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延举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孟子》--五--滕文公上(原文及翻译)  

2016-11-27 16:44:15|  分类: 儒家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子   滕文公上
       滕文公為世子,將之楚,過宋而見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稱堯舜。世子自楚反,復見孟子。
    孟子曰:「世子疑吾言乎?夫道一而已矣。成覸謂齊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顏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公明儀曰:『文王我師也,周公豈欺我哉?』今滕絕長補短,將五十里也,猶可以為善國。《書》曰:『若藥不瞑眩,厥疾不瘳。』」
世子:即太子。“世”和“太”古音相同,古书常通用。成覸:古代勇士,成庆。覸 jiàn  看。公明仪:人名,复姓公明,名仪,鲁国贤人,曾子学生。瞑眩:眼睛昏花看不清楚。(Chou):病愈。
     滕文公当世子时,在出访楚国的路上顺便去宋国拜访了孟子。孟子大谈人本善良的道理,且话题不离尧舜世子从楚返回时,又去拜访孟子。
        孟子说:“世子对我上次的言论有什么怀疑吗?其实道理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成庆曾跟齐景公说:‘他,是个男人;我,也是个男人;我为什么会怕他呢?’颜渊也曾说过:‘舜,是什么样的人;我,又是什么样的人;有作为的人应该都像舜一样啊!’公明仪说:‘文王,是我所尊敬的古代师长;周公又怎会欺骗我呢?我们只要虔诚学习就是了。’现在滕国虽不大,可是长短相抵,大概也有方圆五十里了,还是可以认真治理而成为一个良好的国家的。《尚书》上说:‘如果服药后不感到头晕目眩,那么疾病也就不会痊愈。’”
        滕定公薨,世子謂然友曰:「昔者孟子甞與我言於宋,於心終不忘。今也不幸至於大故,吾欲使子問於孟子,然後行事。」然友之鄒,問於孟子。孟子曰:「不亦善乎!親喪固所自盡也。曾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可謂孝矣。』諸侯之禮,吾未之學也。雖然,吾甞聞之矣:三年之喪,齋疏之服,飦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三代共之。」然友反命,定為三年之喪。父兄百官皆不欲也,故曰:「吾宗國魯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至於子之身而反之,不可。且《志》曰:『喪祭從先祖。』」曰:「吾有所受之也。」謂然友曰:「吾他日未甞學問,好馳馬試劔。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恐其不能盡於大事。子為我問孟子。」然友復之鄒,問孟子。
     孟子曰:「然,不可以他求者也。孔子曰:『君薨,聽於冢宰,歠粥,面深墨,即位而哭。百官有司,莫敢不哀,先之也。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風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風必偃。』。是在世子。然友反命。世子曰:「然,是誠在我。」五月居廬,未有命戒。百官族人,可謂曰知。及至葬,四方來觀之。顏色之戚,哭泣之哀,弔者大悅。
