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龙在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幼学琼林》卷三---疾病死丧  

2015-05-29 10:40:15|  分类: 其他善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幼学琼林》卷三·疾病死丧

【原文】福寿康宁,固人之所同欲;死亡疾病,亦人所不能无。惟智者能调,达人自玉。问人病曰贵体违和,自谓疾曰偶沾微恙。罹病者,甚为造化小儿所苦;患病者,岂是实沈台骀为灾。病不可为,曰膏肓;平安无事,曰无恙。采薪之忧,谦言抱病;河鱼之患,系是腹疾。可以勿药,喜其病安;厥疾勿瘳,言其病笃。

【注释】 (01)调:调理、调养。 (02)玉:珍重、爱护。 (03)违和:不调和。 (04)微恙:小毛病。 (05)罹:遭遇。 (06)实沈、台骀:传说中的参宿之神、汾水之神,能使人生病。 (07)膏:指心下的部位。 (08)肓:指膈上薄膜。膏肓谓病情险恶无法医治。 (09)采薪之忧:《孟子·公孙丑下》:“昔者有王命,有采薪之忧,不能造朝。”朱熹集注:“采薪之忧,言病不能采薪。”意思是患病不能负薪。 (10)河鱼之患:因为鱼腐烂是从内至外,故用河鱼之患指腹泻。 (11)瘳:病愈。 (12)病笃:病重。

【译文】福寿康宁是人人所期望的,死亡疾病也是人们所不可避免的。只有聪明的人才会调养自己,通情达理的人才会珍爱自己。询问别人的病情,说是“贵体违和”;自己有病自谦为“偶沾微恙”。遭疾病困扰就说生病的人深受造化小儿的折磨;患了疾病说难道是实沈、台骀作怪?病已经很严重了,叫做“病入膏肓”,表示不会好了。安慰人不必吃药了,平安无事称为“无恙”。患病卧床,说是有不能采薪的忧虑;“河鱼之患”是指得了腹泻。可以不用吃药,为病将痊愈而高兴,疾病不容易好就说病得很重。

【原文】疟不病君子,病君子正为疟耳;卜所以决疑,既不疑复何卜哉。谢安梦鸡而疾不起,因太岁之在酉;楚王吞蛭而疾乃痊,因厚德之及人。将属纩、将易篑,皆言人之将死;作古人、登鬼箓,皆言人之已亡。亲死则丁忧,居丧则读礼。在床谓之尸,在棺谓之柩。报丧书曰讣,慰孝子曰唁。往吊曰匍匐,庐墓曰倚庐。

【注释】 (13)疟不病君子:晋朝有一小儿的父亲得了疟疾,有人问他:“你父亲是有品德的君子,怎么会得疟疾呢?”小儿说:“正因为它是让君子患病,所以才叫疟疾。” (14)谢安梦鸡:晋代谢安梦见乘坐桓温的车子走了十六里,看见一只白鸡就停下来了。不知何意。后来谢安接替桓温任宰相,过了十六年忽然得病,谢安才悟到:“原来十六里意味着十六年,见到白鸡而停止,意味着酉年,我将一病不起了。”不久果然病死。 (15)楚王吞蛭:楚王吃饭时吃出一条水蛭来,想吐掉又怕厨师因此获罪,就勉强吞进去而得病。令尹知道其中的缘由,就对楚王说:“大王有这样的德行,此病不会有什么伤害。”后来果然好了。 (16)属纩:将新绵放在临死人的鼻下,检查是否断气。 (17)易箦:换下竹席。箓:簿籍。 (18)丁忧:遭遇忧伤,指居丧。 (19)读礼:《礼记》中载,死者未葬时读葬礼,既葬则读祭礼。 (20)讣:报丧的文书。 (21)唁:慰问死者家属。 (22)匍匐:爬行,指前往吊唁。 (23)倚庐:古代在父母墓边搭小屋居住以守墓,称为倚庐。

