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延举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孟子》--七--離婁上(原文及翻译)  

2016-12-13 15:10:08|  分类: 儒家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子   離婁上
          孟子曰:「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員。師曠之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聞而民不被其澤,不可法於後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詩》云:『不愆不忘,率由舊章。』遵先王之法而過者,未之有也。聖人既竭目力焉,繼之以規矩準繩,以為方員平直,不可勝用也。既竭耳力焉,繼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勝用也。既竭心思焉,繼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故曰:為高必因丘陵,為下必因川澤。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謂智乎?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惡於衆也。上無道揆也,下無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義,小人犯刑,國之所存者幸也。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國之災也。田野不辟,貨財不聚,非國之害也。上無禮,下無學,賊民興,喪無日矣。《詩》曰:『天之方蹶,無然泄泄。』泄泄猶沓沓也。事君無義,進退無禮,言則非先王之道者,猶沓沓也。故曰:責難於君謂之恭,陳善閉邪謂之敬,吾君不能謂之賊。」
离娄:人名,古代一个视力极好的人,相传是黄帝时人,能于百步之外见秋毫之末。公输子:人名,即公输班,鲁国人,所以又叫鲁班。春秋末年著名的木匠。师旷:春秋时代晋国的著名乐师。:《诗"小雅"楚茨》:“我孔熯矣,式礼莫愆。”《诗·大雅·假乐》:“不愆不忘。”《左传·哀公十六年》:“失所为愆。”《论语·季氏》:“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说文》:“愆,过也。”这里用为过失、毛病之意。:《墨子·天志上》:“我有天志,譬若轮人之有规,匠人之有矩。”《荀子·赋》:“圆者中规,方者中矩。”《荀子·劝学》:“木直中绳,輮以为轮,其曲中规。”《楚辞·离骚》:“圆曰规,方曰矩。”《说文》:“规,有法度也。从矢,从见,会意。”这里用为画圆形的工具。:本字作巨,今字作矩。形声。从矢,巨声。《论语·为政》:“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楚辞·离骚》:“求榘鑊之所同。”本义:矩尺。画直角或方形的工具。后来用为比喻规矩、法则之意。六律:《礼记·礼运》:“五声六律十二管。”古代用来校正乐音标准的管状仪器。以管的长短来确定音阶。从低音算起,成奇数的六个管叫律,成偶数的六个管叫吕。统称十二律。六律分别是: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黄钟。五音:最古的音阶仅用五音,即宫、商、角、徵、羽。古人通常以宫作为音阶的第一级音。:《诗·鄘风·定之方中》:“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易·系辞》:“初率其辞而揆其方。”《国语·周语》:“南北之揆七同也。”《楚辞·离骚》:“皇览揆予初度兮,肇锡予以嘉名。”《论衡·实知》:“凡圣人见祸福也,亦揆端推类。”《说文》:“揆,度也。”这里用为大致估量之意。:《诗"魏风"汾沮洳》:“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礼记·王制》:“度地居民。”《周礼·司市》:“执鞭度守门。”《孟子·梁惠王上》:“度,然后知长短。”《韩非子》:“吾忘持度。”《虞书》:“同律度量衡。”《说文》:“度,法制也。”这里用为计量长短的标准、尺码之意。:通范。《论语·学而》:“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墨子·备蛾传》:“轴间广大,以圉,犯之,融其两端以束轮。”于省吾新证:“犯应读作范……此言轴间广大,以围范之,融其两端以束轮。”《逸周书·文传》:“土可犯,材可蓄。”这里用为约束使合规范之意。:《尚书·康诰》:“用其义刑义杀,勿庸以次汝封。乃汝尽逊曰时叙,惟曰未有逊事。”《诗"大雅"思齐》:“神罔时恫,刑于寡妻。”《诗·周颂·我将》:“仪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诗"周颂"清庙》:“不显维德,百辟其刑之。”《论语·为政》:“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管子·侈靡》:“贱有实,敬无用,则人可刑也。”《孟子·梁惠王上》:“刑于寡妻。”这里用为典范、榜样之意。:《诗·小雅·十日之交》:“棸子内史,蹶维趣马。”《诗·大雅·板》:“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毛传:“蹶,动也。”陈奂传疏:“蹶训动,犹扰乱也。”清徐灏《说文解字注笺·足部》:“蹶,又为兴起之义,与僵仆相反而相成,盖蹶者必起也。”这里用为动乱之意。:《诗·邶风·雄雉》:“雄雉于飞,泄泄其羽。”《诗"魏风"十亩之间》:“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诗·大雅·板》:“天之方蹶,无然泄泄。”陆德明释文:“《尔雅》:‘宪宪,泄泄,制法则也。’”《荀子·荣辱》:“憍泄者,人之殃也。恭俭者,屏五兵也。”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泰部》:“泄,假借为亵。”这里用为轻慢、懈怠之意。:《说文》:“沓,语多沓沓也。”这里用为拖沓、疲沓之意。