滕定公:滕文公的父亲。:死。古代称侯王死叫“薨”,唐代以后用于指二品以上官员死。然友:人名,太子的老师。大故:重大的事故,指大丧、凶灾之类。:至,到。邹与滕相距只有四十余里,所以可以问后行事。自尽:尽自己最大的心力。曾子曰:这几句话在《论语?为政》中是孔子对樊迟说的。三年之丧:指子女为父母、臣下为君主守孝三年。齐(zi)疏之服:用粗布做的缝边的丧服。齐,指衣服缝边。古代丧服叫做衰(cui),不缝衣边的叫“斩衰”,缝衣边的叫“齐衰”。飦(zhan);稠粥。粥:稀粥.这里是偏义复词,指稀粥。宗国:鲁、诸国的始封祖都是周文王的儿子,而周公封鲁,于行辈较长,所以其余姬姓诸国都以鲁为宗国。《志》:记国家世系等的一种书。冢宰:官名。在君王居丧期间代理朝政。(Chuo):饮。君子之德………必偃:这几句出自《论语?颜渊》篇孔子的话。“尚”与“上”同;偃,倒下。五月居庐:居住在丧庐中五个月。
     滕定公去世了,太子对老师然友说:“上次在宋国的时候孟子和我谈了许多,我记在心里久久不忘。今天不幸父亲去世,国家碰上这等大事,我想请您先去请教孟子,然后决定如何办理丧事。”然友便到邹国去向孟子请教。
        孟子说:“遇到大丧来问礼节,好得很啊!父母的丧事本来就应该要尽心竭力。曾子说:‘父母活着的时候,依照礼节侍奉他们;父母去世,依照礼节安葬他们,要依照礼节祭祀他们,这就是孝子。’诸侯的丧葬礼节,我不曾专门研究过,但却也听说过。三年的丧期,穿着粗布做的孝服,吃简单的饭食。从天子一直到老百姓,夏、商、周三代都是这样的。”然友回国报告了太子,太子便决定实行三年的丧礼。但是滕国的百官及同族尊长都不同意。他们说:“我们的宗国鲁国的历代君主没有这样实行过,我们自己的历代祖先也没有这样实行过,到了您这一代便改变祖先的做法,这是不应该的。而且《志》上说过:‘丧礼祭祖一律依照祖先的规矩。’还说:‘道理就在于我们有所继承,还是遵循祖宗们的办事方式吧。’”太子对然友说:‘我过去不曾做过什么学问,没有认真学习礼仪制度,只喜欢跑马舞剑。现在亲友和百官都对我实行三年丧礼不满,恐怕他们也不会按我的要求尽力办理丧事,恐怕我处理不好这件大事,请您再去替我问问孟子吧!”然友再次到邹国请教孟子。
        孟子说:“要坚持这样做,不可以改变(是这样,这是不能够求于别人的)。孔子说过:‘君王死了,太子把一切政务都交给冢宰代理,自己不能吃山珍海味,每天只是喝稀粥。灰尘扑面脸色漆黑也不要梳洗只是在孝子位置上哭泣,大小官吏没有谁敢不悲哀,关键是您要做出个榜样来。在上位的人有什么喜好,下面的人一定就会喜好得更厉害。领导人、贤明之人的德行是风,老百姓的德行是草。草受风吹,必然随风倒。’所以,这件事完全取决于太子。”然友回国报告了太子。太子说:“是啊,这件事确实取决于我。”于是太子在丧庐中住了五个月,期间没有颁布过任何命令和禁令。族中尊长和朝廷百官都认为这件事做得好,说世子是遵守礼制的。等到下葬的那一天,四方前来吊唁的宾客,都看到世子的悲哀脸色和沉痛哭泣,对这次丧事极为满意。
         滕文公問為國。
      孟子曰:「民事不可緩也。《詩》云:『晝爾于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穀。』民之為道也,有恒產者有恒心,無恒產者無恒心。茍無恒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已。及陷乎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是故賢君必恭儉禮下,取於民有制。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夏后氏五十而貢,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畝而徹。其實皆什一也。徹者徹也,助者藉也。龍子曰:『治地莫善於助,莫不善於貢。貢者校數歲之中以為常。樂歲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為虐,則寡取之;凶年糞其田而不足,則必取盈焉。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將終歲勤動,不得以養其父母,又稱貸而益之,使老稚轉乎溝壑,惡在其為民父母也?』夫世祿滕固行之矣。《詩》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為有公田。由此觀之,雖周亦助也。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有王者起,必來取法,是為王者師也。《詩》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文王之謂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國。」