【译文】传说疟疾不敢侵犯君子,既然君子得了疟疾,那就是它在作“疟”;占卜是为了解决疑惑的事,既然没有疑问又何必占卜呢? 谢安病中,梦行路十六里遇鸡而停止,悟到自己鸡年将会重病不起;楚惠王待人有厚德,虽然吞吃了蛭而生病,但不久便痊愈了。 “将属纩”、“将易箦”都是人将死亡的意思。“作古人”和“登鬼箓”都是指人已经死亡了。父母亲去世称为“丁忧”,居丧时应当读礼。人死后停于灵床称为“尸”,已盛入棺材叫做“柩”。到亲友家去报丧叫做“讣”,到丧家去安慰孝子叫做“唁”。去丧家吊唁叫做“匍匐”,建在墓旁守墓的屋子称为“倚庐”。

【原文】寝苫枕块,哀父母之在土;节哀顺变,劝孝子之惜身。男子死曰寿终正寝,女人死曰寿终内寝。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人死曰不禄,庶人死曰死,童子死曰殇。自谦父死曰孤子,母死曰哀子,父母俱死曰孤哀子;自言父死曰失怙,母死曰失恃,父母俱死曰失怙恃。父死何谓考,考者成也,已成事业也;母死何谓妣,妣者媲也,克媲父美也。百日内曰泣血,百日外曰稽颡。期年曰小祥,两期曰大祥。

【注释】 (24)寝苫枕块:古代礼教,子从父母之丧起至入葬期间,不能住寝室,要睡在草席上,以土块为枕。 (25)正寝:正屋。 (26)内寝:内室。古代男子将要死时,就移到正屋东首,以候气绝。如果是女子仍然躺在内室。 (27)崩、薨、卒、不禄、死、殇:古代等级森严,不同的人死有不同说法。 (28)孤子、哀子、孤哀子:分别为父丧、母丧、父母皆丧者的自称。 (29)怙、恃:都是依赖的意思。 (30)考:称已经死去的父亲。 (31)妣:称已死去的母亲。 (32)克媲父美:可以和父亲媲美。 (33)泣血:极其悲痛而无声的哭泣。 (34)稽颡:叩头。 (35)小祥:父母死后周年的祭礼称小祥。 (36)大祥:父母死后两周年的祭礼叫大祥。

【译文】 “寝苫枕块”是说孝子在灵堂旁睡草席、枕土块,以哀悼父母。“节哀顺变”是吊唁者劝慰丧家节制哀思、顺应变故、爱惜身体。古时男子将死就把他停卧在正屋,死后称为“寿终正寝”;女子将死则安置在内室,死后称为“寿终内寝”。天子死叫“崩”,诸侯死叫“薨”,大夫死叫“卒”,士人死叫“不禄”,百姓死叫“死”,未成年人死叫“殇”,不同身份的人去世,自然有不同的称呼。父亲死了自己谦称“孤子”,母亲死了自谦为“哀子”,父母俱亡自称为“孤哀子”;自言父亲去世说“失怙”,母亲去世说“失恃”,父母皆不在则说“失怙恃”。称呼已去世的父亲为“考”,因为“考”有“成就”的意思,取父亲创业有成之义;称呼已去世的母亲为“妣”,因为“妣”通“媲”,是说母亲能媲美父亲的德行事业。父母去世后百日之内的哭泣叫“泣血”,百日之外居丧者答谢宾客的跪拜礼节称“稽颡”。父母去世的周年祭礼叫做“小祥”,两周年的祭礼称为“大祥”。

【原文】不缉曰斩衰,缉之曰齐衰,论丧之有轻重;九月为大功,五月为小功,言服之有等伦。三月之服曰缌麻,三年将满曰禫礼。孙承祖服,嫡孙杖期;长子已死,嫡孙承重。死者之器曰明器,待以神明之道;孝子之杖曰哀杖,为扶哀痛之躯。父之节在外,故杖取乎竹;母之节在内,故杖取乎桐。以财物助丧家,谓之赙;以车马助丧家,谓之赗;以衣殓死者之身,谓之禭,以玉实死者之口,谓之琀。送丧曰执绋,出柩曰驾輀。杏地曰牛眠地,筑坟曰马鬣封。