     孟子说:“即使有离娄那样超凡的视力,有公输班那样高明的技巧,如果不用圆规和直尺,也不能画出正确的方形和圆形;即使有师旷那样灵敏的听力,如果不用六律,也不能校正五音;即使有尧舜那样仁慈的道德水准,如果不对百姓施行仁政,也不能使天下太平。现在有些国君虽有仁爱之心、仁爱之誉,但百姓却未能受到恩惠,未能被后世效法,原因就在于并没有真正行施古代贤明君主的治国良策呀。所以说:单凭善良的心地,并不能处理好政事,单凭法度并不能使之自行实施。《诗经·大雅·假乐》中说:‘不要违背,不要忘却,一定要遵守过去的正确法规。’遵守古代贤明君主的正确法规而出差错,是不可能的事。圣人既然已经竭尽眼力,才得以创造了圆规、直尺、准绳,我们用这些东西来画圆形、方形,是足够用了;圣人既然已经竭尽听力,才得以利用六律校正五音,这也足够后代使用了;圣人既然已经竭尽心力,才得以创立了仁慈的政治措施,我们只要将之具体实施,那么天下就可以充满了仁爱之心了。所以说:修筑高的楼台,一定要选择在地势高的丘陵上;开挖池塘水渠,一定要选择地势低的河道沼泽;管理百姓要是不遵循古代圣明君王的良好法规典章,能算是聪明吗?所以只有仁慈的人才适宜处于统治地位,要是没有仁慈之心的人当了统治者,他就必定会广泛地传播他的邪恶。领导者没有道德标准,被领导者就会不守法规;朝廷中的人不讲道德,工匠们也就没有了法度;贵族们违犯道义,平民们就会违犯刑律: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还能生存,那就是太幸运了。所以说:城郭不完备,武器不充足,算不上是国家的灾难;土地没有开垦,财物没有积聚,也算不上是国家的灾难;上层人员不讲礼义,下层人员不培养个人品德,乱民暴徒出现并逐渐增多,这个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诗经·大雅·板》中说:‘天下正要兴盛的时候,不要轻易使之懈怠下来!’所谓懈怠,就像是疲惫拖沓啊。不按礼仪信义侍奉君主,当官或退隐不遵守礼制,开口便非议古代贤明君王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这些就是国家疲惫衰落的迹象呀。所以说:指出君主的错误,就是恭;多说善事堵塞邪论,就是敬;妄言自己的君主不能行施仁政,就是贼。”
        孟子曰:「規矩,方員之至也。聖人,人倫之至也。欲為君,盡君道;欲為臣,盡臣道,二者皆法堯舜而已矣。不以舜之所以事堯事君,不敬其君者也;不以堯之所以治民治民,賊其民者也。孔子曰:『道二,仁與不仁而已矣。』暴其民甚,則身弒國亡,不甚,則身危國削,名之曰『幽』、『厲』,雖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也。《詩》云:『殷鑒不逺,在夏後之世。』此之謂也。」
:《逸周书》:“民生而有习有常,以习为常,以常为慎…上贤而不穷,哀乐不谣,民知其至。”《荀子·正论》:“夫是之谓视形势而制械用,称远近而等贡献,是王者之制也。”《荀子·议兵》:“夫是之谓三至。”这里用为准则之意。:《论语·微子》:“欲洁其身,而乱大伦。”《礼记·曲礼下》:“儗人必于其伦。”《礼记·曲礼下》:“毛犹有伦。”《孟子·公孙丑下》:“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荀子·富国》:“人伦并处。”汉贾谊《过秦论》:“廉颇赵奢之伦。”《说文》:“伦,辈也。”这里用为人与人之间尊卑长幼之间的关系之意。幽、厉:幽:昏暗乱常;厉:暴虐嗜杀;周朝的幽王和厉王,就是因其所为而得此不好的谥号。
     孟子说:“圆规和曲尺,是方与圆的准则;圣人的作为,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准则。想要做君主,就应按君主应有的道义管理天下;要当臣子,就应按臣子应有的礼制来辅佐君主,这两方面都是应以尧和舜为学习对象的。不以舜之所以侍奉尧的作为来侍奉君主,就是不敬奉自己的君主;不以尧之所以治理民众的作为来治理民众,就是残害自己的百姓。孔子说:‘治国之路有两条,即仁爱与不仁罢了。’残暴虐害老百姓太过分则会导致自身被杀国亦亡;不太过分,则也会使自身危险国力削弱,这就称之为‘昏暗乱常和暴虐嗜杀’,即使有孝子及孙子,历百世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人死后的谥号就是幽或厉,如周幽王和周厉王,即使后代子孙非常有孝心,但幽、厉之类的丑名却永远不会改掉了)。《诗经·大雅·荡》上说:‘殷商可以借鉴的教训并不遥远,就是在前一代的夏朝。’说的正是这个意思。”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國之所以廢興存亡者亦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廟;士庶人不仁,不保四體。今惡死亡而樂不仁,是由惡醉而強酒。」
社稷:《诗·小雅·甫田》:“以社以方。”《老子·七十八章》:“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论语·八佾》:“哀公问社於宰我。宰我对曰。”《礼记·月令·仲春》:“命民社。”《国语·鲁语上》:“故祀以为社。”《史记·陈涉世家》:“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这里用为土地神神主之意。土神和谷神是古时君主都祭祀的社稷,后来就用社稷代表国家。宗庙:本义是指皇帝、诸侯祭祀祖先的地方。《国语·越语》:“吾将残汝社稷,灭汝宗庙。”旧时帝王以天下为自己一家所有,世代相传,所以以宗庙代称王室、国家。
     孟子说:“夏、商、周三代能够得到天下是因为爱民和行施仁政,最后失去天下是因为不爱民不行施仁政。一个国家的兴盛、衰败和生存、灭亡的原因也是如此。天子不爱民不行仁道,就不能保住天下;诸侯不爱民不行仁道,就不能保住国家;公卿大夫等官员不爱民不行仁道,就不能保全自己的身份地位;读书人和普通百姓不爱民不守仁义就会自身难保了。现在有些人憎恶死亡但乐于干坏事,这就象厌恶喝醉酒却强要去喝酒一样。”
         孟子曰:「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荅,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詩》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dá  同:答.