:(tao逃)《诗经·豳风·七月》:“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广雅·释器》:“绹,索也。”这里用为绳索之意。阳虎:又称阳货,季氏的家臣。季氏曾几代掌握了鲁国的朝政,而此时阳货又掌握着季氏的家政。后来他与公山弗扰共谋杀害了季桓子,失败后逃往晋国。:《诗·大雅·公刘》:“彻田为粮。”《老子·七十九章》:“有德司契,无德司彻。”《论语·颜渊》:“盍彻乎!”这里用为税田十取一的周朝田税制度之意。:《易·大过·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墨子·公输》:“借子杀之。”《韩非子·孤愤》:“其可以借以美名者,以外权重之。”《汉语大字典·草部》:“藉,为凭借之意。”这里用为凭借之意。龙子:古代贤人。:(jiao叫)同“校”,比较、估量之意。:(xi系)《三国志·魏志·许褚传》:“褚瞋目盻之,超不敢动。”这里用为恨视,怒视之意。:(xiang详)《尔雅·释官》:“庠序,官也。”《礼记·乡饮酒义》:“主人拜迎宾于庠门之外。”《礼记·学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孟子·梁惠王上》:“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说文》:“痒,礼官养老,夏曰校,殷曰庠,周曰序。”这里用指为学校之意。:《诗·周颂·闵予小子》:“继序思不忘。”《诗·大雅·行革》:“序宾以贤。”《左传·宣公十二年》:“内官序当其夜。”《礼记·中庸》:“宗庙之礼,所以序昭穆也。”《楚辞·离骚》:“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荀子·君子》:“长幼有序。”这里用为次序之意。:《易·旅·六五》:“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诗"小雅"车舝》:“式燕且誉,好尔无射。”《论语·八佾》:“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礼记·射义》:“射之为言者,绎也……绎者,各绎己之志也。”《礼记"中庸》:“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吕氏春秋·重言》:“有鸟止于南方之阜,三年不动不飞不鸣,是何鸟也?王射之。”高诱注:“使王射不动不飞不鸣何意也。”《广雅·释言》:“射,绎也。”这里用为猜度、陈述之意。
    滕文公请教有关治理国家的问题。
       孟子说:“百姓的事情不能拖延。《诗经·豳风·七月》里说:‘白天去割茅草,晚上搓成绳索;及时修整房屋,播种不敢耽误。’百姓的普遍状况和生活道理是:有了个人财产就有了生活的信心,就会遵循一定的道德规范,没有固定资产就没有坚定的个人信念和生活的信心。如果百姓没有坚定的道德观念约束自己,就会极端放纵自己的私欲和恶性,一切以自己为中心。等到他们犯了罪,然后才处罚他们,就像是先设下网罗陷害民众一样。哪有仁慈的统治者会这样陷害属下的百姓呢?所以说贤明的君主必须恭逊节俭、礼贤下士,收取百姓税赋要有制度有节制。阳虎说过:‘想富就别行仁义,施行仁义就富不起来。’夏代实行每家授田五十亩收税的贡法,殷商实行每家授田七十亩纳税的助法,周代实行每家授田一百亩纳税的彻法。实际上征的税都是十分取一。彻就是通,是抽取的意思,助就是借用人力帮助的意思。龙子说:‘收取土地税,最好的是助法,最恶劣的是贡法。’所谓贡法,就是比较一下几年中产量的平均数制定出一个固定数目。年境好的时候,粮食堆放杂乱,多收一些也不算做暴虐,可这时并不多收;遇到歉收年岁,产量还不够第二年肥田的费用,但收取赋税仍要满足那一固定数量。