【注释】 (37)斩衰:不缝边的丧服。衰:古代丧服,用粗麻布制成。丧服有五种,即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按与死者的不同关系穿用。穿的时间也有长短,大功要穿九个月,小功要穿五个月,缌麻要穿三个月。 (38)齐衰:缝边的丧服。 (39)缌麻:丧服名,用细麻布制成。 (40)禫礼:指除去丧服的祭礼。 (41)杖期:旧时服丧礼制,祖父母死了,嫡孙要服一年丧,手中拿着丧杖,称为杖期。 (42)承重:长子死了,由嫡孙代替服丧,称为承重孙,即承担重任的意思。 (43)明器:陪葬的器物。 (44)古代按照男主外,女主内的礼制,居父丧时,用粗糙的竹杖,居母丧时用桐木杖。 (45)赙:以财物助人办丧事。 (46)赗:助葬用的车马。 (47)禭:给死者赠送衣被。 (48)王含:通“唅”。含在死者口中的珠、玉、贝的通称。 (49)绋:指引棺材入墓穴的绳子,送葬时帮助牵引灵柩。 (50)輀:丧车。 (51)牛眠地:晋陶侃遭父丧未葬,家中老牛也忽然不见了。有一老者告诉他:“前岗有一条牛睡在泥污中,以该地为葬地,将来必位极人臣。” (52)马鬣封:坟墓上封土的一种形状。

【译文】用粗麻布做孝服且不缝边的谓之“斩衰”,用粗麻布做孝服且缝边的叫做“齐衰”,这是表示丧礼有轻重的等级。服丧九个月所穿的丧服叫“大功”,五个月的丧服叫“小功”,亲疏不同所穿丧服及丧期也有不同。穿用细麻布做的丧服服期三个月叫“缌麻”;服丧满三年要举行除丧服的礼节叫“禫礼”。孙子为祖父母服丧,嫡孙执杖,服一年期;长子已死,嫡长孙要承受丧祭和宗庙的重任,服丧三年。死者随葬的器物叫做“明器”,因为要用对待神明的办法来对待死人;孝子所执之杖称为“哀杖”,为的是要扶持因丧亲而哀痛衰弱的身体。父亲的节操在外,所以父死哀杖用竹子制作;母亲的节操在内,所以母亲死哀杖用桐木制作。送财物给丧家叫做“赙”,以车马帮助丧家办丧事称为“赗”。将衣服送给死者谓之“襚”;放在死者口中的玉叫做“琀”。送葬时牵引灵柩叫“执绋”;出柩叫做“驾輀”。吉祥的葬地名为“牛眠地”;封土筑成的坟墓叫做“马鬣封”。

【原文】墓前石人,原名翁仲;柩前功布,今曰铭旌。挽歌始于田横,墓志创于傅奕。生坟曰寿藏,死墓曰佳城。坟曰夜台,圹曰窀穸。已葬曰瘗玉,致祭曰束刍。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尝,冬祭曰烝。饮杯棬而抱痛,母之口泽如存;读父书以增伤,父之手泽未泯。子羔悲亲而泣血,子夏哭子而丧明。王裒哀父之死,门人因废《蓼莪》诗;王修哭母之亡,邻里遂停桑柘杜。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皋鱼增感;与其椎牛而祭墓,不如鸡豚之逮存,曾子兴思。故为人子者,当思木本水源,须重慎终追远。

【注释】 (53)翁仲:传说秦代阮翁仲身高异于常人,始皇命他出征匈奴,死后铸铜像立于咸阳宫外。 (54)铭旌:竖在枢前以表明死者官职、姓名的旗幡。 (55)挽歌:送葬时挽柩者所唱的哀歌。 (56)寿藏:给活人修的坟。 (57)夜台:指墓中昏暗如夜。 (58)窀穸:墓穴。 (59)瘗玉:死者已埋葬叫安瘗玉树。 (60)束刍:将青草捆成束放在灵前。《后汉书·徐稚传》云:“生刍一束,其人如玉。” (61)禴、禘、尝、烝:古代宗庙四时的祭名。 (62)饮杯棬而抱痛,母之口泽如存:用母亲用过的杯子而心中悲痛,母亲口中的气息像还存在一样。棬,曲木制成的饮器。 (63)王裒:晋代人王裒一读到怀念父母的《蓼莪》诗就悲痛欲绝,他的学生因此不再读这首诗。停桑柘社:魏朝王修的母亲因为在社日那天去世,次年社日,邻里因为王修极为悲痛,就停止了社日活动。 (64)皋鱼:齐国人,曾对孔子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儿子想赡养双亲已不在。”后来痛哭而死。 (65)与其椎牛而祭墓:曾子曾说:“与其杀牛去祭祀,不如在亲人活着的时候用鸡猪好好供养。”