     孟子说:“爱别人却得不到亲近,就该返回头来想想自己是否足够仁慈;治理百姓却没有治理好,就应返回头来想想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方式是否合适;用社会行为规范来要求别人却得不到回应,就应返回头来想想自己对人是否足够尊敬;干任何一件事情,要是没达到预期效果,都需要返回头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如果自己是正确无疑的话,天下的人才会都愿归顺你。《诗经·大雅·文王》篇里说:‘永远遵从上天的意愿,就是自己求得更多的福泽。’”
         孟子曰:「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國家』,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诗·小雅·小明》:“无恒安处。”《论语·述而》:“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易·序卦传》:“恒者,久也。”《易·系辞下传》:“恒,德之固也。”《说文》:“恒,常也。”这里用为长久、常常之意。
      孟子说:“人们有句常说的话,都说:‘天下国家’。可见天下的根本在于国,国的根本在于家族家庭,家的根本在于每个人自身。”
        孟子曰:「為政不難,不得罪於巨室。巨室之所慕,一國慕之;一國之所慕,天下慕之。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
巨室:指很有影响力的卿大夫家族。:《说文》:‘滂,沛也。’重言之,则曰滂滂沛沛……王褒《九怀》云:‘望淮兮沛沛。’”《广雅·释训》:“滂滂,沛沛,流也。”王念孙疏证:“本义雨水充盛之意。这里用指为遍布之意。:《易·讼·六三》:“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诗"卫风"氓》:“士也罔极,二三其德。”《诗·大雅·既醉》:“既醉以酒,既饱以德。”《易·坤·象》:“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老子·十章》:“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论语·为政》:“子曰:‘为政以德,誓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庄子·天地》:“故曰,玄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矣。”成玄英疏:“玄古圣君无为而治天下,自然之德而已矣。”《孟子·梁惠王上》:“德何如可以王矣?”《新书·道德说》:“六德六美,德之所以生阴阳天地人与万物也。”这里用为客观规律之意。
        孟子说:“进行政事管理并不困难,只要不与那些有影响力的贵族世家相冲突就可以了。大贵族世家喜欢的东西,往往整个国家都去追求;一个国家所追求的东西,往往天下各国都向往。因此,(如果大家族崇尚仁义的话),道德风尚就会骤然兴盛并迅速普及于整个天下。”
        孟子曰:「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賢役大賢。天下無道,小役大,弱役強,斯二者,天也。順天者存,逆天者亡。齊景公曰:『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絕物也。』涕出而女於吳。今也小國師大國,而恥受命焉,是猶弟子而恥受命於先師也。如恥之,莫若師文王,師文王,大國五年,小國七年,必為政於天下矣。《詩》云:『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膚敏,祼將于京。』孔子曰:『仁不可為衆也夫!國君好仁,天下無敵。』今也欲無敵於天下,而不以仁,是猶執熱而不以濯也。《詩》云:『誰能執熱,逝不以濯?』」
:《书·大诰》:“予造天役,遗大投艰于朕身。”这里用为役使于、服从于之意。:《诗"小雅"巷伯》:“既其女迁。”《左传·桓公十一年》:“宋雍氏女于郑庄公。”这里用为以女嫁人之意。:《诗"小雅"鱼丽》:“鱼丽于罶,鲿鲨。”《诗·鄘风·干旄》:“良马五之。”孔颖达疏引三国魏·王肃曰:“夏后氏驾两谓之丽。”《诗·大雅·文王》:“商之孙子,其丽不亿。”《周礼·夏官·校人》:“丽马一圉。”《小尔雅·广言》:“丽,两也。”《汉书·扬雄传上》:“丽钩芒与骖蓐收兮。”师古曰:“丽,并驾也。”这里用为成群结队之意。亿:《诗·大雅·文王》:“商之孙子,其丽不亿。”《左传·隐公十年》:“不能供亿。”《左传·昭公二十一年》:“心亿则乐。”《左传·昭公三十年》:“我盍姑亿吾鬼神。”《左传·昭公二十一年》:“心亿则乐。”《国语·楚语》:“亿其上下。”《说文》:“亿,安也。”这里用为安宁、安定之意。:疑问代词。相当于“何”。《诗"小雅"正月》:“瞻彼中林,侯薪侯蒸。”《诗"大雅"文王》:“上帝既命,侯于周服。”《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君乎,君乎,侯不迈哉?”这里用为为什么,侯不(何不)之意。:《诗·豳风·狼跋》:“公孙硕肤,赤舄几几。”《诗·大雅·文王》:“殷士肤敏,祼将于京。”汉张衡《东京赋》:“所谓末学肤受,贵耳而贱目者也。”《北齐书·文苑传序》:“凡此诸人,亦有文学肤浅,妄想推荐者十三四焉。”这里用为浅薄之意。:《诗·小雅·甫田》:“曾孙不怒,农夫克敏。”《诗·大雅·文王》:“殷士肤敏,祼将于京。”《左传·僖公三十三年》:“礼成而加之以敏。”《论语·学而》:“敏于事而慎于言。”《论语·里仁》:“君子欲纳于言而敏于行。”这里用为思想敏锐、反应快之意。将:《诗·大雅·文王》:“殷士肤敏,祼将于京。”《左传·隐公六年》:“君将若之何?”《孟子·告子下》:“天将降大任。”《韩非子·喻老》:“将恐深。”这里用为将要、就要之意。
     孟子说:“天下清平的时候,小的规律就服从于大的规律,有小贤的人就服从于大贤的人;天下混乱的时候,力量小的就服从于力量大的,势力弱的就服从于势力强的。这两种情况,都是天意。顺从天意的就能生存,违背天意的就要灭亡。齐景公说:‘既不能命令别人,又不能接受别人的命令,只能是死路一条。’于是流着眼泪把女儿嫁给吴国。现今小国效法大国,但却耻于接受大国的指令,这就好比学生耻于听命于老师一样。如果以之为耻,就不如效法周文王。效法周文王,大国五年,小国七年,必定能够掌握天下的治理权。《诗经》上说:‘商的那些子孙后代,人数众多算不清。上帝既已降下意旨,就臣服周朝顺应天命。商的子孙臣服周朝,可见天命无常会改变。归顺的殷贵族服役勤敏,在京师祭飨作陪伴。’孔子说:‘仁爱不是用数量众多来衡量的,如果国家君主喜好仁爱,那就天下无敌。’如今想要无敌于天下但又不以仁爱为本,就好比是忍受酷热而不去用凉水冲澡一样。《诗经》上说得好:‘谁能不把炎热当作苦恼,而不去洗凉水澡呢?’”
