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延举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孔子家语(注)》-----在厄第二十(原文及翻译)  

2015-05-11 20:00:01|  分类: 儒家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厄第二十

  楚昭王聘孔子,孔子徃拜禮焉,路出于陳蔡.陳蔡大夫相與謀曰:「孔子聖賢,其所刺譏皆中諸侯之病,若用於楚,則陳蔡危矣.」遂使徒兵距孔子.孔子不得行,絕糧七日,外無所通,藜羹不充,從者皆病.孔子愈慷慨,講絃歌不衰,乃召子路而問焉,曰:「詩云:『匪兕匪虎,率彼曠野.(率修也言非兕虎而修曠野也』吾道非乎,奚為至於此?」子路慍,作色而對曰:「君子無所困,意者夫子未仁與,人之弗吾信也;(言人不信豈以未仁故也意者夫子未智與,人之弗吾行也.(言人不使通行而困窮者豈以吾未智也且由也,昔者聞諸夫子,為善者天報之以福,為不善者天報之以禍,今夫子積德懷義,行之久矣,奚居之窮也.」子曰:「由未之識也,吾語汝,汝以仁者為必信也,則伯夷叔齊,不餓死首陽;汝以智者為必用也,則王子比干,不見剖心;汝以忠者為必報也,則關龍逢不見刑;汝以諫者為必聽也,則伍子胥不見殺.夫遇不遇者,時也,賢不肖者,才也.君子博學深謀而不遇時者,眾矣,何獨丘哉.且芝蘭生於深林,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謂窮困而改節.為之者人也,生死者,命也.是以晉重耳之有霸心,生於曹衛,(重耳晉文公也為公子時出奔困於曹衛越王勾踐之有霸心,生於會稽.(言越王之有霸心乃生困於會稽之時也)故居下而無憂者,則思不遠,處身而常逸者,則志不廣,庸知其終始乎?」(庸用也汝何用知其終始或者晉文公越王之時也子路出,召子貢,告如子路.子貢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盍少貶焉?」子曰:「賜,良農能稼,不必能穡,(種之為稼歛之為穡良農能蓋種之未必能歛穫之也哉良工能巧,不能為順,(言良工能巧不能每順人意也君子能修其道,綱而紀之,不必其能容.今不修其道,而求其容,賜,爾志不廣矣,思不遠矣.」子貢出,顏回入,問亦如之.顏回曰:「夫子之道至大,天下莫能容,雖然,夫子推而行之,世不我用,有國者之醜也,夫子何病焉?不容,然後見君子.」孔子欣然歎曰:「有是哉,顏氏之子,吾亦使爾多財,吾為爾宰.」(宰主財者為汝主財意志同也
楚昭王(约公元前523年―前489年),芈姓,熊氏,名壬,又名轸(珍),楚平王之子,春秋时期楚国国君。公元前516年,楚平王去世,不满十岁的太子壬继位,是为楚昭王。楚昭王是楚国的一位中兴之主。---mǐ ---《说文》羊鸣。 又姓。楚之先也。---距,鸡距也。——东汉·许慎《说文>  3)距离   动〉(1)[古]∶同“拒”(2)抗拒;抵御 。藜羹--- lí gēng 据《吕氏春秋通诠·审分览·任数》:藜羹,指用藜菜做的羹,泛指粗劣的食物。慷慨---kāng kǎi---气量大;不吝啬、不小气。1.情绪激昂。2.性格豪爽。3.感叹。---讲 jiǎng①说:②解释;说明:③讲究;注重:④商议:⑤论;讲,和解也。――《说文》   通“媾”gòu1. 连合,结合:婚~。2. 交合:~合。交~。3. 交好:~和。兕---(sì)兕,如野牛而青,象形。——《说文》1.〔~觥〕古代一种酒器。2.古书上所说类似犀牛的一种异兽(一说就是雌性犀牛)。---yùn  愠,怒也。——《说文》愠,恨。——《苍颉篇》。關龍逢---夏桀时大臣,因忠谏而被桀所杀。关龙逄(生卒年不详),故里在今河南省长垣县恼里镇龙相村。古时此地称龙城,原有一座大墓,墓前有祠,那就是夏朝末年中国第一位以死谏君的忠臣关龙逄的陵墓。---hé,何不,表示反问或疑问: 何故,为何:;合,聚合:---biǎn贬,损也。――《说文》  贬,减也。――《广雅》  ①降低(封建时代多指官职,现代多指价值);减少:②指出缺点,给予不好的评价,与'褒'相对:--[jià] 1. 种植谷物,亦泛指农业劳动:~穑。耕~。2. 谷物:庄~。穡---穑sè  1.收割谷物,亦泛指耕作:2.方法,知识库:3.通"啬"。节俭;爱惜:务穑。---[gāng] 1. 提网的总绳。2. 事物的关键部分:紀---[jì] 1. 记载:“纪”是帝王本纪,“传”是其他人物的列传)。2. 记年代的方式:一~(古代指十二年)。世~(一百年)。3. 地质年代分期的第二级,纪以下为“世”,纪以上为“代”。4. 法度:~律。违法乱~。5. 散丝的头绪:丝缕有~。----[chǒu]  相貌难看:5. 可厌恶的,可耻的,不光荣的:
    楚昭王聘请孔子到楚国去(为官辅政)。孔子就前往去拜谢楚昭王,途中要经过陈国和蔡国。陈国、蔡国的大夫相聚谋划说:“孔子是一代圣贤,他所讥讽批评的都切中各个诸侯国的问题,如果他真被楚国聘用了,那我们陈国、蔡国就危险了。”于是派兵阻拦孔子一行,不让通过。
    孔子一行不能前行,断粮七天,也无法和外边取得联系,连粗劣的食物也吃不上,跟随他的人都病倒了。这时孔子却更加慷慨激昂地讲授学问,用琴瑟伴奏不停地唱歌。还找来子路问道:“《诗经》上说:‘不是野牛不是虎,却都来到荒野上。’我的道(所宣讲的学问和政策)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怎么到了这个地步啊?”子路一脸怨气,不高兴地回答说:“君子是不会被什么东西困扰的。想来是老师的仁德还不够吧?因此人们还不信任我们;想来是老师的智慧还不够吧?因此人们不愿推行我们的主张(不让我们通过)。而且仲由我从前就听老师讲过:‘做善事的人上天会降福于他,做坏事的人上天会降祸于他。’可是如今老师您积累德行心怀仁义,推行您的主张已经很长时间了,怎么现在处境如此困穷呢?”
    孔子说:“仲由啊,你还不懂得啊!我来告诉你。你以为仁德的人就一定会被人相信?那么伯夷、叔齐就不会被饿死在首阳山上了;你以为有智慧的人一定会被重用?那么王子比干就不会被剖心了;你以为忠心的人必定会有好报?那么关龙逢就不会被刑戮被杀了;你以为忠言劝谏一定会被采纳?那么伍子胥就不会被迫自杀了。遇不遇得到贤明的君主,是时运的事;贤还是不贤,是才能的事。君子学识渊博深谋远虑而时运不济的人多了,何止是我呢!况且芝兰生长在深林之中,不因为无人欣赏而不芳香;君子修养身心培养道德,不因为穷困而改变节操。如何做在于自身,是生是死在于命呀。因而晋国重耳的称霸之心,产生于曹卫(晉文公当年困於曹衛,可是却有了称霸之心);越王勾践的称霸之心,产生于会稽(越王困於會稽時恰恰有了称霸之心)。所以说居于下位而无所忧虑的人,是思虑不远;安身处世总想安逸的人,是志向不大,怎能知道他的终始呢(你又何必就一定肯定这是结局呢?你可以想一想当年晉文公和越王也曾经那么穷困狼狈呢)”
    子路出去了,孔子叫来子贡,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子贡说:“老师的‘’实在博大,因此天下容不下您,您何不把您的‘’降低一些呢?”
     孔子说:“端木赐啊,好的农夫会种庄稼,不一定会有收获;好的工匠能做精巧的东西,不一定能顺遂每个人的意愿;君子能培养他的道德学问,抓住关键创立政治主张,也知道别人不一定能采纳(不会降低水平去一定让人接纳)。现在不修养自己的道德学问而只是要求别人能采纳,端木赐啊,这说明你的志向不远大,思想不深远啊。”
    子贡出去以后,颜回进来了,孔子又问了他同样的问题。颜回说:“老师的‘’太广大了,天下也容不下。虽然如此,您还是要竭力推行。世人不用,那是当权者的耻辱和丑陋,先生有什么错误呢?何必为此忧虑呢?不被采纳才更加显出出您是真正的君子呀。”
    孔子听了高兴地感叹说:“你说得真对呀,颜家的儿子!假如你有很多钱,我就来给你当管家好了(看来还是你我意志相同呀)。”
  子路問於孔子曰:「君子亦有憂乎?」子曰:「無也.君子之修行也,其未得之,則樂其意,既得之,又樂其治,是以有終身之樂,無一日之憂.小人則不然,其未得也,患弗得之,既得之,又恐失之,是以有終身之憂,無一日之樂也.」
憂---yōu忧,愁也。——《说文》  居丧 ,多指居父母丧,  忧患,祸患
       子路请教孔子说:“君子也有忧愁吗?”
