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龙在田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欢?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日志

 
 

《論語》---子張第十九(原文及翻译)  

2016-12-04 20:35:36|  分类: 儒家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論語  子張第十九

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子张说:“士遇见危险时能献出自己的生命,看见有利可得时能考虑是否符合义的要求,祭祀时能想到是否严肃恭敬,居丧的时候想到自己是否哀伤,这样就可以了。”

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子张说:“实行德而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而不忠实坚定,(这样的人)怎么能说有,又怎么说他没有?”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衆,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子夏的学生向子张请教怎样结交朋友。子张说:“子夏是怎么说的?”答道:“子夏说:‘可以相交的就和他交朋友,不可以相交的就拒绝他。’”子张说:“我所听到的和这些不一样:‘君子既尊重贤人,又能容纳众人;能够赞美善人,又能同情能力不够的人’。如果我是十分贤良的人,那我对别人有什么不能容纳的呢?我如果不贤良,那人家就会拒绝我,又怎么谈能拒绝人家呢?”

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逺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小道:指各种农工商医卜之类的技能。:阻滞,不通,妨碍。

子夏说:“虽然都是些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的地方的,但用它来达到远大目标就行不通了,因此君子是不去尽心尽力做的。”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子夏说:“每天学到一些过去所不知道的东西,每月都不能忘记已经学会的东西,这就可以叫做好学了。”

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笃志:志,意为“识”,此为强记之义。切问:问与切身有关的问题。

子夏说:“博览群书广泛学习而且记得牢固,就与切身有关的问题提出疑问并且去思考,仁就在其中了。”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百工居肆:百工,各行各业的工匠。肆,古代社会制作物品的作坊。

子夏说:“各行各业的工匠住在作坊里来完成自己的工作,君子通过学习来掌握道。”

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

子夏说:“小人犯了过错一定要掩饰。”

子夏曰:「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卽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子夏说:“君子有三变:远看他的样子庄严可怕,接近他又温和可亲,听他说话语言严厉不苟。”

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子夏说:“君子必须取得信任之后才去役使百姓,否则百姓就会以为是在虐待他们。要先取得信任,然后才去规劝;否则,(君主)就会以为你在诽谤他。”

子夏曰:「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

大德、小德:指大节小节。:木栏,这里指界限。

子夏说:“大节上不能超越界限,小节上有些出入是可以的。”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埽、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唯聖人乎!」

:但是,不过。转折的意思。:诲人不倦。:欺骗。

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做些打扫和迎送客人的事情是可以的,但这些不过是末节小事,根本的东西却没有学到,这怎么行呢?”子夏听了,说:“唉,子游错了。君子之道先传授哪一条,后传授哪一条,这就像草和木一样,都是分类区别的。君子之道怎么可以随意歪曲,欺骗学生呢?能按次序有始有终地教授学生们,恐怕只有圣人吧!”

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有余力。

子夏说:“做官还有余力的人,就可以去学习,学习有余力的人,就可以去做官。”

子游曰:「喪致乎哀而止。」

:极致、竭尽。

子游说:“丧事做到尽哀也就可以了。”

子游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

子游说:“我的朋友子张可以说是难得的了,然而还没有做到仁。”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

曾子说:“子张外表堂堂,难于和他一起做到仁的。”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过,人不可能自动地充分发挥感情,(如果有,)一定是在父母死亡的时候。”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

孟庄子:鲁国大夫仲孙连

曾子说:“我听老师说过,孟庄子的孝,其他人也可以做到,但他不更换父亲的旧臣及其政治措施,这是别人难以做到的。”

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阳肤:曾子的学生。:怜悯。

孟氏任命阳肤做典狱官,阳肤向曾子请教。曾子说:“在上位的人离开了正道,百姓早就离心离德了。你如果能弄清他们的情况,就应当怜悯他们,而不要自鸣得意。”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商代最后一个君主,名辛,纣是他的谥号,历来被认为是一个暴君。下流:即地形低洼各处来水汇集的地方。

子贡说:“纣王的不善,不像传说的那样厉害。所以君子憎恨处在下流的地方,使天下一切坏名声都归到他的身上。”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子贡说:“君子的过错好比日月蚀。他犯过错,人们都看得见;他改正过错,人们都仰望着他。”

衞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卫公孙朝:卫国的大夫公孙朝。仲尼:孔子的字。

卫国的公孙朝问子贡说:“仲尼的学问是从哪里学来的?”子贡说:“周文王武王的道,并没有失传,还留在人们中间。贤能的人可以了解它的根本,不贤的人只了解它的末节,没有什么地方无文王武王之道。我们老师何处不学,又何必要有固定的老师传播呢?”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闚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叔孙武叔:鲁国大夫,名州仇,三桓之一。子服景伯:鲁国大夫。宫墙:宫也是墙。围墙,不是房屋的墙。:音rèn,古时七尺为仞,一说八尺为仞,一说五尺六寸为仞。:这里指房舍。

叔孙武叔在朝廷上对大夫们说:“子贡比仲尼更贤。”子服景伯把这一番话告诉了子贡。子贡说:“拿围墙来作比喻,我家的围墙只有齐肩高,老师家的围墙却有几仞高,如果找不到门进去,你就看不见里面宗庙的富丽堂皇,和房屋的绚丽多彩。能够找到门进去的人并不多。叔孙武叔那么讲,不也是很自然吗?”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

:用作副词,只是的意思。

叔孙武叔诽谤仲尼。子贡说:“(这样做)是没有用的!仲尼是毁谤不了的。别人的贤德好比丘陵,还可超越过去,仲尼的贤德好比太阳和月亮,是无法超越的。虽然有人要自绝于日月,对日月又有什么损害呢?只是表明他不自量力而已。”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陈子禽对子贡说:“你是谦恭了,仲尼怎么能比你更贤良呢?”子贡说:“君子的一句话就可以表现他的智识,一句话也可以表现他的不智,所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夫子的高不可及,正像天是不能够顺着梯子爬上去一样。夫子如果得国而为诸侯或得到采邑而为卿大夫,那就会像人们说的那样,教百姓立于礼,百姓就会立于礼,要引导百姓,百姓就会跟着走;安抚百姓,百姓就会归顺;动员百姓,百姓就会齐心协力。(夫子)活着是十分荣耀的,(夫子)死了是极其可惜的。我怎么能赶得上他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