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龙在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孔子家语(注)》---五儀解第七(原文及翻译)  

2014-11-24 20:39:22|  分类: 儒家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儀解第七
  哀公問於孔子曰:「寡人欲論魯國之士,與之為治,敢問如何取之?」孔子對曰:「生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舍此而為非者,不亦鮮乎?」曰:「然則章甫絇履,(章甫冠也絇履履頭有鉤飾也)紳帶縉笏者,皆賢人也.」(紳大帶縉捶也笏所以執書思對命)孔子曰:「不必然也.丘之所言,非此之謂也.夫端衣玄裳,冕而乘軒者,則志不在於食焄;(端衣玄裳齋服也軒軒車焄辛菜也)斬衰管菲,杖而歠粥者,則志不在於酒肉.生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謂此類也.」公曰:「善哉!盡此而已乎?」孔子曰:「人有五儀,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賢人、有聖人,審此五者,則治道畢矣.」公曰:「敢問何如斯可謂之庸人?」孔子曰:「所謂庸人者,心不存慎終之規,口不吐訓格之言,(格法)不擇賢以託其身,不力行以自定;見小闇大,而不知所務,從物如流,不知其所執;此則庸人也.」公曰:「何謂士人?」孔子曰:「所謂士人者,心有所定,計有所守,雖不能盡道術之本,必有率也;(率猶行也)雖不能備百善之美,必有處也.是故知不務多,必審其所知;言不務多,必審其所謂;(所務者謂言之要也)行不務多,必審其所由.智既知之,言既道之,(得其要也)行既由之,則若性命之形骸之不可易也.富貴不足以益,貧賤不足以損.此則士人也.」公曰:「何謂君子?」孔子曰:「所謂君子者,言必忠信而心不怨,(怨咎)仁義在身而色無伐,(無伐善之色也)思慮通明而辭不專;篤行信道,自強不息,油然若將可越而終不可及者.此則君子也.」(油然不進之貌也越過也)公曰:「何謂賢人?」孔子曰:「所謂賢人者,德不踰閑,(閑法)行中規繩,言足以法於天下,而不傷於身,(言滿天下無口過也)道足以化於百姓,而不傷於本;(本亦身)富則天下無宛財,(宛積也古字亦或作此故或誤不著草矣)施則天下不病貧.此則賢者也.」公曰:「何謂聖人?」孔子曰:「所謂聖者,德合於天地,變通無方,窮萬事之終始,協庶品之自然,敷其大道而遂成情性;明並日月,化行若神,下民不知其德,睹者不識其鄰.此謂聖人也.」(鄰以喻界畔也
鮮----鲜xiān字从鱼从羊。“ 鱼 ”表示“鲜”的本义与“鱼”有关;“羊”意为“驯顺”,指古代贵族家的厨师们在厨师长的带领下像羊群中的每只羊专心吃草那样各司其职,整个厨师团队像羊群那样驯顺地劳作。“鱼”和“羊”联合起来表示“厨师团队熟练而顺畅地准备鱼宴”。本义:生鱼片的滋味。.《说文》:“鲜,鱼名。出貉国。”案:“貉国”之“貉”读mò
絇履-----qú lǚ即絇屦。有絇饰的鞋。
絇--qú1. 古时鞋上的装饰物。2. 用布麻丝缕搓成绳索。3. 网罟的别称。4. 古代量词,丝五两为一絇。5. 姓。
菲---[fēi]1. 花草茂盛,香气浓郁:~~,芳~。2. 碳氢化合物的一类,无色有光泽的结晶,可制染料、炸药等。
[fěi] 1. 微,薄:~才。~仪。2. 古代指芜菁一类的植物,花紫红色,可作菜用。
紳----绅 shēn,字从纟,从申。“申”意为“婚媾”。“纟”与“申”联合起来表示“作为已婚标志的丝制腰带”。本义:作为已婚标志的丝制腰带。中国古代服饰名。为古人深衣用大带束腰后,垂下的带头部分。
縉----缙jìn)(形声。从糸(mì),表示与线丝有关。晋声。本义:赤色帛)缙,帛赤色也。——《说文》
笏---[hù] (形声。从竹,勿声。本义:古代朝见时大臣所执的竹板,用以记事)