作为百姓父母的统治者,逼得百姓怒目以视,一年到头辛勤劳动,也不足赡养自己的父母,却还要靠借贷来凑足租税,使得老人小孩只好饿死被填在沟渠山谷里,这又怎么能算是百姓的父母呢。官僚贵族世代享受俸禄的制度,滕国是一直执行的。《诗经·小雅·大田》里说:‘好雨先降落到公田里,随即也下在我的私田里。’而只有助法才有公田。由此看来,周代也是实施助法的。另外要开设庠序学校教育百姓。庠,就是培养;校,就是教导;序,就是排列长幼先后次序,意思是有秩序地陈述。夏代称校,殷商称序,周代称庠,所学的东西三代都是一样的,即通过学习而明白人与人之间应该有的关系准则。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为上层所懂得,也遵循了这种关系准则,人民之间就会相亲相爱。要是圣明君主出现,必然也会来学取这个法因为这是为王者所效法的《诗经·大雅·文王》篇里说:‘周虽然是一个殷商统治下的古老小国,但命运却是欣欣向荣焕然一新的。’这是指周文王时的周国,是对周文王的称赞。您要是也能尽力实行这些措施,也将会使您的滕国面貌一新,欣欣向荣的。”
         使畢戰問井地。
      孟子曰:「子之君將行仁政,選擇而使子,子必勉之。夫仁政必自經界始。經界不正,井地不鈞,穀祿不平。是故暴君汙吏必慢其經界。經界既正,分田制祿,可坐而定也。夫滕壤地褊小,將為君子焉,將為野人焉。無君子莫治野人,無野人莫養君子。請野九一而助,國中什一使自賦。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畝,餘夫二十五畝。死徙無出鄉,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方里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所以別野人也。此其大略也。若夫潤澤之,則在君與子矣。」
毕战:人名,滕国的一个臣子。:(gui规)《易·益·六三》:“益之,用凶事,无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孙子算经》卷上:“量之所起,起于粟,六粟为一圭,十圭为一撮。”本义为古代容量单位。圭田:这里用为供祭祀用的田土之意。
      滕文公派毕战来问关于井田制的问题。
         孟子说:“你的君主准备施行仁政,特意选派你来,你一定要努力呀所谓仁政,首先必须从分清田土的经纬之界着手。经纬之界不正,井田就不会平均,作租税的俸禄就不会公平。所以暴虐君主和腐败官吏往往在边界划分上不那么严格以便从中得到更多的收入。田土的经纬之界一旦划分正确,怎样分配田土和俸禄就很容易解决了。滕国,虽是面积较小,但一样要有官员,一样要有在田野里耕田的农民。没有官僚,就没法管理百姓;没有百姓,就无从养活官僚。我建议在郊外施行九分之一收税的助法,在城里施行十分之一纳赋的方式。卿及以下的官吏,都要分给一块生产祭祀用粮的圭田,卿这一级的官吏圭田五十亩,其余官吏二十五亩。死葬和搬迁都不离开本乡范围,乡里的田都要同样是井田制,人们出入劳作时相互伴随,抵御盗寇时互相帮助,有疾病事故时互相照顾,这样百姓就友爱和睦了方圆一里为一个井田,一个井田为九百亩,中间一块田土为公田,八家各以一百亩为私田,但要共同料理好公田;把公田的事办完了,然后才能做私事,这就是区别官吏与平民的方法了。我说的这些,只是个大的框架,至于具体细节该怎样,就要靠国君和你了。” 
        有為神農之言者許行,自楚之滕,踵門而告文公,曰:「逺方之人,聞君行仁政,願受一廛而為氓。」文公與之處。其徒數十人,皆衣褐,捆屨織席以為食。
      陳良之徒陳相與其弟辛,負耒耜而自宋之滕。曰:「聞君行聖人之政,是亦聖人也,願為聖人氓。」陳相見許行而大悅,盡棄其學而學焉。陳相見孟子,道許行之言曰:「滕君,則誠賢君也;雖然,未聞道也。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飧而治。今也滕有倉廩府庫,則是厲民而以自養也,惡得賢?」孟子曰:「許子必種粟而後食乎?」曰:「然。」「許子必織布而後衣乎?」曰:「否,許子衣褐。」「許子冠乎?」曰:「冠。」曰:「奚冠?」曰:「冠素。」曰:「自織之與?」曰:「否,以粟易之。」曰:「許子奚為不自織?」曰:「害於耕。」曰:「許子以釜甑爨、以鐵耕乎?」曰:「然。」「自為之與?」曰:「否,以粟易之。」「以粟易械器者,不為厲陶冶;陶冶亦以械器易粟者,豈為厲農夫哉?且許子何不為陶冶,舍皆取諸其宮中而用之?何為紛紛然與百工交易?何許子之不憚煩?」
