意境的完整性,形象的统一性,而后面这两个警句,也将失去光彩。“此去经年”四句,改用情语。他们相聚之日,每逢良辰好景,总感到欢娱;可是别后非止一日,年复一年,纵有良辰好景,也引不起欣赏的兴致,只能徒增烦恼。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遥应上片“ 念去去”;“经年”二字,近应“今宵”,在时间与思绪上均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以问句归纳全词,犹如奔马收缰,有住而不住之势;又如众流归海,有尽而未尽之致。

  此词之所以脍灸人口,是因为它在艺术上颇具特色,成就甚高。早在宋代,就有记载说,以此词的缠绵悱恻、深沉婉约,“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这种格调的形成,有赖于意境的营造。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具体鲜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灸人口的千古名句。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