焄---焄 [xūn]1.香、臭气味:“~蒿凄怆,此百物之精也。”2.古同“熏”,熏炙。焄 [hūn]1.古通“荤”,葱蒜等有特殊气味的蔬菜。
歠----chuò饮,喝 歠,饮也。——《说文》歠,大饮。——《广韵》
闇----暗(形声。从日,音声。本义:昏暗)
伐----(会意。从人,从戈。甲骨文字形,像用戈砍人的头。本义:砍杀)自吹自擂,夸耀自己   通“阀”。功劳,功业
閑----闲xián )(会意。从门中有木。本义:栅栏)伦理道德的规范、界限
敷---[fū]  形声字,攵(pū)为形,旉(fū)为声。本意为施加、给予,引申为传布,又有涂抹等意。
     鲁哀公向孔子问道:“我想评论一下鲁国的人才,和他们一起治理国家,请问怎么选拔人才呢?”
       孔子回答说:“生活在当今的时代,倾慕古代的道德礼仪;依现今的习俗而生活,穿着古代的礼(儒)服。有这样的行为而为非作歹的人,不是很少见吗?”
        哀公问:“那么戴着殷代的帽子,穿着鞋头上有装饰的鞋子,腰上系着大带子并把笏板插在带子里的人,都是贤人吗?”
        孔子说:“那倒不一定。我刚才说的话,并不是这个意思。那些穿着礼服,戴着礼帽,乘着车子去行祭祀礼的人,他们的志向不在于食荤(他们就没有吃荤的想法);穿着用粗麻布做的丧服,穿着草鞋,拄着丧杖喝粥来行丧礼的人,他们的志向不在于酒肉(他们就没有吃酒肉的想法)。生活在当今的时代,却倾慕古代的道德礼仪;依现代的习俗生活,却穿着古代的儒服,我说的是这一类人。”
        哀公说:“你说得很好!就仅仅是这些吗?”
        孔子回答道:“人分五个等级,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贤人,有圣人。分清这五类人,那治世的方法就都具备了。”
  哀公问道:“请问什么样的人叫做庸人?”
  孔子说:“所谓庸人,他们心中没有谨慎行事、善始善终的原则,口中说不出有道理的话,不选择贤人善士作为自己的依靠,不努力行事使自己得到安定的生活。他们往往小事明白大事糊涂,不知自己在忙些什么;凡事随大流,不知自己所追求的是什么。这样的人就是庸人。”
  哀公问道:“请问什么是士人?”
  孔子说:“所谓士人,他们心中有确定的原则,有明确的计划,即使不能尽到行道义治国家的本分,也一定有遵循的法则;即使不能集百善于一身,也一定有自己的操守。因此他们的知识不一定非常广博,但一定要审查自己具有的知识是否正确;话不一定说得很多,但一定要审查说得是否确当;路不一定走得很多,但一定要明白所走的路是不是正道。知道自己具有的知识是正确的,说出的话是确当的,走的路是正道,那么这些正确的原则就像性命对于形骸一样不可改变了。富贵不能对自己有所补益,贫贱不能对自己有所损害。这样的人就是士人。”
  哀公问:“什么样的人是君子呢?”
  孔子说:“所谓君子,说出的话一定忠信而内心没有怨恨,身有仁义的美德而没有自夸的表情,考虑问题明智通达而话语委婉。他们遵循仁义之道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强不息。他那从容的样子好像很容易超越,但终不能达到他那样的境界。这样的人就是君子。”
  哀公问:“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是贤人呢?”
  孔子说:“所谓贤人,他们的品德不逾越常规,行为符合礼法。他们的言论可以让天下人效法而不会招来灾祸,道德足以感化百姓而不会给自己带来伤害。他虽富有,天下人不会怨恨(他富有天下却不积聚财富);他一施恩,天下人都不贫穷(他善于施惠让天下没有疾病贫穷)。这样的人就是贤人。”
  哀公又问:“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是圣人呢?”
  孔子说:“所谓圣人,他们的品德符合天地之道,变通自如,能探究万事万物的终始,使万事万物符合自然法则,依照万事万物的自然规律来成就它们。他们的光明如日月,教化如神灵。下面的民众不知道不理解他的德行,看到他的人也不知道他就在身边。这样的人就是圣人。”