神农之言:神农氏的学说。神农是上古传说中的人物,常与伏羹氏、燧人氏一道被称为“三皇”。神农氏主要的功绩是教人从事农业生产,所以叫“神农”。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多托古圣贤之名而标榜自己的学说。“农家”就假托为“神农之言”。许行:农家代表人物之一,生平不详。(zhong):至,到。(chán),古代城市平民的房地:。:移民。衣褐,捆屦,织席以为食:穿粗麻衣,靠编草鞋,织草席谋生。衣(yi),动词,穿;褐(he),粗麻短衣;屦(ju),草鞋。陈良:楚国的儒士。陈相、陈辛:都是陈良的学生。耒耜 [lěi sì]  古代一种像犁的翻土农具。耜用于起土。耒是耜上的弯木柄。也用做农具的统称。饔飧:饔(yong):早餐;飧(Sun):晚餐。_lǐn米仓,亦指储藏的米。:病。:金属制的锅;zèng:用瓦做的茶饭器;(cuan):烧火做饭;铁:指用铁做的农具。:相当于方一言“啥”,即什么东西、一切东西的意思。宫中:家中。古代住宅无论贵贱都可以叫“宫”,秦汉以后才专指帝王所居为宫。
     有一个致力于神农氏理论名叫许行的人,从楚国来到滕国,对滕文公说:“我这个从远方来的人听说您施行仁政,希望得到一所住处,成为您的百姓。”滕文公便给了他住处。他有几十个徒弟,都穿着粗麻衣服,靠打草鞋织席子谋生
         陈良的徒弟陈相,和弟弟陈,扛着犁、锄等农用工具,也从宋国来到滕国,也进见滕文公说:“听说您在按古代圣人的方式治理国家,那么您也就是圣人了,我们愿意做圣人的臣民。”也住了下来。陈相见到许行后极为高兴,完全抛开了自己原先的学问而改学许行的学说。过后陈相去拜见孟子,转述许行的话说:“滕文公,倒真是一位好君主,不过他还是没有理解仁政的根本道理。贤德君主应该是与百姓一起劳动来获取食物,抽出早晚吃饭的时间来管理国家(贤人治国应该和老百姓一道耕种而食,一道亲自做饭)。现在,滕国却有储藏粮食的仓库,存放财物的,这就是剥削百姓而养活自己了,怎能算是贤明呢?孟子问:“许行是自己种粮食养活自己吗?”陈相:“是的。”孟子:“许行自己织布来做衣服穿吗?”陈相:“不是,他穿粗麻衣服。”孟子:“许行戴帽子吗?”陈相:“戴帽子。”孟子:“什么帽子?”陈相:“白布帽子。”孟子:“自己织布做的帽子吗?”陈相:“不是,是拿粮食换的。”孟子:“许行为何不自己织布?”陈相:“因为怕误了农活。”孟子:“许行是用砂锅陶器做饭、用铁种地吗?”陈相:“是的。”孟子:“这些陶器和铁器是他自己做的吗?”陈相:“不是,是用粮食换的。”孟子于是说:“农夫用粮食换做饭的砂锅陶器和种地的铁器,不能说是损害剥削了陶工和铁匠;那么,铁匠、陶工以他们的东西换粮食,难道就能够说是损害了农夫吗?况且许行为什么不自己制陶、炼铁,准备这许多东西放在家里用呢?又为什么要一次次与工匠们去交易呢?许行怎么这么不嫌麻烦呢?”
          曰:「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為也。」
      「然則治天下獨可耕且為與?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為備。如必自為而後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故曰:或勞心,或勞力。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於人;天下之通義也。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氾濫於天下;草木暢茂,禽獸繁殖;五穀不登,禽獸偪人;獸蹄鳥迹之道,交於中國。堯獨憂之,舉舜而敷治焉。