        孟子曰:「不仁者,可與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葘,樂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與言,則何亡國敗家之有?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
:(zai)甲骨文字形,象火焚屋的形状。小篆从川,表水,从火。同灾。《周礼·掌客》:“祸烖杀礼。”《周礼·大祝》:“国有大故天烖。”《国语·周语》:“天灾降戾。”《荀子·臣道》:“灾及其身。”《说文》:“天火曰烖,从火,哉声。古文从才,籀文从巛声。”这里用为灾祸之意。沧浪:水名。有汉水、汉水之别流,汉水之下流、夏水诸说。此处则是指青苍色的水。:《墨子·公孟》:“鲜冠组缨,绛衣博袍。”《庄子·让王》:“正冠而缨绝。”《楚辞·渔父》:“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说文》:“缨,冠系也。”这里用指为系在脖子上的帽带。
     孟子说:“对那些不仁爱者难道可以讨论问题吗?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处于危险之中而安然不动,把灾难的发生当成捞取利益的机会,把导致国破家亡的事当成乐趣;这些不仁爱的人要是可以用言语劝说,那还会有什么亡国败家的事发生呢?曾经有个儿童歌唱说:‘清澈的沧浪水啊,能用来洗我的帽缨;浑浊的沧浪水啊,能用来洗我的双脚。’孔子在一旁听了说:‘弟子们听着,清澈的水可以用来洗帽缨,浑浊的水可以用来洗双脚,用河水来洗什么东西全取决于自己啊!可见,一个人自己不知珍重自己,才会招致别人的侮辱;一个家庭必定先自我毁灭,才会招致别家的摧残;一个国家必然是自己内部先互相征伐,别人才来讨伐它。《尚书·太甲》上说:‘天降灾祸,还可以躲避;自己做坏事,就逃脱不了灭亡。’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孟子曰:「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民之歸仁也,猶水之就下,獸之走壙也。故為淵敺魚者,獺也;為叢敺爵者,鸇也;為湯、武敺民者,桀與紂也。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則諸侯皆為之敺矣;雖欲無王,不可得已。今之欲王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茍為不畜,終身不得。茍不志於仁,終身憂辱,以陷於死亡。《詩》云:『其何能淑?載胥及溺』,此之謂也。」
:通“ 旷”。《庄子·应帝王》:“以处圹埌之野。”《荀子·礼论》:“故圹垅,其貌象室屋也。”这里用为旷野之意。:通“雀”。这里用指为飞禽之意。:(zhan)这里用指为鹞、鹰一类猛禽。:即艾蒿。一种菊科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制成艾绒,供针灸用。《诗·王风·采葛》:“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说文》:“艾,冰台也。”《博物志》:“削冰令圆举以向日,干艾于后,承其景则得火,故曰冰台。”这里用为药物之意。:假借为“俶”。《诗·周南·关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王风·中谷有蓷》:“遇人之不淑矣。”《诗·曹风·鳲鸠》:“淑人君子。”《诗"小雅"鼓钟》:“淑人君子,怀允不忘。”《尔雅》:“淑,善也。”《荀子·劝学》:“淑人君子,其仪一兮。”《楚辞·招魂》:“九侯淑女。”这里用为善良、美好之意。:《易·小畜·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书·皋陶谟》:“亦言其人有德,乃言曰:载采采。”孔传:“载,行;采,事也。”孔颖达疏:“载者,运行之义,故为行也,此谓荐举人者,称其人有德,欲使在上用之,必须言其所行之事。”《周礼·春官·大宗伯》:“大宾客,则摄而载果。”郑玄注:“载,为也;果,读为裸,代王裸宾客以鬯,君无酌臣之礼。言为者,摄酌献耳。”《管子·形势》:“虎豹得幽而威可载也。”尹知章注:“载,行也。”《小尔雅·广言》:“载,行也。”这里用为施行之意。:《诗"小雅"桑扈》:“君子乐胥,受天之祜。”《诗·大雅·公刘》:“于胥斯原,既庶既繁。”《管子·大匡》:“将胥有所定也。”《孟子·梁惠王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孟子·万章上》:“帝将胥天下而迁之焉。”《荀子·大略》:“故《春秋》善胥命,而《诗》非屡盟。”《史记·廉颇蔺相如传》:“胥后令。”这里用为观察、考察之意。:《孟子·公孙丑下》:“子为长者虑,而不及子思。”《战囯策·齐策》:“徐公何能及君也?”韩愈《师说》:“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这里用为比得上,能与…相比之意。:《诗·大雅·桑柔》:“其何能淑,载胥及溺。”《庄子·齐物论》:“其溺之所为之,不可使复之也;其厌也如缄,以言其老洫也。”宋欧阳修《伶官传·序》:“困于所溺。”《正字通·水部》:“溺,凡人情沈湎不反亦曰溺。”这里用为沉湎,无节制之意。
     孟子说:“夏桀、商纣之所以失去天下,是因为失去了百姓;他们之所以失去百姓,是因为失去了民心。取得天下是有一定的方法的,得到百姓,就会得到天下;得到百姓也是有一定的方法的,得到人民的心,就会得到人民的拥护。得到人民的心也是有一定的方法的,人民所想要的就要给他们,并使他们有一定的积蓄,人民所厌恶的就不要强加给他们,不过如此罢了。人民之归向于仁爱,就象水向低处流,野兽喜欢跑在旷野一样。所以,替深渊把鱼驱赶来的,是水獭;替森林把鸟儿驱赶来的,是鹞、鹰;替汤王和武王把百姓驱赶来的,是夏桀和商纣王。现今天下若有施行爱民政策的国君,那么凶暴的诸侯们就会替他驱赶百姓。即使他不想称王天下,恐怕也是不可能的。而当前一些希望统一天下的人,好比是患了七年之久的重病,需要有三年时间的灸治;如果平时不收集艾草,那么一辈子也凑不齐所需的数目如果现在不下决心施行仁政,就会一辈子忧患受辱,以至陷入死亡的境地。《诗经·大雅·桑柔》上说:‘他们哪里美好而善良了?大家要受溺遭灭亡呀。’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與有言也;自棄者,不可與有為也。言非禮義,謂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義,謂之自棄也。」