公曰:「善哉!非子之賢,則寡人不得聞此言也.雖然,寡人生於深宮之內,長於婦人之手,未嘗知哀,未嘗知憂,未嘗知勞,未嘗知懼,未嘗知危,恐不足以行五儀之教若何?」孔子對曰:「如君之言已知之矣,則丘亦無所聞焉.」(君如此言已為知之故無所復言謙以誘進哀公矣)公曰:「非吾子,寡人無以啟其心,吾子言也.」孔子曰:「君子入廟,如右,登自阼階,仰視榱桷,俯察机筵,其器皆存,而不睹其人,君以此思哀,則哀可知矣.昧爽夙興,正其衣冠,(爽明也昧明始明也夙早興起)平旦視朝,慮其危難,一物失理,亂亡之端,君以此思憂,則憂可知矣.日出聽政,至于中冥,(中日中冥映中)諸侯子孫,徃來為賓,行禮揖讓,慎其威儀,君以此思勞,則勞亦可知矣.緬然長思,出於四門,周章遠望,睹亡國之墟,必將有數焉,(言亡國故墟非但一)君以此思懼,則懼可知矣.夫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君以此思危,則危可知矣.君既明此五者,又少留意於五儀之事,則於政治,何有失矣.」
啟----启(qǐ)会意。从户,从口。甲骨文字形,左边是手(又),右边是户(单扇门);用手开门,即开启的意思。后繁化加“口”,或省去手(又)而成“启”。本义:开,打开。启,开也。——《说文》
阼階-----zuò jiē 阼阶   东阶。
榱桷---- [cuī jué] 1.屋椽。
机筵----jī yán 几案和座席。机,通“ 几 ”。
昧爽夙興-----昧爽(1).拂晓;黎明。夙:早;兴:起来
冥----míng .(会意。小篆字形,从日,从六,冖( mì)声。日,太阳,日数十,十六日而月始亏,夏则也。本义:昏暗)   冥,幽也,夏六月也。——《说文》
緬----缅mian形声。从糸(mì),面声。本义:微丝。遥远
墟---xū(本作“虚”。形声。从土,虚声。本义:大土山)废址,故城
        鲁哀公说:“好啊!不是先生贤明,我就听不到这些言论了。虽然如此,但我从小生在深宫之内,由妇人抚养长大,不知道悲哀,不知道忧愁,不知道劳苦,不知道惧怕,不知道危险,我担心自己不能完全实行这五仪之教。该怎么办呢?”
  孔子回答说:“从您的话中可以听出,您已经明白这些道理了,我也就没什么可对您说的了。”
  哀公说:“如果没有先生您,我的心智就得不到启发。您还是再说说吧!”
  孔子说:“您到庙中行祭祀之礼,从右边(东)台阶走上去,抬头看到屋椽,低头看到筵席,亲人使用过的器物都在,却再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您会因此感到哀伤,这样就知道悲哀是什么了。您天还没亮就起床,衣帽穿戴整齐,清晨到朝堂听政,考虑国家是否会有危难,一件事处理不当,往往会成为国家混乱灭亡的开端,如果国君以此来忧虑国事,什么是忧愁您也就知道了。您太阳一出来就处理国家大事,直至午后,还要接待各国诸侯及子孙,还有宾客往来,行礼揖让,谨慎地按照礼法显示自己的威严仪态,如果国君因此思考什么是辛劳,那么什么是辛劳您也就知道了。缅怀远古,走出都门,周游浏览,向远眺望,看到那些亡国的废墟,可见灭亡之国不只一个,如果国君因此感到惧怕,那什么是惧怕您也就知道了。是这样,国君是舟,百姓就是水,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如果国君由此想到危险,那么什么是危险您也就知道了。您明白了这五个方面,又稍稍留意国家中的五种人,那么治理国家还会有什么失误呢?”
     哀公問於孔子曰:「請問取人之法.」孔子對曰:「事任於官,(言各當以其所能之事任於官)無取捷捷,無取鉗鉗,(鉗鉗妄對不謹誠)無取啍啍,(啍啍多言)捷捷貪也,(捷捷而不已食所以為貪也)鉗鉗亂也,啍啍誕也.(誕欺詐也)故弓調而後求勁焉,馬服而後求良焉,士必愨而後求智能者焉,不愨而多能,譬之豺狼不可邇.」(言人無智者雖性愨信不能為大惡不愨信而有智然後乃可畏也)
捷----(形声。从手,疌(jie声。本义:战利品)  捷,猎也。军获得也。――《说文》捷,疾也。――《小尔雅》
鉗----钳,qian形声。从金,甘声。本义:金属夹具(2)古刑具。束颈的铁圈  钳,以铁有所劫束也。——《说文》