【译文】坟前所立的石像原名为“翁仲”;丧葬时灵柩前竖的旗幡叫做“铭旌”。 “挽歌”是对死人的哀悼,始于汉初田横之去世。坟前的墓志记载死者的生平事略,由唐代傅奕始创。生前预建的坟墓叫做“寿藏”;死后才挖的坟墓叫做“佳城”。坟墓又称“夜台”,墓穴又名“窀穸”。死者已埋葬叫安瘗玉树,到坟前祭奠叫一束生刍。天子诸侯宗庙之祭,四时名称不同,春祭名“禴”、夏祭称“禘”、秋祭叫“尝”、冬祭谓“烝”。拿着杯子喝水时不禁悲从中来,因为母亲的气息还留在杯子上;读父亲遗留下的书籍更增添忧伤,因为书中满是父亲的墨迹手印。子羔悲悼逝去的双亲而泣血,子夏痛失爱子而哭瞎了眼睛。王裒父亲死后,每当他读到《蓼莪》诗中的句子时,都要痛哭流涕,学生们不忍便不再去读这一首诗。王修母亲死于社日,次年社日王修思母极为悲哀,邻里为之凄然便停止了这个祭祀。树想静止而风并不停息,儿子想奉养父母而双亲则已谢世,皋鱼为此悲伤不已;与其父母死后杀牛到坟前祭奠,不如当他们健在时以鸡猪之肉尽心奉养,这是曾子读丧礼时的感想。所以为人子女的,应当想到木有本,水有源,不要忘记父母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必须慎重地按照礼仪办理父母的丧事,虔诚恭敬地祭祀自己的祖先。

幼学琼林 作者:(明)程登吉

《幼学琼林》卷三·疾病死丧

【原文】福寿康宁,固人之所同欲;死亡疾病,亦人所不能无。惟智者能调,达人自玉。问人病曰贵体违和,自谓疾曰偶沾微恙。罹病者,甚为造化小儿所苦;患病者,岂是实沈台骀为灾。病不可为,曰膏肓;平安无事,曰无恙。采薪之忧,谦言抱病;河鱼之患,系是腹疾。可以勿药,喜其病安;厥疾勿瘳,言其病笃。

【注释】 (01)调:调理、调养。 (02)玉:珍重、爱护。 (03)违和:不调和。 (04)微恙:小毛病。 (05)罹:遭遇。 (06)实沈、台骀:传说中的参宿之神、汾水之神,能使人生病。 (07)膏:指心下的部位。 (08)肓:指膈上薄膜。膏肓谓病情险恶无法医治。 (09)采薪之忧:《孟子·公孙丑下》:“昔者有王命,有采薪之忧,不能造朝。”朱熹集注:“采薪之忧,言病不能采薪。”意思是患病不能负薪。 (10)河鱼之患:因为鱼腐烂是从内至外,故用河鱼之患指腹泻。 (11)瘳:病愈。 (12)病笃:病重。

【译文】福寿康宁是人人所期望的,死亡疾病也是人们所不可避免的。只有聪明的人才会调养自己,通情达理的人才会珍爱自己。询问别人的病情,说是“贵体违和”;自己有病自谦为“偶沾微恙”。遭疾病困扰就说生病的人深受造化小儿的折磨;患了疾病说难道是实沈、台骀作怪?病已经很严重了,叫做“病入膏肓”,表示不会好了。安慰人不必吃药了,平安无事称为“无恙”。患病卧床,说是有不能采薪的忧虑;“河鱼之患”是指得了腹泻。可以不用吃药,为病将痊愈而高兴,疾病不容易好就说病得很重。