「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礼记》:“田不以礼,曰暴天物。”《孟子·公孙丑上》:“持其志,无暴其气。”司马迁《报任安书》:“其所摧败,功亦足以暴于天下矣。”这里用为糟蹋、损害之意。:《易·随·六三》:“系丈夫,失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诗"邶风"柏舟》:“日居月诸,胡迭而微。”《诗经"郑风"叔于田》:“叔于田,巷无居人。”《诗·小雅·鱼藻》:“王在在镐,有那其居。”《老子·八章》:“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论语·公冶长》:“藏文仲居蔡,山节藻棁,何如其知也?”《礼记·中庸》:“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礼记·乐记》:“乐著太始而礼居成物。”俞樾平议:“居,犹辨也。‘乐著太始。礼居成物’。谓乐所以著明太始,礼所以辨别成物。”《孟子·滕文公下》:“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这里用为“辨别”之意。:《易·豫·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吉。”《书·君陈》:“既见圣,亦不克由圣。”孔传:“已见圣道,亦不克用之。”《论语·学而》:“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小尔雅·广诂》:“由,用也。”胡承珙义证:“由者,《王风》:‘君子阳阳,右招我由房。’传云:‘由,用也。’”《吕氏春秋·务本》:“诈诬之道,君子不由。”高诱注:“由,用也。”这里用为使用之意。:《易·剥·象》:“山附于地,剥,上以厚下,安宅。”《书·康诰》:“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孔传:“居顺天命为民日新之教。”《孟子·公孙丑上》:“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这里用为顺应、归顺之意。:《左传·昭公十年》:“弃德旷宗。”《荀子·强国》:“堂上不粪,则郊草不瞻旷芸。”《战国策·赵策四》:“今得强赵之兵,以杜燕将,旷日持久数岁,令士大夫余子之力尽于沟垒。”这里用为耽误、荒废之意。
      孟子说:“自暴,自己损害自己的人,没必要跟他谈什么;自己抛弃自己的人,没有必要跟他一起干什么开口就非议礼和义的人,就是所谓的自暴;自身不能坚守仁的信念遵循义的规范,就是所说的自弃
         “仁,是人们心灵的最佳归宿;义,是人们行为的正确道路。空着宽阔的房屋而不去住,放着正确的路而不走,真让人悲哀啊!
        孟子曰:「道在邇,而求諸逺;事在易,而求諸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er)《诗·周南·汝坟》:“父母孔迩。”《诗"小雅"小旻》:“匪大犹是经,维迩言是听。”《左传·僖公二十二年》:“戎事不迩女器。”《论语·阳货》:“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於鸟、兽、草、木之名。”《礼记·中庸》:“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以好察迩言。”《虞书》:“柔远能迩。”《礼记·郊特性》:“节远迩之期也。”《说文》:“迩,近也。”这里用为“近”之意。
     孟子说:“道路在近旁而偏要向远处去寻求,事情本来很容易而偏要用最困难的办法要是每个人都能去亲近自己的亲人,敬重自己的长辈,天下也就能够太平了。”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獲於上,民不可得而治也。獲於上有道,不信於友,弗獲於上矣。信於友有道,事親弗悅,弗信於友矣。悅親有道,反身不誠,不悅於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其身矣。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
     孟子说:“职位低下却得不到上司的信任支持,是不能治理好百姓的。要获得上司的信任支持有一定的方法,就是要取信于朋友,如果自己对朋友不讲诚信和得不到朋友的信任,也就不能获得上司的信任支持。取信于朋友也有一定的方法,就是要孝敬父母,如果侍奉父母而不能让父母开心,也就不能取信于朋友让父母开心也有一定的方法,就是要诚,如果反躬自问而不心诚意,也就不能让父母开心。要想心诚意也有一定的方法,就是要知善恶,如果不明白什么是善良美好和如何为善,也就不能使自己内心真诚所以说,真心诚意,是上天赋予人类的根本品质;追求真心诚意,是做一个好人的根本原则。有了至诚的心意而不能感动别人,是没有的。不真心诚意,要想感动别人也是不可能的。”
        孟子曰:「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太公辟紂,居東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而歸之,是天下之父歸之也。天下之父歸之,其子焉往?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七年之內,必為政於天下矣。」
辟:通“避”。《左传·庄公九年》:“秦子梁子以公旗辟于下道,是以皆止。”《周礼·掌交》:“使咸知王之好恶辟行之。”《论语·先进》:“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论语·季氏》:“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礼记·中庸》:“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攫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荀子·荣辱》:“不辟死伤。”这里用为回避、躲避之意。
     孟子说:“伯夷躲避商纣王,住到北海边上,听说周文王所作所为很兴盛,便说:‘为何不去归服他呢?我听说文王可是个尊重照顾老人的君主。’姜太公躲避商纣王,住到了东海边上,听说周文王所作所为很兴盛,便说:‘为何不去归服他呢?我听说文王可是个尊重照顾老人的君主。’这两个老人,是天下声望很高的老人,他们归服周文王,就等于是天下的父老都归向周文王了。天下的父老都归向周文王,他们的子女还能往哪里去呢?如今各诸侯中如有施行周文王的爱民政策的,在七年之内,必然能够统一天下管理所有的百姓了。”