誕----诞dàn (形声。从言,延声。本义:说大话)  诞,词诞也。――《说文》虚妄;荒唐   是言诞也。――《国语·楚语》。注:“虚也。”
愨----悫,què。悫,谨也。——《说文》
邇----迩,意为距离近,与“遐”反义。形声。从辵(chuò),尔声。本义:近
        鲁哀公请教孔子说:“请问先生怎么用人呢?” 
        孔子回答说:“用人(选取官员)要按这个人能够干好的工作来任命职务,不要那些急于进取的人,不要那些爱挟持、牵制人的人,不要那些能言善辩的人。急于进取的人多贪得无厌(贪多冒进),爱挟持牵制人的人就容易犯上作乱,能言善辩的人就容易怪诞(言语欺诈)不可信。所以说,使用弓箭,必须先调好弓弦才能要求弓箭射出去有力;驾驭马匹,必须先让它拉上车才能要求马的脚力好;用人也一样,选取官吏,必须先要求他诚实谨慎,然后才能要求他聪明能干。如果他们不忠厚,却足智多谋,那就像豺狼一样不可以接近了。” 
  哀公問於孔子曰:「寡人欲吾國小而能守,大則攻,其道如何?」孔子對曰:「使君朝廷有禮,上下相親,天下百姓皆君之民,將誰攻之?苟為此道,民畔如歸,皆君之讎也,將與誰守?」公曰:「善哉!於是廢山澤之禁,弛關市之稅,以惠百姓.」
苟---[gǒu] 1. 姑且,暂且:~延残喘。2. 马虎,随便:不敢~同。3. 如果,假使:~非其人。4. 姓。
畔---[pàn]1. 田地的界限。2. 边:河~。3. 〔~援〕横暴,跋扈,如“帝谓文王,无然~~。”亦称“畔换”、“叛换”。4. 古同“叛”。
雠-----chóu1. 校对文字:校~。2. 同“仇”。3. 同等:“史高与金安上……皆~有功”。4. 售,给价。5. 应对:~问(辩驳问难)。6. 古同“酬”,酬酢。
弛----chí1. 放松,松懈,解除:~张(“张”,拉紧弓弦;“弛”,放松弓弦,喻兴废、宽严、劳逸等)。2. 延缓:~期。
       鲁哀公请教孔子说:“我想让我的国家虽小却能保住,大了就能攻打别国,该怎么办?” 
       孔子回答说:“让您的朝廷讲礼制,君臣上下相亲相敬,那么天下百姓就都成为您的子民了,谁还会来攻打您的国家呢(您还会去攻打谁呢?)?如果违背这治国之道,百姓都背叛了像回家一样急切,都成了您的仇人,您还和谁来守卫国家呢?” 
       哀公感叹道:“您说得真好!” 于是就废除山林沼泽地区的禁令,放宽关卡市场的税收,让百姓得到实惠。
       哀公問於孔子曰:「吾聞君子不博,有之乎?」孔子曰:「有之.」公曰:「何為?」對曰:「為其二乘.」公曰:「有二乘,則何為不博?」子曰:「為其兼行惡道也.」(此具博三十六道也)哀公懼焉,有間,復問曰:「若是乎君之惡惡道至甚也?」孔子曰:「君子之惡惡道不甚,則好善道亦不甚;好善道不甚,則百姓之親上亦不甚.詩云:『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悅.』詩之好善道甚也如此.」公曰:「美哉!夫君子成人之善,不成人之惡,微吾子言焉,吾弗之聞也.」
博-----,bó是形声兼会意字,从十,尃(fū)声,尃也表义。十像十字路口,意为四面八方,尃意为分布、散布,因此博为四面八方各处都有的意思。本意为精通、广大。  古代的一种棋戏;后泛指赌财物:~奕。赌~。
◎古同“搏”:抵抗、对抗之义。如:博(搏)伐楚荆,孔休大功。◎古通“薄”:逼迫、胁迫。如:今敢博(薄)氒众。
◎古通“愽”:博(愽)爱。◎古同“簙”:六博(簙)。
乘----- [chéng]1、用交通工具或牲畜代替步行; 乘坐。2、趁; 乘便, 乘机; 利用条件、机会等。
乘 [shèng]1、通称一般史书。2、古代称四匹马拉的车, 一辆为一乘。
惙---惙 [chuò]1.忧;忧愁:“心~怛兮伤悴。”2.疲乏:“献之遂不堪暑,气力恒~。”3.意不安。4.古通“辍”,停止。
       惙 [chuì]1.沮丧的样子。2.困劣。
覯----觏gòu(形声。从见,冓( gōu)声。本义:遇,遇见;看见。)  觏,遇见也。——《说文》
         鲁哀公请教孔子说:“我听说君子并不是什么知识都渊博的,有这么一回事么?”