【原文】疟不病君子,病君子正为疟耳;卜所以决疑,既不疑复何卜哉。谢安梦鸡而疾不起,因太岁之在酉;楚王吞蛭而疾乃痊,因厚德之及人。将属纩、将易篑,皆言人之将死;作古人、登鬼箓,皆言人之已亡。亲死则丁忧,居丧则读礼。在床谓之尸,在棺谓之柩。报丧书曰讣,慰孝子曰唁。往吊曰匍匐,庐墓曰倚庐。

【注释】 (13)疟不病君子:晋朝有一小儿的父亲得了疟疾,有人问他:“你父亲是有品德的君子,怎么会得疟疾呢?”小儿说:“正因为它是让君子患病,所以才叫疟疾。” (14)谢安梦鸡:晋代谢安梦见乘坐桓温的车子走了十六里,看见一只白鸡就停下来了。不知何意。后来谢安接替桓温任宰相,过了十六年忽然得病,谢安才悟到:“原来十六里意味着十六年,见到白鸡而停止,意味着酉年,我将一病不起了。”不久果然病死。 (15)楚王吞蛭:楚王吃饭时吃出一条水蛭来,想吐掉又怕厨师因此获罪,就勉强吞进去而得病。令尹知道其中的缘由,就对楚王说:“大王有这样的德行,此病不会有什么伤害。”后来果然好了。 (16)属纩:将新绵放在临死人的鼻下,检查是否断气。 (17)易箦:换下竹席。箓:簿籍。 (18)丁忧:遭遇忧伤,指居丧。 (19)读礼:《礼记》中载,死者未葬时读葬礼,既葬则读祭礼。 (20)讣:报丧的文书。 (21)唁:慰问死者家属。 (22)匍匐:爬行,指前往吊唁。 (23)倚庐:古代在父母墓边搭小屋居住以守墓,称为倚庐。

【译文】传说疟疾不敢侵犯君子,既然君子得了疟疾,那就是它在作“疟”;占卜是为了解决疑惑的事,既然没有疑问又何必占卜呢? 谢安病中,梦行路十六里遇鸡而停止,悟到自己鸡年将会重病不起;楚惠王待人有厚德,虽然吞吃了蛭而生病,但不久便痊愈了。 “将属纩”、“将易箦”都是人将死亡的意思。“作古人”和“登鬼箓”都是指人已经死亡了。父母亲去世称为“丁忧”,居丧时应当读礼。人死后停于灵床称为“尸”,已盛入棺材叫做“柩”。到亲友家去报丧叫做“讣”,到丧家去安慰孝子叫做“唁”。去丧家吊唁叫做“匍匐”,建在墓旁守墓的屋子称为“倚庐”。

【原文】寝苫枕块,哀父母之在土;节哀顺变,劝孝子之惜身。男子死曰寿终正寝,女人死曰寿终内寝。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人死曰不禄,庶人死曰死,童子死曰殇。自谦父死曰孤子,母死曰哀子,父母俱死曰孤哀子;自言父死曰失怙,母死曰失恃,父母俱死曰失怙恃。父死何谓考,考者成也,已成事业也;母死何谓妣,妣者媲也,克媲父美也。百日内曰泣血,百日外曰稽颡。期年曰小祥,两期曰大祥。

【注释】 (24)寝苫枕块:古代礼教,子从父母之丧起至入葬期间,不能住寝室,要睡在草席上,以土块为枕。 (25)正寝:正屋。 (26)内寝:内室。古代男子将要死时,就移到正屋东首,以候气绝。如果是女子仍然躺在内室。 (27)崩、薨、卒、不禄、死、殇:古代等级森严,不同的人死有不同说法。 (28)孤子、哀子、孤哀子:分别为父丧、母丧、父母皆丧者的自称。 (29)怙、恃:都是依赖的意思。 (30)考:称已经死去的父亲。 (31)妣:称已死去的母亲。 (32)克媲父美:可以和父亲媲美。 (33)泣血:极其悲痛而无声的哭泣。 (34)稽颡:叩头。 (35)小祥:父母死后周年的祭礼称小祥。 (36)大祥:父母死后两周年的祭礼叫大祥。