       孔子说:“没有啊。君子的修行啊,在没有能做到的时候,欣喜满足于大道之意(乐于修行的过程);在做到之后啊,又欣喜满足于实践着大道(学习、实践、再学习、实践),所以终生都能喜悦快乐,而没有一天的忧愁。小人就不这样,在没有能做到的时候,害怕做不到;做到了之后呢,又害怕会失掉它。所以啊,他们只有终生的忧虑愁苦,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啊。”
  曾子弊衣而耕於魯,魯君聞之而致邑焉,曾子固辭不受.或曰:「非子之求,君自致之,奚固辭也?」曾子曰:「吾聞受人施者常畏人,與人者常驕人,縱君有賜,不我驕也,吾豈能勿畏乎?」孔子聞之曰:「參之言足以全其節也.」
---bì  欺蒙人的坏事:作弊。害处,与“利”相对:败,疲困。古同“蔽”,隐蔽。---城市,都城: 旧指县:邑人(同乡的人)。 古代诸侯分给大夫的封地:采邑。古同“悒”,愁闷不安。---cí  辞①告别:②不接受,请求离去:③躲避,推托:④解雇。⑤同“词”。⑥优美的语言:⑦讲话;告诉:⑧文体的一种:~赋。⑨表示过去。---骄jiāo本义马背拱起  自满,自高自大
       曾子穿着很破旧的衣服在家乡鲁国耕田,鲁国的国君听到后要封送给他一片土地。曾子坚决推托不接受。有人就说:“这又不是先生您向人索求的,是国君自己乐意给您的,您为什么不接受呢?” 
        曾子说:“我听说,接受别人馈赠的人就会害怕(得罪馈赠者);给了人家东西的人,就会(对接受东西的人)显露骄色(傲慢),纵然国君赏赐了我土地,也不对我显露一点骄色傲慢,可是我能不因此害怕得罪他吗?” 
       孔子知道了这件事,赞叹说:“曾参的话,是足以保全(全面显示)他的节操的。”
  孔子厄於陳蔡,從者七日不食.子貢以所齎貨,竊犯圍而出,告糴於野人,得米一石焉,顏回仲由炊之於壤屋之下,有埃墨墮飯中,顏回取而食之,子貢自井望見之,不悅,以為竊食也.入問孔子曰:「仁人廉士,窮改節乎?」孔子曰:「改節即何稱於仁義哉?」子貢曰:「若回也,其不改節乎?」子曰:「然.」子貢以所飯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為仁久矣,雖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將問之.」召顏回曰:「疇昔予夢見先人,豈或啟祐我哉?子炊而進飯,吾將進焉.」對曰:「向有埃墨墮飯中,欲置之則不潔,欲棄之則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顏回出,孔子顧謂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
齎---jí同“赍”。齎,持遗也。从贝,齐声。俗字作賫。――《说文》赍 [jī] 1.怀抱着,带着:2.把东西送给别人:3.旅行的人携带衣食等物:---窃:qiè窃,盗自穴中出曰窃。——《说文》2.篡夺。指非其有而取之;不当受而受之3.侵害;危害4用作表示自己的谦词1.私下;私自。多用作谦词2.偷偷地    名词  盗贼。---籴,dí。籴字为会意字。从入从囗。也就是买米的意思,引申开来是买入之意。音同“跳” ,汉语拼音:tiào,意思相反。卖米的意思。---rǎng壤,柔土也。——《说文》。埃墨----- āi mò 意思 烟灰。-- -qióng穷,极也。——《说文》  穷,竟也。——《小尔雅·广诂》。---畴,chóu。畴,耕地也。——《苍颉篇》畴,耕治之田也。象耕屈之形。——《说文》(1)田地:田畴。平畴。(2)类,同类的:范畴。(3)古同“俦”。(4)使相等:畴其爵禄。 (1)犹曩。以往;从前。如:畴年(往年)。---chóu俦,侣也。——《玉篇》。---弃qì1.舍去;扔掉。弃,捐也。——《说文》。段注:“弃者,不孝子人所弃也。”(2)废;废除。(3)忘记。弃,忘也。——《尔雅》(4)违背;背叛。(5)离开。(6)旷;耗费。

       孔子受困于陈国、蔡国之间,跟随的人七天了都吃不上饭。子贡拿着携带的货物,偷偷跑出包围,请求村民让给换些粮食,得到了一石米。颜回、仲由(子路)在一间破旧土屋下煮饭,有块熏黑的灰土掉到饭中,颜回把弄脏的饭取出来吃了。子贡在井边远远望见了,很不高兴,以为颜回在偷吃。他进屋问孔子说:“仁德而有操守的人在困时也会改变名节吗?”
        孔子说:“改变节操了还能称得上有仁义吗?”  子贡问:“像颜回这样的人,他不会改变节操吧?” 孔子说:“是的。” 子贡把刚刚看到颜回吃饭的事告诉了孔子。孔子说:“我相信颜回是仁德之人已经很久了,虽然你这样说,我还是不怀疑他,那样做或者一定有原因吧。你待在这里,我来问问他。”
       孔子把颜回叫进来说:“前几天我梦见了祖先,这难道是祖先在启发我要保佑我们吗?你做好饭赶快端上来,我要先进献给祖先(先祭祖)。” 颜回说:“刚才有灰尘掉入饭中,如果留在饭中则不干净;假如扔掉,又很可惜。我就把它吃了,(因为已经有人先吃了)这饭不能用来祭祖了。” 
        孔子说:“这样的话,是我也会吃掉的。”颜回出去后,孔子看着弟子们说:“我相信颜回,不是要等到今天啊!”弟子们由此都叹服颜回。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