       孟子曰:「求也,為季氏宰,無能改於其德,而賦粟倍他日。孔子曰:『求非我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由此觀之,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棄於孔子者也,況於為之強戰?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此所謂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於死。故善戰者服上刑,連諸侯者次之,辟草萊、任土地者次之。」
:姓冉名求,孔子的学生。季氏:即季孙氏,鲁国大夫,此时把持鲁国的国政,代鲁国国君主持祭祀。:《周礼·目录》:“宰者,官也。”《周礼·序官》:“乃立天官冢宰。”《论语·公冶长》:“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仪礼·聘礼》:宰命司马戒众介。”这里是指古代官吏的通称。:《尚书·康诰》:“用其义刑义杀,勿庸以次汝封。乃汝尽逊曰时叙,惟曰未有逊事。”《诗"大雅"思齐》:“神罔时恫,刑于寡妻。”《诗·周颂·我将》:“仪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诗"周颂"清庙》:“不显维德,百辟其刑之。”《论语·为政》:“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管子·侈靡》:“贱有实,敬无用,则人可刑也。”《孟子·梁惠王上》:“刑于寡妻。”《孟子·离娄上》:“君子犯义,小人犯刑。”这里用为典范、榜样之意。:《诗"魏风"葛屦》:“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论语·宪问》:“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孟子·梁惠王上》:“欲辟土地。”《商君书·弱民》:“农辟地。”《盐铁论·地广》:“周宣王辟国千里,非贪侵也。”这里用为开辟、开拓之意。
     孟子说:“孔子的学生冉求做了鲁国权臣季氏的总管,没有能力改进提高季氏的仁德品行,无法改变季氏的执政,而征收的粟米却比过去倍增。孔子说:‘冉求不是我的弟子了,学生们击鼓而攻击他,是可以的。’由此看来,不辅佐君主施行仁政,只会千方百计地帮君主收刮财富的人,都是孔子所厌弃的,更何况是还要替他卖力打仗的人呢?为争夺地盘而战,往往杀人遍野;为掠夺城镇而战,往往杀人满城;这就是所谓的为了土地而吃人肉,其罪恶之大连死亡都难以抵消所以,善于打仗的人罪恶最重,鼓动诸侯联合征伐到处混战的人罪恶稍轻一些,替君主驱使百姓开荒种地以便从中掠夺财富的人,罪过再轻一等。”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惡。胷中正,則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焉。聽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瘦哉?」
存:《尔雅·释诂》:“在、存、省、士、察也。”《礼记·礼运》:“故圣人参于天地、并于鬼神,以治政也;处其所存,礼之序也。”郑玄注:“存,察也。”这里用为考察之意。眸子:眼珠。也指眼睛。 xiōng ㄒㄩㄥˉ 同“胸”。:(mao)《书·吕刑》:“眊荒。”《汉书·息夫躬传》:“愦眊不知所为。”《汉书·五行志》:“厥咎眊。”《汉书·武帝纪》:“哀夫老眊孤寡鳏独。”《说文》:“眊,目少精也。”这里用为眼睛失神、看不清楚之意。:(sou)《论语·为政》:“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汉书·赵广汉传》:“直突入其门,廋索私屠酤。”颜师古注:“廋读与搜同,谓入室求之也。”《玉篇·广部》:“廋,求也,索也……亦作搜。”这里用为搜求之意。sōu ,隐藏,藏匿的意思。
     孟子说:“考察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看他的眼睛。因为眼睛掩盖不了一个人内心的丑恶。要是内心正直胸怀坦荡,那么眼睛就清晰明亮;要是内存奸诈胸怀叵测,那么眼睛就混浊迷蒙。听他讲话的时侯,观察他的眼神,这个人的真实心术又怎能掩盖得了呢?”
         孟子曰:「恭者不侮人,儉者不奪人。侮奪人之君,惟恐不順焉,惡得為恭儉?恭儉豈可以聲音笑貌為哉?」
:《左传·庄公二十四年》:“俭德之共也。”《左传·僖公二十三年》:“严公子广而俭,文而有礼。”《老子·六十七章》:“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论语·学而》:“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论语·述而》:“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易·否·象传》:“君子以俭德避难。”《说文》:“俭,约也。”这里用为自我约束,不放纵,俭朴之意。:《左传·襄公二十八年》:“恶识宗?”《左传·桓公十六年》:“弃父之命,恶用子矣!”《孟子·梁惠王上》:“天下恶乎定?”《广韵》:“恶,安也。”这里用为表示疑问,相当于何、怎么之意。
      孟子说:“为人谦恭的人不会欺侮他人,俭朴和善于自我约束的人不会去掠夺别人。只知道欺侮和掠夺别人的君王,惟恐别人不依从自己怎么能够做得到谦恭、节俭和能自我约束呢?谦恭待人、勤俭且能自我约束的生活难道是能以悦耳的声音、献媚的笑容就做到的吗?”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親,禮與?」孟子曰:「禮也。」曰:「嫂溺則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權也。」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淳于髡(kun):人名,齐国人,曾仕于齐威王、齐宣王和梁惠王等朝。:《荀子·议兵》:“夫是之谓五权。”班固《东都赋》:“萧公权宜从拓其制。”这里用为权宜、变通之意。
      淳于髡说:“男女之间不能亲手递接东西,是礼法的规定吗?”孟子说:“是礼法的规定。”淳于髡又问:“如果嫂子落水了,那么能用手拉她吗?”孟子说:“嫂子落水了而不去拉,这就如同豺狼了。男女之间不亲手递接东西,这是礼法的规定;嫂子落水而用手去拉,这是对礼法的变通。”淳于髡说:“现在,天下的人都掉落水中了,您不去救,为什么呢?”孟子说:“天下的人都落水了,要用王道去救;嫂子落水了,要用手去救。你难道想用手去救天下的人吗?”