【译文】 “寝苫枕块”是说孝子在灵堂旁睡草席、枕土块,以哀悼父母。“节哀顺变”是吊唁者劝慰丧家节制哀思、顺应变故、爱惜身体。古时男子将死就把他停卧在正屋,死后称为“寿终正寝”;女子将死则安置在内室,死后称为“寿终内寝”。天子死叫“崩”,诸侯死叫“薨”,大夫死叫“卒”,士人死叫“不禄”,百姓死叫“死”,未成年人死叫“殇”,不同身份的人去世,自然有不同的称呼。父亲死了自己谦称“孤子”,母亲死了自谦为“哀子”,父母俱亡自称为“孤哀子”;自言父亲去世说“失怙”,母亲去世说“失恃”,父母皆不在则说“失怙恃”。称呼已去世的父亲为“考”,因为“考”有“成就”的意思,取父亲创业有成之义;称呼已去世的母亲为“妣”,因为“妣”通“媲”,是说母亲能媲美父亲的德行事业。父母去世后百日之内的哭泣叫“泣血”,百日之外居丧者答谢宾客的跪拜礼节称“稽颡”。父母去世的周年祭礼叫做“小祥”,两周年的祭礼称为“大祥”。

【原文】不缉曰斩衰,缉之曰齐衰,论丧之有轻重;九月为大功,五月为小功,言服之有等伦。三月之服曰缌麻,三年将满曰禫礼。孙承祖服,嫡孙杖期;长子已死,嫡孙承重。死者之器曰明器,待以神明之道;孝子之杖曰哀杖,为扶哀痛之躯。父之节在外,故杖取乎竹;母之节在内,故杖取乎桐。以财物助丧家,谓之赙;以车马助丧家,谓之赗;以衣殓死者之身,谓之禭,以玉实死者之口,谓之琀。送丧曰执绋,出柩曰驾輀。杏地曰牛眠地,筑坟曰马鬣封。

【注释】 (37)斩衰:不缝边的丧服。衰:古代丧服,用粗麻布制成。丧服有五种,即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按与死者的不同关系穿用。穿的时间也有长短,大功要穿九个月,小功要穿五个月,缌麻要穿三个月。 (38)齐衰:缝边的丧服。 (39)缌麻:丧服名,用细麻布制成。 (40)禫礼:指除去丧服的祭礼。 (41)杖期:旧时服丧礼制,祖父母死了,嫡孙要服一年丧,手中拿着丧杖,称为杖期。 (42)承重:长子死了,由嫡孙代替服丧,称为承重孙,即承担重任的意思。 (43)明器:陪葬的器物。 (44)古代按照男主外,女主内的礼制,居父丧时,用粗糙的竹杖,居母丧时用桐木杖。 (45)赙:以财物助人办丧事。 (46)赗:助葬用的车马。 (47)禭:给死者赠送衣被。 (48)王含:通“唅”。含在死者口中的珠、玉、贝的通称。 (49)绋:指引棺材入墓穴的绳子,送葬时帮助牵引灵柩。 (50)輀:丧车。 (51)牛眠地:晋陶侃遭父丧未葬,家中老牛也忽然不见了。有一老者告诉他:“前岗有一条牛睡在泥污中,以该地为葬地,将来必位极人臣。” (52)马鬣封:坟墓上封土的一种形状。

【译文】用粗麻布做孝服且不缝边的谓之“斩衰”,用粗麻布做孝服且缝边的叫做“齐衰”,这是表示丧礼有轻重的等级。服丧九个月所穿的丧服叫“大功”,五个月的丧服叫“小功”,亲疏不同所穿丧服及丧期也有不同。穿用细麻布做的丧服服期三个月叫“缌麻”;服丧满三年要举行除丧服的礼节叫“禫礼”。孙子为祖父母服丧,嫡孙执杖,服一年期;长子已死,嫡长孙要承受丧祭和宗庙的重任,服丧三年。死者随葬的器物叫做“明器”,因为要用对待神明的办法来对待死人;孝子所执之杖称为“哀杖”,为的是要扶持因丧亲而哀痛衰弱的身体。父亲的节操在外,所以父死哀杖用竹子制作;母亲的节操在内,所以母亲死哀杖用桐木制作。送财物给丧家叫做“赙”,以车马帮助丧家办丧事称为“赗”。将衣服送给死者谓之“襚”;放在死者口中的玉叫做“琀”。送葬时牵引灵柩叫“执绋”;出柩叫做“驾輀”。吉祥的葬地名为“牛眠地”;封土筑成的坟墓叫做“马鬣封”。