  孔子说:“有这回事。”
          哀公问:“为什么呢?”

  孔子回答说:“知识有好坏之分,有坏的知识,也有善的知识。”
         哀公问:“难道因为知识有善恶,就不可以都渊博一点吗?”
         孔子说:“当然!因为知识也可以用来作恶呀。如果两种知识都很渊博,那么必定妨碍一个人坚持他自己的道德操守与行为准则。”

 鲁哀公听了后,感到非常惊讶,也很害怕,过了一会儿,又问:“先生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君子应当是从内心非常厌恶恶行的?”

 孔子说:“是的!如果君子没有从内心真正的非常厌恶恶行,那么,他也很难从内心真正的特别喜好善行。一个领导者,如果不去努力崇尚良好的道德修为,那么他的部下也就不会对他那么的心服口服。《诗经》上有,‘没有见到君子啊,我一点儿也不开心;如果见到了君子,如果能依偎着君子,我就太高兴了’。以前的诗歌就是这样喜欢和赞扬那些追求善行善道的君子的。”

 鲁哀公说:“好啊!看来,我们应该鼓励和成就那些善的思想和行为,同时要反对和教育那些恶的思想和行为(不能帮助和发展那些恶的不好的思想和行为),唉!如果没有先生说这些话,我真不知道这些道理呀!”
         哀公問於孔子曰:「夫國家之存亡禍福,信有天命,非唯人也.」孔子對曰:「存亡禍福,皆己而已,天災地妖,不能加也.」公曰:「善!吾子之言,豈有其事乎?」孔子曰:「昔者殷王帝辛之世,(帝紂)有雀生大鳥於城隅焉,占之曰:『凡以小生大,則國家必王而名必昌.』於是帝辛介雀之德,(介助也以雀之德為助也)不修國政,亢暴無極,朝臣莫救,外寇乃至殷國以亡,此即以己逆天時,詭福反為禍者也.又其先世殷王太戊之時,道缺法圮,以致夭櫱、桑榖于朝,七日大拱,占之者曰:『桑榖野木而不合生朝,意者國亡乎!』太戊恐駭,側身修行,思先王之政,明養民之道,三年之後,遠方慕義重譯至者,十有六國,此即以己逆天時,得禍為福者也.故天災地妖,所以儆人主者也;寤夢徵恠,所以儆人臣者也;(儆戒)災妖不勝善政,寤夢不勝善行,能知此者,至治之極也,唯明王達此.」公曰:「寡人不鄙固此,亦不得聞君子之教也.」

隅---- yú(形声。字从阜(fù),从禺(yú),禺亦声。“阜”是土山。“禺”意为“角落” “阜”与“禺”联合起来表示“土山的角落”、“土山的内凹处”。本义:土山的下部像人的大腿那样张开所形成的角落。
介----,jie象形。甲骨文字形,象人身上穿着铠甲形。中间是人,两边的四点象联在一起的铠甲片。本义:铠甲。一种用来防身的武器。
介,画也。——《说文》。按,八者分也。从人者,取人身之左右以见意。
圮---pǐ(形声。从土,己声。本义:毁;塌坏;坍塌)    圮,毁也。——《说文》
夭---yāo  夭,屈也。从大。象形。象首夭屈之形也。夭是一个汉字,它的基本意思是草木茂盛美丽,它还是一个多音字,也有早死的意思。
櫱----niè,同“蘖”。本义:被砍去或倒下的树木再生的枝芽     通“糱”。高。
桑榖 ---sāng gǔ    榖---[gǔ]落叶乔木,花绿果红,树皮是中国古代造纸原料。也称楮(chǔ)。
駭-----骇 hài形声。从马,亥声。本义:马受惊)  骇,惊也。――《说文》
徵恠---zhēng guài 征怪(徵怪) 亦作“ 徵恠 ”。 怪异的征兆。     恠----guài   ◎ 同“怪”。