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澤而焚之,禽獸逃匿。禹疏九河,瀹濟、漯而注諸海;決汝、漢,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後中國可得而食也。當是時也,禹八年於外,三過其門而不入,雖欲耕,得乎?后稷教民稼穡,樹藝五穀,五穀熟而民人育。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放勳曰:『勞之來之,匡之直之,輔之翼之,使自得之;又從而振德之。』聖人之憂民如此,而暇耕乎?堯以不得舜為己憂;舜以不得禹、皋陶為己憂。夫以百畝之不易為己憂者,農夫也。分人以財謂之惠,教人以善謂之忠,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是故以天下與人易,為天下得人難。孔子曰:『大哉,堯之為君!惟天為大,惟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與焉!』堯舜之治天下,豈無所用其心哉?亦不用於耕耳。吾聞用夏變夷者,未聞變於夷者也。陳良,楚產也;悅周公、仲尼之道,北學於中國,北方之學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謂豪傑之士也。子之兄弟事之數十年,師死而遂倍之。昔者,孔子沒,三年之外,門人治任將歸,入揖於子貢,相嚮而哭,皆失聲,然後歸。子貢反,築室於場,獨居三年,然後歸。他日子夏、子張、子游以有若似聖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強曾子。曾子曰:『不可,江漢以濯之,秋陽以暴之,皜皜乎不可尚已。』今也南蠻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師而學之,亦異於曾子矣。吾聞出於幽谷、遷於喬木者,未聞下喬木而入於幽谷者。魯頌曰:『戎狄是膺,荆舒是懲。』周公方且膺之,子是之學,亦為不善變矣!」
大人:这里指有地位的人,与下文“小人”相对。:指奔波、劳累。:遍。瀹济漯:瀹(yue):疏导。济漯(ta):济水和漯水。后稷:相传为周的始祖,名弃,尧帝时为农师。树艺:种植。(xie):人名,相传是殷的祖先,姓子,尧帝时任司徒。放勋:尧的称号,放是大,勋是功劳,原本是史官的赞誉之辞,后来成为尧的称号。劳之来之:劳、来都读为去声,劝勉,慰劳。皋(gao)陶(yao):人名,相传为虞舜时的司法官。:治。:同“背”,背叛。治任:准备行李。治,整治;任,负担。秋阳以暴:秋阳,周历七八月相当于夏历五六月,所以这里所说的秋阳实际相当于今天的夏阳。暴,同“曝”,晒。皜皜(hao):光明洁白的样子。(jue):伯劳鸟。戎狄膺,荆舒是惩:引自《经?鲁颂?闷官》。膺,击退;惩,抵御;戎秋是北方的异族;荆、舒是南方的异族。
  陈相回答说:“各种工匠的事情当然不是可以一边耕种一边同时干得了的。”
  孟子说:“那么治理国家就偏偏可以一边耕种一边完成了吗?官吏有官吏的事,百姓有百姓的事。如果一个人能生产各种产品,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制造才能使用,那么普天之下的人各自忙于杂事,不就一片混乱了吗?所以说:有的人从事脑力劳动,有的人从事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者统治人,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被统治者供养别人,统治者靠别人供养:这是通行天下的原则。在尧那个时代,世上还不太平,洪水不循河道,到处泛滥成灾;野草杂树却异常旺盛侵占田地,飞禽走兽大肆繁衍,百姓赖以生存的粮食却年年歉收,鸟兽侵害人民,其活动范围以至于到了人类聚居的中心地带。尧为此而非常担忧,选拔舜出来全面治理。舜派伯益负责有关火的事务,伯益便用烈火焚烧山野沼泽的草木,飞禽走兽于是四散而逃。舜又命令大禹治水,大禹疏通了九条河道,治理济水水,引流入海;挖掘汝水、汉水,疏通淮水、水,引流进入长江。