【原文】墓前石人,原名翁仲;柩前功布,今曰铭旌。挽歌始于田横,墓志创于傅奕。生坟曰寿藏,死墓曰佳城。坟曰夜台,圹曰窀穸。已葬曰瘗玉,致祭曰束刍。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尝,冬祭曰烝。饮杯棬而抱痛,母之口泽如存;读父书以增伤,父之手泽未泯。子羔悲亲而泣血,子夏哭子而丧明。王裒哀父之死,门人因废《蓼莪》诗;王修哭母之亡,邻里遂停桑柘杜。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皋鱼增感;与其椎牛而祭墓,不如鸡豚之逮存,曾子兴思。故为人子者,当思木本水源,须重慎终追远。

【注释】 (53)翁仲:传说秦代阮翁仲身高异于常人,始皇命他出征匈奴,死后铸铜像立于咸阳宫外。 (54)铭旌:竖在枢前以表明死者官职、姓名的旗幡。 (55)挽歌:送葬时挽柩者所唱的哀歌。 (56)寿藏:给活人修的坟。 (57)夜台:指墓中昏暗如夜。 (58)窀穸:墓穴。 (59)瘗玉:死者已埋葬叫安瘗玉树。 (60)束刍:将青草捆成束放在灵前。《后汉书·徐稚传》云:“生刍一束,其人如玉。” (61)禴、禘、尝、烝:古代宗庙四时的祭名。 (62)饮杯棬而抱痛,母之口泽如存:用母亲用过的杯子而心中悲痛,母亲口中的气息像还存在一样。棬,曲木制成的饮器。 (63)王裒:晋代人王裒一读到怀念父母的《蓼莪》诗就悲痛欲绝,他的学生因此不再读这首诗。停桑柘社:魏朝王修的母亲因为在社日那天去世,次年社日,邻里因为王修极为悲痛,就停止了社日活动。 (64)皋鱼:齐国人,曾对孔子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儿子想赡养双亲已不在。”后来痛哭而死。 (65)与其椎牛而祭墓:曾子曾说:“与其杀牛去祭祀,不如在亲人活着的时候用鸡猪好好供养。”

【译文】坟前所立的石像原名为“翁仲”;丧葬时灵柩前竖的旗幡叫做“铭旌”。 “挽歌”是对死人的哀悼,始于汉初田横之去世。坟前的墓志记载死者的生平事略,由唐代傅奕始创。生前预建的坟墓叫做“寿藏”;死后才挖的坟墓叫做“佳城”。坟墓又称“夜台”,墓穴又名“窀穸”。死者已埋葬叫安瘗玉树,到坟前祭奠叫一束生刍。天子诸侯宗庙之祭,四时名称不同,春祭名“禴”、夏祭称“禘”、秋祭叫“尝”、冬祭谓“烝”。拿着杯子喝水时不禁悲从中来,因为母亲的气息还留在杯子上;读父亲遗留下的书籍更增添忧伤,因为书中满是父亲的墨迹手印。子羔悲悼逝去的双亲而泣血,子夏痛失爱子而哭瞎了眼睛。王裒父亲死后,每当他读到《蓼莪》诗中的句子时,都要痛哭流涕,学生们不忍便不再去读这一首诗。王修母亲死于社日,次年社日王修思母极为悲哀,邻里为之凄然便停止了这个祭祀。树想静止而风并不停息,儿子想奉养父母而双亲则已谢世,皋鱼为此悲伤不已;与其父母死后杀牛到坟前祭奠,不如当他们健在时以鸡猪之肉尽心奉养,这是曾子读丧礼时的感想。所以为人子女的,应当想到木有本,水有源,不要忘记父母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必须慎重地按照礼仪办理父母的丧事,虔诚恭敬地祭祀自己的祖先。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