         公孫丑曰:「君子之不教子,何也?」
      孟子曰:「勢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繼之以怒;繼之以怒,則反夷矣。『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於正也。』則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則惡矣。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間不責善,責善則離,離則不祥莫大焉。」
:《左传·成公十三年》:“芟夷我农功。”《囯语·周语下》:“是以人夷其宗庙。”南朝梁丘迟《与陈伯之书》:“自相夷戮。”这里用为伤害之意。
      公孙丑请教说:“君子不亲自教育培养自己的儿子,是为什么呢?”
   孟子说:“这在情势上是行不通的呀,教育必须要用正确的教导方式;用正确的方法没有成效,执教者就会发怒。怒气一产生,就会产生相反的恶果。‘父亲教育我应遵循正确的规范行事可您的发火,就不是正确的教育方式啊!’这样父子之间就互相伤害了感情。父子之间伤害了感情,关系就恶化了。古时候的人们交换儿子来进行教育,父子之间就不会相互求全责备一旦要求对方十全十美,就会产生隔阂,内心的隔阂是很不吉祥的,可能会导致灾祸。”
        孟子曰:「事孰為大?事親為大。守孰為大?守身為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聞之矣;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未之聞也。孰不為事?事親,事之本也。孰不為守?守身,守之本也。曾子養曾晳,必有酒肉;將徹,必請所與;問有餘,必曰『有』。曾晳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徹,不請所與;問有餘,曰『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謂養志也。事親若曾子者,可也。」
:《易·蛊·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老子·二十三章》:“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论语·学而》:“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论语·子罕》:“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孟子·梁惠王下》:“间於齐、楚,事齐乎?事楚乎?”《韩非子》:“今管仲不务尊主明法,而事增宠益爵。”《玉篇·史部》:“事,奉也。”作动词,这里用为侍奉之意。曾皙:曾参的父亲,亦是孔子的学生。姓曾,名点,字子皙。春秋末鲁国南武城(原属山东费县,现属平邑县)人。曾元:曾子的儿子。:《诗·小雅·楚茨》:“废彻不迟。”《诗"小雅"十月之交》:“徹我墙屋,田卒汙莱。”《礼记·燕礼》:“司宫彻之士。”《礼记·士冠礼》:“彻筮席。”《礼记·曲礼》:“大夫无故不彻县。”《左传·宣公十二年》:“且虽诸侯相见,军卫不彻,警也。”《淮南子·原道》:“解车休马,罢酒彻乐。”这里用为撤除、撤去之意。:《易·否·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系于苞桑。”《诗·唐风·葛生》:“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老子·四十四章》:“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论语·雍也》:“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邢昺疏:“亡,无也。”《列子·汤问》:“河曲智叟亡以应。”《仪礼·士丧礼》:“亡则以缁,长半幅。”《集韵·虞韵》:“无,或作亡。”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亾部》:“亾,亦假借为有无之无。”这里用为“无”,即没有之意。
     孟子说:“人应该做的事,什么是最重要的呢?侍奉父母最重要。人应该坚守的事,什么是最重要的呢?坚守住自己的信念情操最重要。没有丧失信念操守又能很好地侍奉父母亲的,我听说过。信念迷失操守不存的人却能孝养自己父母亲的,我没有听说过。人活着,谁不做事呢?侍奉父母是所有事情中最根本的也是必须要干的事谁的一生中不坚守些什么呢?保持自己的信念和操守是所有东西中最根本的最需珍视的东西。曾子奉养他的父亲曾皙,每餐必定有酒和肉,饭后把饭菜撤走时,一定请示想把剩下的饭菜送给谁好,如果问还有没有剩余的,必然回答说是有。曾皙去世以后,曾子的儿子曾元奉养曾子,每餐也必定有酒和肉,但饭后把饭菜撤走时,再不请示问想把剩下的饭菜送给谁好,如果问还有没有剩余,就回答说‘没有了。其实他是想把剩下的饭菜下次再给曾子吃。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仅仅是只满足父亲身体上的需求而像曾子,却能兼顾父亲感情上的需要。侍奉父母象曾子那样的人,才算合格呀。”
        孟子曰:「人不足與適也,政不足與間也,惟大人為能格君心之非。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國定矣。」
:古同“敌”。《尔雅》:“敌,匹也。”《国语·楚语》:“且夫自敌以下。”《国语·周语》:“敌国宾至。”《战国策·秦策》:“四国之兵敌。”《孙子·谋攻》:“敌则能战之。”《说文》:“敌,仇也。”这里用为相当之意。:同“谪”,谴责,指责.,《说文》:“适,疾也。”,《说文》:“隙也。”:《论语·泰伯》:“禹,吾无间然矣。”《墨子经》:“有閒中也。”《庄子·养生主》:“彼节者有间。”《史记·管晏传》:“从门閒而窥其夫。”《说文》:“閒,隙也。从門,中见月。会意。”这里用为间隙之意。间然:找空子,找缺陷。这里用为批评、挑剔之意。:《诗·大雅·抑》:“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论语·为政》:“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礼记·中庸》:“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广韵·陌韵》:“格,度也,量也。”《文选·鲍照(芜城赋)》:“格高五岳,袤广三坟。”李善注引《苍颉篇》曰:“格,量度也。”瞿蜕园注:“格,尺度。这句盛夸城墙之高,超过五岳。”这里用为度量、衡量之意。
       孟子说:“没有必要指责别人的行为,没有必要干涉别人的政务管理(一个人的德性不足,如同身体感染疾病一样;一个国家的德政不足,治理就出现空隙),世上只有那些品格高尚的人才能阻止君主的错误想法付诸实施。君主仁爱,天下人们没有不仁慈的;君主遵义,天下人没有不遵循信义的;君主正直,天下人没有一人会不正直。一旦使君主端正了,国家就安定了。”
       孟子曰:「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