这样中国才可以进行农业耕种,人民才有了饭吃在那个时候,大禹八年在外面忙碌,三次路过家门却不进去,紧张到了这种地步,想自己种地获取粮食吃,可能吗?周人的祖先后稷教老百姓耕种收获,栽培五谷,庄稼丰收了百姓才可以生存繁衍。人要遵守一定的道德规范,因为人们要是有饭吃、有衣穿、有房子住,但没有教养,就跟飞禽走兽也差不多了。圣人又为此而担忧,就让殷商的祖先契做司徒,用人与人之间应有的伦常关系和道理来教育百姓:父子之间有骨肉之亲,君臣之间有礼义之道,夫妻之间有内外之别,老少之间有尊卑之序,朋友之间有诚信之德。放勋(尧曾说过:‘要督促人们认真工作,要教导、要纠正、要帮助、要扶植,使每个人都充分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义务,充分提高人们的品德觉悟。’圣人要时时为老百姓考虑呀,难道还有时间来亲自耕种吗?尧把得不到舜这样的人作为自己的忧虑,舜把得不到禹和皋陶这样的人作为自己的忧虑。而那些仅仅因为一百亩土地的不容易耕种才担心的人,是普通农民罢了。把钱财分给别人叫做惠,把好的道理教给别人,教育别人干好事叫做忠,为天下发现人才叫做仁。所以把天下大事交付给别人是件容易事,但找一个贤明君子来接受就不是件容易事了。孔子说:‘尧做天子真是伟大!只有天最伟大,只有尧能够效法天,他的圣德无边无际,老百姓都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来赞美他!舜也是了不得的天子!他那高尚无比的觉悟,以至于拥有整个天下但从不只想着自己!’尧和舜治理天下,难道没有付出极大的心血吗?他们也没有亲自参加耕种。我只听说过用中原中央大国的道德标准去改变边远落后地区的,没有听说过用边远落后地区的一切来改变中原的。陈良本来是楚国的人,喜爱周公、孔子的学说,由南而北来到中原学习。北方的学者还没有人能够超过他呢。他可以称得上是豪杰之士了。你们兄弟跟随他学习了几十年,他一死,你们就背叛了他!以前孔子死的时候,门徒们都为他守孝三年,三年以后,大家才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临走的时候,都去向子贡行礼告别,相对而哭,泣不成声,然后才离开。子贡又回到孔子的墓地重新筑屋,独自守墓三年,然后才离开。后来,子夏、子张、子游认为有若有点像孔子,便想用尊敬孔子的礼来尊敬他,就逼着曾子赞同。曾子说:‘不可以.就像曾经用江汉的水清洗过,又在夏天的太阳下曝晒过,洁白无暇。我们的老师是没有谁还能够相比的。’如今这个怪腔怪调的南方蛮子,说话诽谤先王的圣贤之道,你们却背叛自己的老师而向他学习,这和曾子相比,差得也太远了点。我只听说过从幽暗的山沟飞出来迁往高大的树木上的,从没听说过从高大的树木飞下来迁往暗的山沟的。《鲁颂》说:‘攻击北方的戎狄,惩罚南方的荆舒。’周公尚且要攻击楚国这样的南方蛮子,你们却去向他学习,这简直是越变越坏了啊。”
        「從許子之道,則市賈不貳,國中無偽;雖使五尺之童適市,莫之或欺。布帛長短同,則賈相若;麻縷絲絮輕重同,則賈相若;五穀多寡同,則賈相若;屨大小同,則賈相若。」
      曰:「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百,或相千萬;子比而同之,是亂天下也。巨屨小屨同賈,人豈為之哉?從許子之道,相率而為偽者也,惡能治國家?」
市贾不贰:贾通“价”;不贰,没有两样。倍蓰(xi):倍,一倍;蓰,五倍。后文的什、百、千、万都是指倍数。巨屦小屦:粗糙的草鞋与精致的草鞋。
        陈相说:“要是依许行的方式,那么市场上物价就不会有两样,城里也没有了虚造伪劣之事了。即使让一个小孩去买东西,也没有谁会欺骗他。棉布丝绸长短一样,价格也没差别;麻线丝棉重量一样,价格也一样;粮食多少一样,价格仍是一样;鞋子大小一样,价格还是一样。这多好啊!”
        孟子说:“各种东西的质量和价格不一样,这就是事物的本来规律啊!价格有的相差数倍,有的差十倍百倍,有的差千倍万倍。若是硬性规定它们的价格完全一样,不是故意扰乱天下吗?大鞋子与小鞋子价格一样,谁还去做大鞋子?真按许行的办法实施的话,大家就会争先恐后地制造伪劣物品,这样怎能把一个国家治理好呢?