儆---jǐng1. 使人警醒,不犯过错:~省xǐng (使人觉悟、反省)。2. 古同“警”,警报。

寤夢---wù mèng寤梦 谓醒时有所见而成之梦,与无所见而全凭想象者异。《周礼·春官·占梦》:“一曰正梦;二曰噩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 郑玄 注:“觉时道之而梦。” 《小尔雅·广言》云:‘寤,觉也。’

鲁哀公请教孔子说:“国家的存亡祸福,的确是由天命决定的,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吗?”
  孔子回答说:“国家的存亡祸福都是由人自己决定的,(如果不是人们自己的原因)天灾地祸都不能改变国家的命运。”
  哀公说:“好!先生说这样的话,有什么事实根据吗?”
  孔子说:“从前,殷纣王时代,在国都的城墙边,有一只小鸟生出一只大鸟,占卜者说:‘凡是以小生大,国家必将成为霸主,声名必将大振。’于是,商纣王凭借小鸟生大鸟的好兆头,不好好治理国家,残暴至极,朝中大臣也无法挽救,外敌攻入,殷国(朝)因此灭亡。这就是以自己的肆意妄为违背天时,奇异的福兆反而变成灾祸的事例。另外,纣王的先祖殷王太戊时代,社会道德败坏,国家法纪紊乱,以致出现了反常的树木,朝堂上长出桑榖,七天就长得两手合抱之粗。占卜者说:‘桑榖是野木不应共同生长在朝堂上,难道国家要灭亡吗?’太戊非常恐惧,他开始小心地修养自己的德行,学习先王治国的方法,探究养民的措施,三年之后,远方的国家思慕殷国的道义,偏远之国的使者经过多重翻译来朝见的,有十六国之多。这就是以自己的谨身修治改变天时,使祸兆反变为福的事例。所以说,天灾地祸是上天来警告警戒国君的,梦见怪异是上天来警告警戒臣子的。灾祸胜不过良好的政治,梦兆也胜不过善良的行为。能明白这个道理,就是治国政治的最高境界,只有贤明的国君才能做到。”
  鲁哀公说:“我如果不是如此浅陋,也就不能听到您这样的教诲了(我的见识智慧实在是太浅陋了,是没有听到过先生讲的这样的教诲呀!)。”
 
        哀公問於孔子曰:「智者壽乎?仁者壽乎?」孔子對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己自取也.夫寢處不時,飲食不節,逸勞過度者,疾共殺之;居下位而上干其君,嗜慾無厭而求不止者,刑共殺之;以少犯眾,以弱侮強,忿怒不類,動不量力者,兵共殺之.此三者死非命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將身有節,(將行)動靜以義,喜怒以時,無害其性,雖得壽焉,不亦可乎?」
   
  鲁哀公请教孔子说:“聪明有才智的人长寿吗?心地仁慈厚道的人长寿吗?”

孔子回答说:“是这样的,智者和仁者大都长寿,人有三种死,并不是他寿命到了,而是自己折损掉的。比如起居没有定时,饮食没有节制,时常让身体过度疲劳或无限度地放逸,(这些都是因自己不懂得爱惜身体,使身体受到损伤,)这样,疾病就可以夺去他的性命。第二,居下位的人却无视君王,以下犯上;对于自己的嗜好欲望,不肯节制,贪求无厌,这样的人,刑罚也能夺去他的寿命。再者,人少却去冒犯众多的人;自己弱小,却还要去欺辱强大;忿怒时不懂得克制自己,意气用事;或者不自量力,不计后果地行动,这样,刀兵战事就可以让他夭折。像这三种情况(病杀、刑杀、兵杀),是死于非命,是咎由自取的。那些有智慧的有仁爱的人,他们行动有节,合乎道义,喜怒适时,立身行事有操守,懂得培养自己高尚的性情,这样他们得享长寿,不正是合乎道理吗?”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