:《诗·大雅·抑》:“用戒不虞。”《左传·僖公四年》:“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秦倂六国平话》:“不虞齐赵无兵援,将死城崩国已亡。”这里用为猜度,料想之意。
    孟子说:“有料想不到的赞誉,也有要求全面反而毁坏了的事(人的一生中,往往会遇到意料之外的赞美,也会有苛求十全十美的诋毁)。”
        孟子曰:「人之易其言也,無責耳矣。」
:《易·恒·象》:“雷风恒,君子以立不易方。”《诗"小雅"何人斯》:“尔还而入,我心易也。”《论语·学而》:“贤贤,易色。”《管子》:“王者乘时,圣人乘易。”《礼记·中庸》:“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玉篇·日部》:“易,转也,变也。”《广韵·昔韵》:“易,变易也,改也。”这里用为改变、变动之意。
     孟子说:“人要是动不动就改变自己的言行,就是没有责任心的人(一个人要是什么话都轻易地说出口,也没有什么责备他的必要了)。”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為人師。」
      孟子说:“人们的毛病,在于总喜欢充当别人的老师。”
        樂正子從於子敖之齊。樂正子見孟子,孟子曰:「子亦來見我乎?」曰:「先生何為出此言也?」曰:「子來幾日矣?」曰:「昔者。」曰:「昔者,則我出此言也,不亦宜乎?」曰:「舍館未定。」曰:「子聞之也;『舍館定,然後求見長者』乎?」曰:「克有罪。」
      孟子謂樂正子曰:「子之從於子敖來,徒餔啜也。我不意子學古之道而以餔啜也!」
乐正子:名克,鲁国人,孟子的学生,当时正在鲁国做官。《孟子·梁惠王下》:“乐正子入见。”子敖:姓王名驩,字子敖。齐国贵臣,官右师。:《楚辞·渔父》:“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史记·高祖本纪》:“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餔之。”这里用为吃食之意。:《墨子·节用中》:“饮于土塯,啜于土形。”《荀子·天论》:“君子啜菽饮水,非愚也,是节然也。”《荀子·非相》:“君子啜其羹。”《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说文》:“啜,尝也。”这里用为饮、喝之意。
     乐正子随同王子敖到了齐国都城乐正子来拜见自己的老师孟子。孟子说:“你还知道来见我呀?”乐正子说:“先生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孟子说:“你来了几天了?”乐正子说:“前几天来的。”孟子说:“前几天?(现在才来见我,)那么我说这样的话,难道不合适吗?”乐正子说:“我是因为住的客舍还没有找好嘛。”孟子说:“你是听说过,要等客舍找好后,才求见长辈的吗?”乐正子说:“我知道过错了。”
        孟子对乐正子说:“你随子敖到齐国都城来,就只是吃喝罢了。我没想到你学了古人的道理竟然是为了吃吃喝喝呀。”
        孟子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舜不告而娶,為無後也,君子以為猶告也。」
     孟子说:“不孝的情况有三种,其中以没有后代的罪过为最大.舜没有禀告父母就娶妻,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后代。所以,君子认为他虽然没有禀告,但实际上和禀告了一样。”(于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为什么呢?孟子自己解释道:“告则不得娶。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也。如告,则废人之大伦,以怼父母,是以不告也。”----《孟子·万章上》
        孟子曰:「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禮之實,節文斯二者是也。樂之實,樂斯二者,樂則生矣。生則惡可已也?惡可已,則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
  :(yi)《诗·郑风·风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郑玄笺:“已,止。”《诗·小雅·南山有台》:“德音不已。”《老子·二十九章》:“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论语·公冶长》:“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列子·汤问》:“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广韵·止韵》:“已,止也。”这里用为停止之意。
        孟子说:“仁的实质是孝敬父母;义的实质是遵从兄长;智的实质,是理解仁和义的根本含义并且不违背仁和义;礼的实质是调节并修饰仁和义并使之更易实施;乐的实质,是喜欢仁和义,并从中得到乐;只要喜欢仁和义,快乐就会产生,快乐一发生就不可停止,不停止的快乐会使人在不知不觉中手舞足蹈起来。”
        孟子曰:「天下大悅而將歸己,視天下悅而歸己,猶草芥也,惟舜為然。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為子。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厎豫。瞽瞍厎豫而天下化;瞽瞍厎豫而天下之為父子者定。此之謂大孝。」
鼓瞍:人名,舜的父亲。:(zhi)《书·皋陶谟》:“皋陶曰:‘朕言惠可厎行?’”《尔雅·释言》:“厎,致也。”《玉篇·厂部》:“厎,致也。”这里用为致之意。豫:假借为“娱”。《诗"小雅"白驹》:“尔公尔侯,逸豫无期。”《尔雅》:“豫,乐也。”《庄子·应帝王》:“何问之不豫也?”《孟子·梁惠王下》:“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孟子·公孙丑下》:“夫子若有不豫色然。”《荀子·礼论》:“说豫娩泽。”《珠丛》:“心中和悦谓之豫。”《痛史》:“致令皇帝受惊,圣躬不豫,实属罪大恶极。”这里用为快乐之意。
        孟子说:“整个天下的百姓都很喜悦地要来归附自己,却把这整个天下都很喜悦地归附自己看成如同草芥一样的,只有舜是如此。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就难以做人;不顺从父母,就难以做子女舜尽了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去侍奉自己的父亲瞽瞍,终于使得瞽瞍高兴了,鼓瞍最终高兴了,这样就使天下人都受到了感化,鼓瞍最终高兴了,这样天下处理父亲与儿子关系的行为准则也就确定下来了像舜的所作所为,就是最大的孝敬。”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