        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見孟子。孟子曰:「吾固願見,今吾尚病,病愈,我且往見。」夷子不來。他日又求見孟子。孟子曰:「吾今則可以見矣。不直則道不見,我且直之。吾聞夷子墨者,墨之治喪也,以薄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豈以為非是而不貴也?然而夷子葬其親厚,則是以所賤事親也。」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謂也?之則以為愛無差等,施由親始。」徐子以告孟子。孟子曰:「夫夷子信以為人之親其兄之子為若親其鄰之赤子乎?彼有取爾也。赤子匍匐將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蓋上世甞有不葬其親者,其親死則舉而委之於壑。他日過之,狐貍食之,蠅蚋姑嘬之。其顙有泚,睨而不視。夫泚也,非為人泚,中心達於面目。蓋歸反虆梩而掩之,掩之誠是也。則孝子仁人之掩其親,亦必有道矣。」徐子以告夷子。夷子憮然為間曰:「命之矣。」
墨者夷之:信奉墨子学说,名叫夷的人。徐辟:孟子的学生。:《易·坤·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诗·大雅·緜》:“其绳则直,缩版以载。”《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师直为壮,曲为老。”《论语·雍也》:“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韩非子·五蠹》:“夫君之直臣,父之暴子也。”《广雅·释诂二》:“直,义也。”《字汇·目部》:“直,正也。”这里用为正直、公正之意。赤子:《尚书·周书·康诰》:“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老子·五十五章》:“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指纯正而天真无邪的儿童之意。蚋:(rui锐)《通俗文》:“小蚊曰蚋。”主要是蠓科、瘿蚊科和摇蚊科的任何种小双翅蝇,其中很多都能够咬人疼痛并且还有某些是人类和各种其它脊椎动物寄生虫的中间宿主传播者。又名沙蚊。这里用指为小蚊之意。’应读为‘盬’ gǔ,咀也。:(zuo作)《韩非子·说林下》:“于是乃相与聚嘬其母(体)而食之。”这里用为叮咬之意。:(sang嗓)《孔子家语·困誓》:“河目龙颡。”《淮南子》:“靥辅在颊则好,在颡则丑。”《说文》:“颡,额也。从页,桑声。”《方計》:“中夏谓之额,东齐谓之颡。”这里用为额头之意。:(ci此)《正字通·水部》:“泚,汗出貌。”这里用为出汗的样子。:(lei雷)《诗·周南·樛木》:“南有樛木,葛藟虆之。”《楚辞·刘向·九叹》:“葛藟虆于桂树兮。”这里用为藤、葛类蔓草名之意。:(li梨)同“杞”。《集韵·止韵》:“杞,木名。《说文》:‘枸杞也。’一曰国名,亦姓,或作梩。”这里用为一种叫“杞”的灌木之意。:《论语·微子》:“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这里用为怅然失意的样子。
        墨家学派的信奉者夷之想通过孟子的学生徐辟求见孟子。孟子说:“我是很愿意见他的,但我现在正病着,等我病好了我去见他,夷子就不用来了。”过了几天,夷子又提出想见孟子。孟子说:“我今天可以见他,不公正地对他(见面后若是不说明白的话),则道理就会不显明;我且公正地对待,因此我想直截了当地说。我听说夷子是信奉墨家学说的,墨家学说提倡办理丧事,以薄葬(节俭)为正确的道路;夷子想用这种主张移风易俗于天下,难道不是认为不这样就不可贵吗(这就是认为如果不节俭就不合理吗)?然而夷子又厚葬了他的亲人,那就是用他认为低贱的方法来侍奉亲人了。”徐辟把这些话告诉了夷子。夷子说:“儒家学说中,古代贤明君主对待百姓‘象爱护婴儿一样,这是说的什么意思呢?我也认为爱是没有差别等级的,只是施行的时候由亲人开始。”徐辟把这些话告诉了孟子。孟子说:“这个夷子真的认为人们爱护自己哥哥的孩子和爱护邻居的孩子是一样的吗?那是有取舍的。婴儿在地上爬着将要跌进井里时,婴儿是没有过错的,每个人都会给予帮助把他拉回来,由此他就认为博爱是没有差别的其实天下所有的生物,只有一个根本来源,像人就只有一个父亲、母亲,人才会爱戴自己的父母;夷子认为爱无区别,就是生物有多个来源,人有多个父母了。大概上古时候曾经有不安葬自己亲人的人,他的亲人死了,就把尸体扛起来丢到山沟里。后来路过那里,看见狐狸在撕食尸体,苍蝇蚊子也聚来叮咬。他的额头上就冒出了汗,斜着眼而不敢正视不忍心看。这个汗呀,并不是为别人流的,是内心真情表现在脸上的结果,于是这人就返去拿藤蔓野草和灌木来掩埋尸体。掩埋尸体确实是对的,那么孝子和仁爱的人埋葬自己的亲人,也必然是有道理的。”徐辟把这些话告别了夷子。夷子怅然若失,停了一会才说:“命运就是这样的,这是在教育我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